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34路遇

034路遇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7-29 14:41  字數:3740

謝榮初二日下晌便已啟程回京師。

而初三日謝琅也帶著謝琬去了南源給舅舅舅母拜年。雖然有孝期在身,新年裡不興走親串門的習俗,可是齊家顯然並不忌諱這些,初三一早就派人趕著車上謝府來接了。

齊家位於南源縣城東市附近,不大的一座三進院子,但是收拾得十分乾淨,門廊纖塵不染,石階下長著碧綠的苔鮮,院子里種著四季花卉,眼下一樹梅花正開得繁艷。

兩隻貓兒頭碰頭躺在屋檐上曬太陽,聽見車軲轆響,頓時警覺地抬起頭來張望,當看見黑油油的車子趕進了門,便又慵懶地趴了下去。

前世謝琬在這宅子里住了足足八年,在齊家鄉下反而只住了兩年。她早把這裡一磚一瓦刻在腦海里,如今再看這四周的一切,與印象中一模一樣,透著盎盎生機,讓人打心眼裡生出幾分溫暖。

余氏與齊如綉站在二門下迎接著,等謝琬下了車,余氏伸手將她接住,齊如綉卻又已經拖著她的手,往擺好了瓜果點心的廳堂里衝去。

齊如綉已經九歲了,兩腿比謝琬長上許多,但是謝琬深知她脾性,故而也十分跟得上她的腳步。

那些年隨著她上山采蘑菇,下田掘泥鰍,是多麼恣意無憂的歲月。

進門敘了家常,齊嵩自然不免要考校謝琅的功課,也說起二月生員試的一些事宜。

飯後等他們去了書房,謝琬和齊如綉便窩在余氏炕頭說話。余氏竟然還細心地準備了她最愛吃的陳記鋪子的豆腐腦,並往她碗里下多多的蜜糖。齊如綉看她吃的歡暢,便又把自己那份撥了幾大勺放到她碗里。

余氏問謝琬道:「那王氏他們可欺負你們不曾?」

謝琬自然不敢讓她擔心,搖頭道:「沒有。昨兒三叔走之前,還交代老爺要待我們好點兒來著。」

「是嗎?」余氏拿起針線籃里做了一半的鞋墊兒,滿臉地不以為然:「他們謝家除了你們這一房,就沒一個好東西!除了裝腔作勢扮文人,就會沽名釣譽假充仁義道德。」又對進來給謝琬送衣裳的玉雪道:「姐兒還小,你們平日要多留點心,可別被王氏她們蒙了去。」

玉雪笑著應下,掩門退出去。

「舅母說的也對。」謝琬點著頭,若有所思說道:「前幾日我還聽三叔說靳家搬去京師做官了。舅母,靳家是不是我老姨太太的夫家?他們不是去山西了嗎?怎麼又去京師了?」

「就是你老姨太太家。」余氏一面扎鞋墊一面道,「不過好多年都沒聯繫了,我也不知道怎麼去了京師。倒是前些日子你表哥有位河間府的同窗來家裡玩,說起河間府那些士族的時候,順口提了句靳家的嗣子如今在都察院做官,想來是出息了。」

謝琬低頭吃起豆腐腦,不再說話。

余氏偏頭看她道:「怎麼了?」

她放下碗來,幽幽看著對面牆壁:「也沒有什麼。只是想到老姨太太和舅舅舅母是對二房最好的人,舅母你們都在我身邊,而靳家卻多年沒走動。當年要不是老姨太太替父親要回家產,還不知道父親會落到多慘的地步。要是能聯繫到靳表叔該多好啊。」

余氏怔了怔,拿絹子給她擦了嘴,說道:「先睡會兒覺,回頭又沒精神。」

楊太太的娘家雖然也在清河,可是娘家只有兩個庶弟。靳姨太太是嫡長女,楊太太是次女,靳老太爺沒有嫡子,而當初妻妾之間關係也不太好。

所以靳姨太太出嫁之後,也幫助楊太太要到了份體面的嫁妝,再之後老太太老太爺一過世,只除了一些面子情不得不顧著,這嫡庶兩房之間就更加疏於來往了。

靳家遷出河間之後,如果連謝騰都與他們失了聯繫,那楊家就更不用說了。如今既知道靳永在京師為官,那要與靳家取得聯繫,就只能順著官場這條路子走。

晚飯前謝琬醒來,和齊如綉窩在被子里拿鳳仙花汁抹指甲,余氏進來了,撫著她的頭頂說道:「你舅舅說,會托京師的熟人打聽靳家的住址,到時候讓人送來給你們,你們就可以寫信去了。」

謝琬不顧手上花汁未乾,一把撲進余氏懷裡抱住她脖子:「謝謝舅母!」

余氏身子後仰避開她的魔爪,一面嫌棄一面笑:「你這猴兒!我這可是才穿的新衣裳!」

謝琬嚶嚀撒嬌,愈發在她懷裡打滾。

留下來一住就是三四日。

齊如錚每日上晌與謝琅在家裡溫書,吃過午飯便和齊如綉帶著謝琅謝琬駕著騾車在縣城裡四處晃悠。

南源縣因為臨近清苑州,略比清河繁華,縣城裡不但有廣東的盲公餅缽仔糕,廣西的螺螄粉,也有四川的擔擔麵,以及遼東的辣白菜。謝琬在遊逛的同時也在尋找秀姑,可惜並沒有發現。

除了吃,更難得的是因為過年,城裡新來了一套潮劇班子,就設在城裡流雲社登台。

流雲社是南源縣最大最好的戲社,能在這裡登台的班子都有兩把刷子。齊如錚知道謝琅打算初七回去,故而特地求親告友弄來了一個初六下晌的包廂,買了以上許多小吃打包到了流雲社看戲。

齊嵩初五已經去了州衙當值,余氏聽不來這些南方戲,四個人在包廂里呆得十分自在。

一時聽完兩出,不知誰點了謝琬最不喜歡的《青蛇》,遂邀齊如繡起身去如廁。

凈房在樓下,兩人洗完手上得樓梯,一名錦衣綉袍的少年走過她們身邊,忽然又噔噔跑回來道:「三妹妹,真的是你!」

謝琬抬頭望去,面前這人,竟然是任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