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10家務

010家務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7-29 14:41  字數:3402

謝琅一生滿含愧疚,一心想給妹妹掙份體面的嫁妝把她風光嫁出去,一面又想回報舅母和表哥,於是私下給人做黑帳,不慎被卷進了貪墨案中,蹲了幾年牢獄,落下一身病。

出來後更是心灰意冷。

謝琬無心嫁人,謝琅蹲獄那幾年裡,她仗著胸中略通幾分筆墨,給不那麼講究的富戶人家做了幾年女師,因為相貌的緣故,在數不清的防備、嫉恨以及猥褻的目光里,甚至在明裡暗裡的打壓和見不得人的手段,還有各種威逼利誘之中死活熬了幾年後,原想著憑著賺來的兩百兩銀子離開京師去別處開間鋪子過活,沒想到最後要走的時候還是幾乎被東家老爺暗地裡輕辱,為此不但哥哥被牽連打傷致殘,她手上的那點銀子也全部花銷殆盡。

往事真是不堪回首。

謝琬這些日子總在想,如果父母未亡,以父親的才學,應也已中了進士作了官罷?有父親頂門立戶,一切都會不同的。

可惜,她重生回到這一世,還是沒能趕得及阻止他們的離世。

舅舅一家走了,謝琅還在哭得一抽一抽的。

謝琬也很捨不得他們。

可是來日方長,此番雖然按照她的計劃達到了目的,可是還有許多後續待辦。

二房兒女畢竟是謝家的嫡出,有謝啟功在,王氏也許不會明目張胆對他們下手,可是最怕的就是背地裡使陰絆兒。就像舅母說的那樣,她如意算盤落了空,只怕時刻都想著如何在他們身上找補回來。他如今住在的是謝家的宅子,王氏被他們架在火上烤,會甘心就此放手嗎?

謝家也有宗學,雖然人數不多,也不出名,但是對於啟蒙來說還是可以的。

謝啟功讓謝宏上宗學裡打了招呼,翌日,謝琅便隨著謝宏的長子大少爺謝樺,次字三少爺謝桐,還有三房的四少爺謝芸一道上學去了。

這就是頭一個好處,至少在謝騰死後,謝琅又可以在先生指點下有方向地攻讀了。

謝琅走前對秋桔和銀瑣千叮呤萬囑咐,讓她們照顧好三姑娘。銀瑣倒好說話,秋桔卻有絲不大耐煩。

謝琬空暇時,讓人把吳媽媽請來。

吳媽媽還是印象中微胖的身子,一笑兩眼就眯成了一道縫。前世二房的那麼多人里,唯有吳媽媽從始至終隨在她身側。此生再見故人,謝琬剎時流起淚來。嚇得吳媽媽慌忙道:「姑娘這是怎麼了?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一面拿絹子給她擦臉,一面又拿驅風膏給她溫柔地按摩額角和太陽穴。

謝琬任她侍弄著,不言不語。

吳媽媽是母親的陪嫁丫鬟,她丈夫已經死了,如今膝下只有一個兒子,比謝琅大兩歲。吳興後來娶的媳婦兒秀姑也很賢慧,前世謝琅傷病在床時,吳興和秀姑一直輪流在旁侍候。只是如今秀姑大約還在田莊里種菜。

這幾日吳媽媽母子倆都在忙乎喪事後剩下的瑣事。

如果謝琬沒記錯的話,二房共有十來個下人,雙親亡故之後移往祖屋治喪,羅升便與另外五個人過來幫手,剩下的留在黃石鎮看屋子。

來的六個人里除了羅升,吳媽媽母子,便是秋桔和寶墨和銀瑣。

秋桔雖然是她的丫鬟,可是前世在她去往齊家之後,便自請離去了,寶墨後來被謝啟功給十兩銀子留在了謝府。羅升原先是幫著謝騰打理庶務的,並沒跟二房簽死契,因為那時二房的家產全數給了謝家,他便也請辭離去。

銀瑣倒是一直跟著謝琅,可惜男孩子自有男孩子的世界,加上後來謝琅被迫丟官之後,銀瑣為糊口,也跟謝琬磕了頭去了別處謀生。謝琬跟銀瑣接觸不多,並不知他為人如何。但從這段經歷看來,應是還是有可取之處的。

不過她要想了解如今的現況,顯然只有找忠心的吳家人來問最合適。

吳媽媽給她揉了會兒,柔聲道:「姑娘好些了嗎?」

謝琬點點頭,請她坐在椅子上,問她道:「吳媽媽,吳興呢?」

吳媽媽不敢坐。聽到她的話又頓了頓,早上聽得寶墨說三姑娘精神好些了,很是高興,可是因為忙著給二爺二奶奶墳上燒二七的紙錢,沒顧得上過來。如今見她舉止里雖然顯出幾分老成,可卻又還是那副聰明靈動的樣兒,不由放了心。

「吳興在卸車。」她沒說他們去了哪裡回來,怕提到二爺的墳又會讓三姑娘傷心。

謝琬理解,也沒有問,接著道:「現在留在黃石鎮的還有幾個人?」

吳媽媽想了下,說道:「還有五個人,就是玉芳和玉雪,老錢頭和李嬸兒母子。」

謝琬想起那天夜裡闖回黃石鎮宅子時,玉雪玉芳哭成淚人兒的模樣,點了點頭。這兩人都是服侍母親的丫鬟,印象中玉芳活潑些,常帶她在園子里撲蝶跳皮筋,玉雪年齡大些,則穩重些,見到玉芳領著謝琬胡鬧時便會輕聲喝斥,怕玉芳磕著謝琬了。

謝琬去齊家後,由舅舅作主,把她們的賣身契都退了。

另外那三個則都是家裡的長工,後來也走了。

謝琬留吳媽媽喝了碗茶,交代了幾句,然後讓她退下了。

二房下人不多,雖說原先謝騰和齊氏在時大都循規蹈矩,如今他們不在了,剩下一對幼主,年紀最大也不過十三歲,他們還能不能一如既往地盡忠就沒人敢保證。

如今的謝琬,是絕不會留些不放心的人在身邊的。

可是大家現在都還服侍得好好的,偏生礙於重生之事太過聳人聽聞,她又不能把前世這些人的去向跟他說明,哥哥再寵她,也不可能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