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33用意

033用意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7-29 14:41  字數:3416

宗學裡自廿九日起就放了假,謝琬這兩日便開始隨著謝琅出入各房串門。

雖然這與她以往的風格迥異,可是以粘著哥哥的名義走動,也不算頂讓人驚訝的事。

除夕日上晌謝宏收帳回府了,與龐鑫一道帶回來許多綾羅綢緞和毛皮珠翠等物,大多都是孝敬給王氏的,而王氏轉身又以感念他這番孝心的名目賞了給他。

謝棋這兩日嘴裡總不缺好吃的,衣裳也左一身右一身,像只花蝴蝶似的在各房裡穿來穿去。還生怕人家不知道似的,見人總要說起哪件是哪裡買的,哪些吃的是什麼鋪子里做的。謝琬若不是身體里已換了個老女人的靈魂,只怕真有對她流口水的可能。

當然謝琬最想去的還是三房,準確地說是有謝榮在的地方,她也不離得很近,比如他在上房跟王氏說話,她就在院子里跟丫頭們跳繩,他要是在三房陪黃氏繡花,她就在不遠處的廡廊里跟謝葳下棋。

於是除夕日吃過晌午飯後,她見著龐鑫拿了封信給謝榮,謝榮看後立即去了正院找謝啟功,正好見著謝棋又顯擺她的新衣裳來了,便也跟她說道:「我們去老爺院里看茶花吧。你這衣裳配上茶花的顏色很是好看。」

謝棋滿心歡喜地跟她到了正院。

謝啟功正在跟龐福說話,見著謝榮進來,便就笑著招了他近前,讓他吃福建來的柿餅。

謝榮笑道:「兒子今日不大舒服。」

不大舒服卻又笑吟吟地跑過來?自然是有話說。謝啟功讓龐福下去大廚房看明日一早去宗祠的祭品,又讓下人們去門外廊下站著。

謝啟功笑道:「微平哪裡不舒服?」微平是謝榮的表字。

謝榮將懷裡的信掏出來放在案上,說道:「吏部員外郎郭興是季振元大人的學生,郭大人與我頗為投緣,前些日子他跟我說,皇上有意從庶吉士里提拔兩位新科進士入翰林院任編修,他已經向吏部侍郎推薦了我。」

「這是好事啊!」

謝啟功聞言撫掌,立即從書案後轉出來:「本朝自開國以來便有非翰林不入內閣的規矩!雖然不見得個個翰林院出身的士子都能入閣拜相,終歸那裡頭的人乃是清流士族身價非凡,你若能入翰林苑,那前途可就又不同了!」

驚喜之下,他的聲音未免就高了幾分,院角摘花的兩個人聞言都往屋裡偏頭望了望。

謝榮顯然沒有謝啟功這般大喜過望,他沉吟著,說道:「可是幾十號人里想要拔這個頭籌出來,何其艱難。」說完他又看著謝啟功:「父親可知道我此番是為何事回來?」

謝啟功道:「是為什麼?」

謝榮起身望著窗外,院里兩株冬茶花樹正開得奼紫嫣紅,樹下兩個小人兒正把腦袋湊成一處,商量著偷摘樹上的花。

他揚了揚唇,斂色道:「如今無論我想進哪個衙門,首先要緊的就是有人脈。同科能人眾多,朝廷並不是非我不可。沒有可靠的人脈,我就是被郭興舉薦了,也隨時有可能被頂下來。」

謝啟功訝道:「怎麼,這郭興實力還不夠么?」

謝榮負手道:「一個吏部員外郎而已,自然差了點火候。」

謝啟功捋須沉思,片刻道:「你母親的意思是通過任家找上廣恩伯府。如今勛貴之家雖然大多沒落,可是到底是國家的功臣,也有面聖之機。再者,正因為勛貴如今沒落,曾家才更需要倚仗文臣,所以兩廂倒算是互利互惠。」

「此事我早知道,但父親此言差矣!」

謝榮看著窗外小小的謝琬不斷跳起來伸手摘花,眯眼轉過身來,說道:「莫說勛貴之家鮮少有能幹的後輩,難以與我結成聯盟,就是有,也十分靠不住。

「本朝至今已有了四位皇帝,宗親勛貴日漸增多,朝廷負擔加重,削爵減祿勢在必行。這之中成為頭批被宰的會是誰?只有像廣恩伯府之類最為不思進取又白拿朝廷祿米的幾家門第!如我去聯合曾家,那無異於是往絕路上走!」

謝啟功聽得一震,他到底不如兒子這般擅於分析局勢,如今聽知了這層,竟是不覺點起頭來。

「這麼說,任家這邊竟是行不通。」

「自然行不通!」謝榮斬釘截鐵說道:「上次我回信給黃氏之時,就在信中說的明明白白,我們只要與任家保持像以往一般的來往即可。過多地親近,來日若是曾家倒了,我們反是進退為難。」

謝啟功聽說兒媳婦竟然早知了這層,卻是又沒曾跟公婆透露出半字,面上也顯出絲不豫之色。不過還是謝榮的前途要緊,眼下並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也就把這份不悅壓了下去。

「那依你說,如今該怎麼辦?」

謝榮頓了頓,說道:「父親想來還不知道,靳姨太太的嗣子靳永靳叔德如今已經進了六科任給事中,雖然品級不高,卻也有反對聖議的權力。二哥當年搬出謝府之後,靳家與我謝家再無往來。就算郭興將我舉薦上去,可只要靳永因為此事將我謝家參上一本,我也會與此次提前調拔無緣。」

謝啟功大驚失色:「那怎麼辦?」

靳姨太太便是楊太太的胞姐,做事雷厲風行,當年幫著謝騰將家產奪回後不久,便因為丈夫靳令光調任陝西而舉家搬離開了河間府,至今已有十多年沒有音訊。而這靳永則是靳令光的侄兒,因為靳令光無子,這靳永便被靳令光撫過來當了嗣子。

如今靳姨太太過世多年,靳家又早遷到了京師,兩家就更別提有什麼往來了。

「倒是也不是沒有一點轉寰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