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29發威

029發威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7-29 14:41  字數:3441

玉芳嚇得尖叫了聲,謝葳忙喊道:「三妹妹怎麼了?」要走過來。

謝琬忽然被人扯住了袖子,急急地在耳邊道:「妹妹別叫,是我!」

是任雋!

謝琬睜大眼看去,可不面前站著的狼狽不堪的人正是任雋?!

「你怎麼在這兒?!」

她目瞪口呆。

任雋看了眼已然從對面走過來的謝葳,企求地道:「妹妹別聲張!我,我只是來找二姑娘要回我的東西的!你不肯還給我,沒想到反被葳姐兒聽到了,你幫我掩護一下,我會記得你的大恩大德的!」

謝琬瞬間明白他是為那塊玉珮來的。只是任家又不是沒錢,不知道他這麼執著一塊玉做什麼?

不過任家前世雖然對她背信棄義,她眼下也犯不著拿這個去報復他。他這模樣要是被謝葳看到了產生誤會,那就不是小事了。

她指著旁邊丫鬟們的房門道:「進去避避吧。」

任雋如蒙大赦,迅速閃身進了內。

謝葳在眾人簇擁下過來了,見得謝琬站在瓜棚下,便急步上前道:「你碰見什麼了?」

謝琬指著地上:「地上滑,剛才不小心崴了一下。」又道:「我剛才也聽見大姐姐呼叫來著,發生什麼事了嗎?」

謝葳目光微閃,哦了聲,說道:「沒什麼,就見到只野貓從屋樑上竄了過去。你快回房去吧,仔細看傷到了沒有,下回不要冒冒然闖出來了。」

「我沒事,多謝大姐姐。」

謝葳交代了玉雪玉芳兩句,看著她回了房,便就也回去了。

謝琬讓玉雪把任雋送走,任雋卻跑過來,兩臉漲得紫紅與謝琬道:「多謝妹妹解圍。」

既然這麼巧讓她碰見了,那當然要表示下驚訝。謝琬好奇道:「二姐姐為什麼拿你的東西?」

任雋臉上越發紫漲了,支吾道:「她,她就是貪玩。」

如果只是貪玩,又怎麼會值得他大半夜地偷跑進來追回?謝琬心下暗嗤,微笑著讓吳興送了他出去。

翌日大清早又下起雪,謝琬帶著玉雪玉芳和吳興羅矩,於一村安寂之中出了門。

烏頭庄距黃石鎮不過五里路,騾車片刻便就到達。

梅嫂在羅升已簽下的鋪子里等她。謝琬對此人已然毫無印象,但見她一笑時一排白牙盡露了出來,兩眼眯得跟彌勒佛似的,便也多了兩分好感。

黃石鎮是條全長不過兩里路的小鎮,本地多是莊戶佃家,像謝宅這樣的門第還是不多的,所以消費能力並不很高,但是好些人因為常年與地主富戶打交道,對於身上一身行頭也是多少識貨的,如果把李子胡同里的布匹轉到此地來以微薄利潤發賣,理應容易讓人接受。

謝琬聽梅嫂寒暄了幾句,又掃了幾眼下方几名挑選來的村婦,都是伶俐有餘而顯得踏實不足,這樣的人興許嘴上功夫不錯,可是能不能做的長久就不得而知了。

她說道:「這個事情我也不能作主,只是哥哥見我到烏頭庄來,讓我順便看看。我想就算中用也不見得全部留下,嫂子不如把她們的名字和住處以及家庭情況讓人寫寫,給我帶回去給哥哥審度。若是挑中了,自會讓羅管事捎信來。」

梅嫂笑道:「姑娘小小人兒,說起話來這般有條有理,真真不愧是二奶奶的掌上明珠。對面就有間賣筆墨的鋪子,我這就讓人去寫了來。」

謝琬道:「不用了,我這裡就有人會寫字。」說著讓玉芳把羅矩喚過來,指了旁邊櫃檯給他。「把她們每個人的情況都寫下來,寫清楚帶回去。」

鋪子因為之前經營過的,故而櫃檯筆墨都是現成的,羅矩磨了墨,提筆寫起來。

寫起來倒是容易,只是這些婦人七嘴八舌的你一句我一句,又沒個邏輯,整理上費了些功夫。好在羅矩性子頗為溫和,並沒有因為她們的毫無章法而顯得手忙腳亂。而謝琬在她們競相的表述中卻也看出來個幾分。

謝琬給了兩百文銅錢給梅嫂,然後登車回烏頭庄。

正要上鎮口的拱橋,騾車卻忽然停住了,有人在車前吵嚷:「玉雪呢?讓她出來!我知道她在裡頭!」

謝琬驚住,不知道如此掩人耳目地出來,怎麼還會有人知道這是謝家二房的人?

玉雪掀開車簾看了看,臉色發白地收回身子來,「是李二順!」

是當初意欲強娶玉雪為妻的李二順!

他攔她的車想幹什麼?

謝琬沉下臉,眉梢倏地變冷。掀簾看去,李二順拎著個酒葫蘆,嘴眼歪斜地橫坐在橋上,沖著車頭的吳興和羅矩發難。自從被謝琬從宅子里放出來後,李二順就在鎮上的鐵匠鋪里當夥計,想來方才乃是因為認出了吳興,所以才會追著車來這裡撒瘋的吧?

羅矩與吳興湊頭說了兩句,然後跳下車,問李二順:「你找玉雪做什麼?」

「做什麼?」李二順著腦袋看著他,拍拍屁股上的雪站起來,指著自己胸膛道:「她是我媳婦兒!」

「你胡說!」

玉雪忍不住了,隔著車簾羞憤交加地罵起來:「我幾時跟你成過親?!」

李二順見著她,那雙眼登時就跟點亮了的燈籠似的,跳腳指著她道:「你這個小賤坯子!指望我不知道,你如今就是爬上了謝二公子的床,所以不承認了……」

謝琬攏袖下了車,朝吳興揮揮手道:「把鞭子拿來。」

李二順陡然見著她下了馬車,卻不是謝琅,當下愣了愣,但是立即又指著她張狂起來:「你——」

一個字還沒說完,謝琬一鞭子已經抽到了他臉上,寒冬臘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