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07爭執

007爭執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7-29 14:41  字數:3411

余氏一躊莫展,不由怒斥道:「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的東西!誰說我們琬姐兒嫁不出去?!你把那刁奴指給我看,我領她去問王氏!看看他謝家是不是有這縱容下人背地裡嚼舌根的規矩?」

謝琬當然不可能帶她去。

謝琅聽到這話,眉間卻倏然開闊起來,略一頓,便與余氏道:「舅舅舅母的心情,琅兒十分理解。可是我們到底是謝家的人,若是去了齊家,將來就是齊家的表小姐,我是男孩子,也就罷了,琬琬不一樣,她是女孩子,不留在謝家長大,將來說親不容易。琬琬打生下來就是父親母親的命根子,如今他們不在了,琅兒自是要擔起照顧妹妹的責任的。還請舅母諒解。」

謝琬暗暗點頭。哥哥雖然不擅討巧,可關鍵時刻腦子到底還是好使的。

余氏嘆了口氣,抱了謝琬在膝上,微粗的手指拂過她如淡月寒星一般的眉眼,說道:「可憐的孩子,明明聰明可愛,命卻這般苦。」又與謝琅道:「我知道你懂事,疼妹妹,可是,難道我們就任憑你們落在狼窩裡嗎?那王氏不知打的什麼鬼主意,當初那麼狠心恨不得逼死你父親,如今又假惺惺地留你們在府里住,我們就是同意你,又讓我們怎麼放心?」

謝琅吐了口氣,看向妹妹的目光又不由得又更寵溺了幾分,說道:「這個舅母不必擔心,我倒是想好了。昨兒寫信給舅舅,讓舅母到府後尋機會與我們私下說說話,就是為了要請舅母出面,替我們跟老爺太太提幾個條件。」

舅母挑眉:「什麼條件?」

此時的正院廳里,氣氛已經十分緊張。

齊嵩坐在左首客座,滿臉漲紅,斬釘截鐵說道:「不行!當日咱們兩家是早已經說好的,琅哥兒琬姐兒喪事完子之後便去齊家!眼下你出爾反爾,我豈能依你?!」

謝啟功臉色也很難看,頰上的法令紋愈發深了。

謝家的繼子謝宏抹著滿頭汗,一面給謝啟功遞茶,一面沖齊嵩抱拳:「舅老爺且聽我說,當日之所以答應舅老爺這要求,實在是因為當時我們老爺白髮人送黑髮人,心中亂了方寸,就胡亂應了。事後我們老爺這才想起來說錯了話,這不,就是等著舅老爺親自上門來時,好當面解釋一番么。」

「胡亂答應?」齊嵩氣得身子倒仰,「原來背信棄義之事可以用胡亂二字來搪塞!虧你們謝家還是詩書傳世之家,你當我是三歲孩子嗎?!今兒我把話撂在這裡,他們兄妹你放也得放,不放也得放!」

「我勸齊大人還是別忘了自己的身份!」謝啟功騰地站起身來,捋須冷笑道:「謝琅謝琬是我謝家的血脈,你齊家不過是外家,有什麼立場說不放也得放?!他們倆父亡母故,不留在府里接受庇護,莫非還要投靠到外家?那我們謝家又成什麼了?!」

齊嵩耿直剛毅,素不擅口舌之爭,此時被戳到軟脅,不免氣鼓氣脹。

齊如錚從來沒見父親如此暴怒過,從旁瞧得膽顫心驚,但是也沒有退縮。

謝宏打量著謝啟功與齊嵩臉色,躬身道:「說到底,兩位老爺都是為了琅哥兒和琬姐兒好,可千萬莫要因此傷了兩家的和氣。否則二弟和二弟妹在九泉之下也不會安寧。」

齊嵩拂袖,別過了頭去。

謝宏嘆了一氣,再放聲音放緩些:「依我說,我們老爺說的沒錯,舅老爺說的也沒錯。可是還請舅老爺聽我一句話,這琅哥兒兄妹就是去了齊家,終究也還是姓謝。琅哥兒才學甚好,眼看著就要往功名路上走,謝家雖然不才,好歹如今三弟已中了翰林,有了這層關係,將來於琅哥兒科舉路上也是十分有益的。舅老爺難道不希望自己的外甥輝煌騰達么?」

齊嵩沉聲道:「齊家也有齊家的人脈!」

齊嵩的堂兄現在都察院任都事,品級雖然不高,但在御史面前也說得上話。

謝宏陪笑道:「那是自然。不過,一個是舅老爺的堂兄,一個卻是琅哥兒自己的親叔父,您說,哪個關係更要緊些呢?琅哥兒是謝家孫輩里最傑出的一個,我們老爺可指著他像三弟那樣給謝家光耀門楣,我們不放人,也是情有可原,還請舅老爺諒解才是。」

齊嵩道:「莫非他去我們齊家住幾年,就不是你們謝家的人了不成?」再過幾年琅哥兒就可以成家了,到那時他們手上有楊氏和他們母親的嫁妝,也不愁吃喝。

「那自然是!」謝宏道:「可是二弟他們一向住在府外,琅哥兒兄妹與府上本就不親近,若是去了南源齊家,兩地相隔四五十里,也就更加來往少了。這要是連祖宗也忘了,不只於謝家不利,也於琅家兒的將來大大不利呀!」

齊嵩怒道:「我難道還會綁住他們的手腳不讓他們回府不成?!」

謝宏捋須道:「那可說不準。」

齊嵩大怒,拍案而起。

齊如錚忙隨之起身。

謝宏道:「舅老爺息怒!依我看,事情也不是沒有轉寰的餘地。」

「快說!」齊嵩道。

謝宏看了眼鐵青著臉坐在上首不發一言的謝啟功,回過頭來沖齊嵩道:「如果舅老爺執意要接走琅哥兒兄妹,我們也不會當真為此傷了兩家的和氣。我看只要舅老爺作主,把二弟二弟妹留下的遺產留下讓謝家代管就成,也算是給我們一個保證。將來琅哥兒什麼時候回來,這份家產就什麼時候還是他們的。」

謝啟功目光里浮出兩分驚愕,但很快,這驚愕又成了讚賞。

齊嵩的臉色卻陡然變得青紅交加,猛地一拳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