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27登門

027登門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7-29 14:41  字數:3432

吳媽媽找來的人叫做申田,很瘦小的個子,下巴尖尖的,但是雙目很靈活,吳媽媽把他帶進來前,許是交代過有關謝琬的一些事,所以看見謝琬盤腿坐在書案後,立即便伏地叩頭喚起「三姑娘」來。

田堪里出來的少年,進了府里倒是並不膽怯。

謝琬問了他一些家裡的情況,便讓他隨吳媽媽下去用飯,謝琬跟玉芳使了個眼色,讓她悄悄跟過去。

片刻後玉芳抿著嘴回來,說道:「這小子一出了門就跟吳媽媽說,『我還當四姑你是騙我的,沒想到三姑娘真的這麼小。我本來是挺緊張來著,可看到她個子還沒我高我就踏實下來了。』

「吳媽媽罵他:『姑娘再小也是主子,三姑娘可聰明著呢,你可別想混水摸魚!仔細我再把你送回村子裡撿破爛去!』嚇得申田說,『三姑您可別!我就是覺著沒三姑您說的那麼可怕,這三姑娘看起來一點也不凶,倒像我妹妹似的。』」

謝琬撫桌大笑起來。

玉芳恨恨地道:「姑娘您說他可氣不可氣?怎麼您倒成他的妹妹了?也不知羞!」

謝琬收住笑,說道:「先讓他在府里呆兩日,讓吳興帶他去見過二少爺,然後熟悉熟悉環境,教會他必要的忌諱。回頭等羅管事找的那兩個人來了,再一起派到李子胡同去。」

羅升找的那兩人要後日才由他的妻子帶過來,而明日就是臘八節了。

謝琬讓玉雪在頤風院小灶上架了鍋,把早就放在窗台上風好的紅棗桂圓什麼的連同兩大碗糯米一起來投進去,熬了一大鍋噴香的八寶粥。大廚房雖然早就預備好了每個主子屋裡都有一鍋粥加小菜,可是下人們式樣卻極簡單,如今頤風院里自己幾個人關上門來開小灶,還是別有一番生趣的。

申田從來沒有這麼熱鬧地忙過臘八節,忙前忙後地隨著吳興搬柴燒火,又幫玉雪洗米倒水,幹勁十足。吃粥的時候也不管燙嘴,連喝了三大碗,吃第四碗時卻哭了,吳媽媽罵道:「見過貪嘴的,沒見過你這麼貪嘴的!又不是沒你的份,這麼著急做什麼?」以為他是燙著了。

謝琬道:「多拿兩個碗來,裝上粥給他晾著。」

申田抹著眼淚道:「我不是貪吃,我是想起我爹了。我在這裡吃著粥,也不知道他在家裡怎麼過的。」

眾人一怔,倒不知說什麼好了。

吳媽媽嘆道:「誰家裡沒個為難的時候?別哭了,出來了好好做事,掙了錢再回去孝敬你爹!」

申田含淚點頭,但是勁頭到底不如先前足了。

散了飯後,謝琬留下羅升來。

「南窪庄的田莊里現如今雇的是什麼人?」

羅升道:「都是附近的佃農,管事的是原先老楊家過來的人,一直倒也賣力,對二爺也很忠心。」

謝琬嗯了聲,說道:「那就去問過申田,看他願不願意把他老爹接到清河來吧,他本就是種田出身,要是願意,就讓他在南窪莊裡幫手。」

羅升沉吟道:「這申田才來,也還並不曾上工,眼下就安排他爹去田莊,是否言之過早?」

謝琬嘆道:「我也知道這輕率了些,可是能幫則幫吧,萬一不成再遣回去也成。他就那麼一個爹了,隔著一座縣城見面也不方便。田莊里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也不少,接過來他們父子至少想見便能得見,也能讓申田安心下來做事。」

羅升頓了片刻,躬身道:「姑娘的寬厚,令小的十分欽佩。」

羅升出去沒片刻,申田就風一樣衝進來了,到了抱廈也不說二話,跪在地上一連磕了十幾個頭,然後才哭著道:「小的謝過三姑娘!三姑娘的大恩大德,小的永遠銘刻在心!」

謝琬笑道:「好好做事便成。」

申田又磕頭:「小的一定盡心儘力替姑娘做事!」

「咦,出什麼事了?」

這裡正說著,穿堂處冒出兩個人來,當先的任雋好奇地透過抱廈長窗向內道。

謝琬連忙使了個眼色給申田,然後起身:「鋪子里新來了個夥計,哥哥讓他進府給我磕頭,然後準備放到鋪子里去。」一面走到廊下,看著任雋與同來的謝芸:「你們怎麼來了?哥哥不在房裡么?」

謝芸促狹地推了把任雋,說道:「我們今兒不找二哥哥。方才我說三妹妹這裡養了缸金魚,任三哥不信,我就帶他過來了。三妹妹,快把你的寶貝兒拿出來讓我們飽飽眼福吧!」

謝琬看向任雋。謝家幾個少爺常年呆在清河,沒見過金魚也就罷了,任家時常往來京師,大姑奶奶嫁的曾家又是甚好鬥雞走狗的勛貴圈子裡的人,他會連幾條金魚都稀罕?

任雋有些臉紅了,像是看出來她的疑心,忙說道:「我從前也在大姐夫家裡見到過,不過聽說金魚甚難養活,所以一時好奇三妹妹是怎麼伺養的罷了。」

謝琬眼觀鼻鼻觀心想了想,抬眼道:「進抱廈里坐吧。」

金魚被她養在了抱廈小偏廳里。

玉雪將魚缸抱到了條案上,三個人分三面席地坐下來。

任雋點點頭,指著那尾遍體火紅的魚道:「這是大紅袍,姿態最是優美的。我記得已故的江南名士顧游之就最擅長畫它。」

謝琬道:「顧游之最擅長的其實是畫鯉魚。」

她記得前世顧游之在太湖畫的一幅鯉魚戲荷圖最高賣到了三百兩銀子,至於大紅袍,反而從未超過一百兩。她之所以能張口就來,是因為那時候顧游之死後顧家盡出無能之輩,遊手好閒沒有錢花,便把其祖宗的畫作全都偷出來賣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