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14妙計

014妙計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7-29 14:41  字數:3339

阮氏聽說王氏要把謝琅搬到瀟湘院去住,腦子轉了個彎,便就禁不住歡喜起來。

藏書樓的位於整個謝府的東北面,自開一門面向大街,除了初一併不開放。瀟湘院就在藏書樓南面,院子雖然修得精緻,可是因為太過偏僻,而且又因為藏書樓每月初一要開放,所以這一天必定喧嘩吵鬧得很,所以一直空著也沒有人住。

謝琅若是搬去那裡,就是有再好的天賦也會被這喧嘩搔擾影響到的吧?

謝家到底是讀書人家,將來府里子弟都是要往這路子上走的,如今謝榮已經入了庶吉士,大房總不能一直這麼閑著下去,長子謝樺和次子謝桐將來自是都要去考個功名。老爺又是個最重學問的,如果能因此把謝琅給擠下去,讓他在老爺面前越來越礙眼,豈不是好事一件?

以阮氏的腦子,她只能從王氏的話里領會到這些,當下就歡笑道:「兒媳這就吩咐下去!」

後廊子下剛好容得半個大人的夾壁里,貼牆站著的謝琬想的卻沒有這麼簡單。

王氏有沒有相信她是受謝琅教唆的不好說,至少有一點可以確定,不管他們兄妹是誰在影響誰,王氏都不願他們再呆在一起。

分開他們有兩個好處,一來分化他們之間的感情,分開兩處容易拿捏。二來他們倆若不住在一處,那麼身邊的僕人必然也要分成兩部分。各自身邊的人少了,自然就更多見縫插針的機會。

這樣一來,二房的中饋庶務就必須會由謝琅來管,交給謝琅,那就等於是把產業白送到了王氏手上。雖然王氏尚且不可能知道謝琬想做什麼,但是她這招卻恰恰歪打正著,使得謝琬無法順利做到躲在哥哥的影子背後發號施令,來操持二房的事務。

這才是最大的不利。

偏偏王氏拿出的理由也如此正道,讓人挑不出錯兒來。

謝琅在正院門外正等得心焦,見得謝琬從月亮門內無精打采地拐出來,不由飛步迎了上去:「好歹出來了!我們快走,被人看見少不了有麻煩了!」

「哥哥!」

謝琬被他拉著走了幾步,忽然又站住。謝琅回過頭來,仔細地打量她臉上:「怎麼了?」

謝琬知道,她只要跟他開口撒嬌說一句她不要跟他分開、要跟他住在一起,哥哥就是被打死也絕對不會讓王氏的計劃得逞,她在這個時候把他喚住,也就是正想這麼做。可是當她看見年少的哥哥溫潤如玉的樣子,她忽然就說不出口來了。

她並不是真正還只有五歲大,她知道就像她可以為哥哥拼了全部一樣,哥哥也可以為保護她而付出一切,她的撒嬌裝痴粘住哥哥雖然可以干擾到王氏的計劃,可是對於他們來說沒有真正益處。相反,她還要連累哥哥因此去跟謝啟功爭吵,從而惡化謝啟功對二房的印象。

如今謝啟功是她唯一可以利用的人,她不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要打垮謝家,不是一朝一夕能成就的事,她必須要穩打穩紮,仔細計算好每一步的得失。

「哥哥,我們回房再說。」

她又拉起他的手來,飛跑著往丹香院去。

謝府做為大地主,佔地丁點兒不小,人又不算太多,所以東邊這片一連四五個大小院子全是三房的,西邊這片五六個院子全是長房的。

可即使這樣,剩下的庭院也還有許多個,從正院到丹香院就要繞過兩三個穿堂,四五道游廊。丹香院位於東跨院,如果謝琅真的搬去位於東跨院的瀟湘院,那她只怕一個月還見不上他三兩回。

謝琬拉著哥哥進了門,讓銀瑣守著外頭,然後坐在炕桌旁,說道:「王氏如果要把我們分開住,哥哥願意嗎?」

謝琅一愕:「為什麼?我們在一起住的不是好好的嗎?你聽到什麼了?」

謝琬頓了頓,把剛才王氏她們在屋裡說的話一字不漏傳給他聽了。「哥哥怎麼分析這事?」

近來的謝琬十分的冷靜,而且時常吐出讓他都覺得不可能會用到的字眼兒,這讓他很有些不適應。不過,他還是想信書上說的「經一事長一智」,妹妹這是成長了蛻變了,這是大好事。於是他仔細琢磨了一下,說道:「王氏說的,字面上也挑不出什麼錯。」

謝琬按捺住翻白眼的衝動,說道:「當然是挑不出錯。可是你不覺得她這樣做很不符合她性格么?」

謝琅揪眉想了半日,咬唇道:「難道是要分離我們?」

謝琬道:「還有呢?」

他搖搖頭。

謝琬本來就沒希望他能看懂這裡頭的蹊蹺,也就無所謂失望了。「我們分開住了之後,你不但要讀書奮進,還要分出精力來打理庶務,持家經營上你什麼都不懂,勢必要佔去你大部分精力,這是其一。其二,你生性單純,想不透這些機巧,王氏卻不同,她隨便花點什麼小心思就能讓你大亂方寸。不說別的,只要我這裡隨便出點什麼事,你能不慌張么?如果萬一王氏拿我來要挾你做點什麼,你干不幹?」

謝琅目瞪口呆,舌頭都打起結來:「這,這不會吧?她哪有那麼大膽子?」

謝琬冷笑:「她膽子大不大,你只要想想她一個繼室竟然敢霸佔元配的嫁妝就成了。」

謝琅額角沁出汗來,獃獃坐了片刻,他忽然捉緊膝蓋,說道:「不行!我不能讓你落單!」

「我也不想跟哥哥分開。」謝琬道,「所以,這件事你得聽我的。」

謝琅疑惑地看著她:「你打算怎麼做?可不要冒險!」

謝琬淺淺一笑,說道:「哥哥,你的任務是振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