|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37借力

037借力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7-29 14:41  字數:3454

王氏等謝啟功去了書房,喚來素羅道:「你這就去趟趙縣令府上,把方才的事告訴趙夫人。」

素羅頜首,著木屐出了二門。

趙縣令叫做趙貞,表字端風,祖籍潮陽,來清河任縣令已經有三年,到今年底任期即滿。

趙貞為官清廉與否不知,印象中尚算隨和,趙夫人隨夫任上,因為寬厚練達,甚得女眷們青睞。縣裡有名望的大戶皆與趙家有幾分私交。趙夫人更是與縣內夫人們常聚在一處吃茶賞花,又因為還會一手插花的好手藝,縣裡這兩年頗掀起了一股折花插瓶之風。

謝琬站在抱廈窗前,手撫著琴案上花觚里插著的三枝茶花。

窗外雨已經停了,春蕙秋眉在拎水與婆子們清洗沾滿泥濘的廡廊,一個不小心春蕙踢灑了桶里的水,秋眉哈哈大笑,婆子們肆聲咒罵,打破了因陰雨而凝結的一院子沉悶。

謝琬離開窗前,回房披了斗蓬,獨自出門往院外去。

院子里也是差不多一番光景,舊年的枯葉與冬花都被大雨掃落進了泥濘和溝渠,廊下走動的人並不多,這種天氣,大多都悶在房裡。

謝琬進了拂風院,戚嬤嬤正在穿堂里讓人打掃廳堂。快元宵節了,雖然不興大肆慶祝,清掃一番總還是要的。

見了謝琬獨自出現在門下,戚嬤嬤連忙喲地一聲走過來,合起她的小手道:「我的姑娘,這麼清冷的天,你怎麼也過來了?身邊也不帶個人使喚著。」

房裡黃氏傳出聲音來:「誰來了?」

戚嬤嬤道:「是三姑娘來了!」

房門一響,轉眼,戴著雪白卧兔兒的黃氏從屋裡笑吟吟地走出來,「還不快進來!仔細凍著。」

謝琬順從地跟隨她進了門。到了屋裡,棲雪替她解了斗蓬,吟霜又倒來了姜棗茶。黃氏拉起她的手放上薰爐,一面打量她的臉色,一面問:「怎麼悶悶不樂的,出什麼事了?」

謝琬眼眶一紅,「我犯錯了。」

黃氏笑道,「犯什麼錯了?」

她咬著唇,「在烏頭庄的時候,我把原先在二房宅子里當過差的李二順打了。」

黃氏目光微閃,定下心神來。正院里的事,只要不是關起門來不讓人打聽的,她哪有不知道的。也不必瞞她,遂說道:「打了便打了,也沒什麼要緊的。他不過是個奴才,何況又說出那麼些不敬的話來,你替老爺太太他們教訓他一頓也是一樣。」

謝琬落了眼淚:「可是我還有話沒敢當著老爺說。」

黃氏微驚,「什麼話?」

她抿著唇,垂頭道:「李二順還說,太太要把大姐姐嫁給趙家的大少爺。」

趙家大少爺十六歲,五歲時發熱燒壞了腦子,至今嘴角口水沒幹過。

黃氏眼裡火苗騰地閃了閃,身子也隨之一頓。但很快,她又撫著她頭頂笑起來:「傻孩子。可見那李二順儘是瞎說的了,那趙家大少爺那副樣子,連平民百姓家的閨女都不肯嫁,太太那麼疼葳姐兒,怎麼會把她嫁給那趙家大少爺?這你也信。」

這點她還是有信心的,王氏雖然偏心,倒還不至於這般埋汰三房。想到這裡,她看向謝琬的目光就不由多了兩分輕慢。

謝琬抬起頭來,「可是,趙夫人那裡已經有了大姐姐的生庚八字,還是找街頭劉半仙合的婚。大姐姐那麼高貴的人兒,怎麼可以去配那個傻大少爺?」

黃氏眉頭終於蹙起來:「你怎麼知道?」

「劉半仙就在李子胡同那帶設攤,我們鋪子里的夥計親眼看見的。」她著急地說。

黃氏眉尖越蹙越攏。

但她還是搖起頭來,「不可能的,他們一定是看錯了。太太沒有理由這麼做。」

謝琬落寞地道:「我也不知道。也許只有太太才知道吧。我如今好擔心老爺會責怪到哥哥頭上。」

說到這裡,她又湧出一臉的委屈。

黃氏不免道:「這關哥哥何事?」

她可不認為以她的年紀,能想到謝啟功最後為了息事寧人,會讓謝琅出面擔起這個責任來。

謝琬睜大眼道:「因為這件事是因為我代哥哥上黃石鎮去看鋪子而惹出來的呀!哥哥早就在黃石鎮相好了一間鋪子,他打算把柳葉胡同那間鋪子也接過來開了,清苑州那兩間鋪子里今年也會全部開張,那日聽說我們去烏頭庄,便交代我和吳興去瞧瞧位置。這一說起來,可不是關哥哥的事么?」

黃氏愣了愣才跟上她的節奏,「你們要開這麼多鋪子?」

謝琬道:「是啊,他說手裡有錢才好辦事。多開幾間鋪子,手上有了錢,說話做事底氣都足。」

黃氏怔怔看著她,訥然無語。

謝琬留下來喝了熱碗才回房。

黃氏等她走後在炕上坐了許久,才把戚嬤嬤叫進來。

「你說這事有幾分真?」

戚嬤嬤道:「是說葳姐兒的事?」她想了下,說道:「按說不大可能,太太再巴結趙縣令也不會把長孫女給犧牲出去。就是她同意,也還得看咱們老爺的意思呀!我看,多半是那李二順隨口胡謅,被三姑娘信以為真了。」

黃氏沉吟道:「我也是覺著不會。可是二房突然間開這麼多間鋪子,就難保她不會了!」

戚嬤嬤略一思索,而後驚道:「奶奶是說——」

黃氏望著她道:「琅哥兒想開鋪子賺錢,先不說他能不能撐得起這麼大排場來,只說他這麼張揚高調,太太心裡怎麼會舒服?便是沒事也會弄點事出來讓他硌應硌應。如今正碰上琬姐兒打了李二順這事,她自然就要借來大做文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