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17清白

017清白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7-29 14:41  字數:3433

謝琅去了瀟湘院,把玉雪調過去近身服侍著,府里的人在知道王氏獨賞了玉雪之後再一渲染,假的也會變成真的。那時就算謝啟功不下令處罰謝琅,有了孝期淫*亂的污點,將來也會於他的仕途形成極大障礙。他這輩子想入朝為仕,那就要看運氣夠不夠多。

謝琬拈起盤子里兩朵珠花,對著窗戶看了看,笑著跟玉雪道:「既然是送給你的,你就收著罷。」

玉雪誠惶誠恐:「奴婢不敢要。」

「我說能要,就可以要。」謝琬點頭。

玉雪這才把東西收了起來。一低頭看見腕上的鐲子,忙不迭地又要取下還回來。謝琬道:「戲都還沒有唱完,你這麼著急取做什麼?」

玉雪臉上一紅,又且把手收了回去。可那東西就跟烙鐵似的,燙得她渾身不舒服。

謝琬愈發笑起來,玉雪臉更紅了,勾著腦袋衝出門道:「我給姑娘熬粥去!」

與此同時,遺芳閣里的氣氛可就沒這麼輕鬆了。

遺芳閣是謝啟功的書房,因為謝府院子多,所以整個一個院子都成了他的私人所在地。

「你從哪兒聽來的?」謝啟功站在書案前,鐵青著一張臉面對著龐福。

龐福微躬著腰,眼觀鼻鼻觀心說道:「如今府里都傳遍了,太太為了方便給琅少爺安排通房,特地把偏僻的瀟湘院給收拾了出來,還派了素羅親自給丹香院叫做玉雪的丫頭送去一對珠花。」

「胡鬧!」

謝啟功暴怒,「琅哥兒尚在孝期,給他備的什麼通房!先是遣自己房裡的丫頭去使些勾搭手段,如今又公然抬舉起個丫頭,她這是要幹什麼?!是要借這些醜聞讓老三在京師呆不下去嗎?!」

龐福面沉無波,不喜不怒。

王氏既然敢背地裡打大廚房管事的主意,那麼作為忠僕的他,把這些危及謝府聲譽的事情如實稟報給他的主子,實在無可厚非。

「老爺,丹香院那邊出事了!」門口忽然有人稟道。

「出了什麼事?」謝啟功不耐地道。

「有個叫玉雪的丫頭自稱受了侮辱,要投井自盡。」

謝啟功驚愕起來。府里下人雖多,可是鬧到投井明志的地步的人卻沒有過!

「老爺,這玉雪似乎就是太太特指給琅少爺近身侍侯的那丫頭!」龐福驀地想起來,然後提醒道。

謝啟功憋著一肚子氣,抬腳道:「上丹香院!」

丹香院花圃旁的水井旁,玉雪伏在地上號啕痛哭,旁邊圍了好大一圈人,謝琅和謝琬也在其中。

謝啟功到達的時候,王氏也已經聞訊趕來了,夫妻倆在門口碰了面,謝啟功那張本就黑成了鍋底的臉頓時就沉得能滴下水來了。

王氏心下一沉,隨在他身後進了院去。

謝琬看見王氏,哇地一聲衝過來將她抱住,「太太!玉雪她要尋死!我怎麼拉也拉不住!」

王氏強笑著撫她的背:「琬姐兒別怕,太太在,她不敢死的。」一面直起腰來喝問眾人:「這到底怎麼回事兒?早上不還好了的嗎?怎麼如今就尋死覓活起來?!」

謝琅狠瞪著她哼了一聲,別過了臉去。

要不是他被妹妹叮囑了十幾遍,不能輕易出聲,他早就把她做的那些勾當全說出來了!

可是他不知道,他越是這樣怒而不言,看在謝啟功眼裡,就更像是王氏有意在背後耍手段了。

「怎麼回事?還不是你做的好事!」他指著王氏喝斥,「你是嫌家裡太清靜了,還是嫌老三在京城裡呆得太舒坦了,非得找點事來給大伙兒添堵?!」

王氏當著這麼多下人撂了臉,心裡不免窩火。可她卻也是個明白的,世間本就夫為妻綱,自己雖為夫人,可是被丈夫訓斥也不是什麼丟臉到家的大事。這個時候她若跟他頂嘴,卻反而會讓自己下不來台,所以她立馬歉然道:「發生這種事,自然是為妻的疏忽。只是為妻不明白,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旁邊周二家的瞧見,連忙揮手讓圍觀的下人都退出去了。

謝啟功見得沒了外人,便就指著琅哥兒,脫口斥王氏道:「琅哥兒如今才多大?老二夫婦熱孝未過,你就著急忙火地給他挑起什麼通房!你雖沒讀過書,可你進了我謝家也有三十來年了,這事傳出去丟的是誰的臉?清河距離京師不過三百里之遙,萬一傳到京師,老三的仕途怎麼辦?!你連這點道理都不懂嗎?!」

王氏被斥得無地自容,可她知道謝啟功這是真怒了。

「為妻知道榮兒是老爺的命根子,可是這事兒老爺可冤枉我了。這玉雪可不是為妻給琅哥兒挑的通房。不過是為妻見著她說往日就是在琅哥兒跟前侍侯慣了的,琅哥兒也信任她,所以才吩咐她跟去瀟湘院侍候。」

「太太!」玉雪哭著爬過來:「太太,奴婢是曾侍侯過二少爺沒錯,可那會兒是二少爺身邊的小廝不在的時候,二奶奶讓奴婢過去整整書房什麼的。這些都是二奶奶和三姑娘在旁邊親眼看著的,奴婢要是說謊,情願天打雷劈!」

二奶奶早都過世了,誰知道是真是假?三姑娘雖然在側,卻還是個孩子!她知道什麼?

可是在毒誓面前,就是再假的話也會平白多上幾分可信度。王氏臉色一變,不由得往她手上看去,那腕上的赤金鐲子在陽光下閃動著耀眼的光。

「你若是真跟二少爺清清白白,手上又怎麼會有這麼貴重的首飾?」

玉雪目光落到那鐲子上,淚水流得更利害了。她把鐲子一褪,接著往沙礪地上磨了磨,鐲子面上那層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