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06親戚

006親戚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7-29 14:41  字數:3454

娘親舅大,謝啟功和王氏若不尊重齊家的意思,那這官司直管打到縣衙去。

謝家雖然自從謝榮高中之後,名聲和威望比起從前來又不同了,可是舅舅也是清苑州的屬官,打起官司來舅舅雖不會見得贏,可官司途中也會抖露出許多讓謝家不好看的事情來,謝家再有權有勢,也不會在家裡出了命官之後,還冒著名聲敗落的風險跟他硬抗。前世若不是因為手頭不便而失了升遷良機,舅舅不會被人搶走位置,更不會因此鬱鬱而終。

王氏既然想哄二房的財產,那她就乾脆順水推舟,把謝府當個庇身之所吧。至少兄妹倆還有十幾個僕人的嚼用錢省下來了。至於王氏能不能如願以償,那還要看她的本事!

謝琅細細聽了,站起來:「我這就讓人遞封信給舅舅去!省得到時候沒個準備!」

謝琬囑道:「可別說是我的主意!」

她能在謝琅面前扯下掩護,是因為謝琅心思單純毫無心機。若是不小心被別的人知道了,還不定生出什麼事來。

謝琅走到門口,忽然又快步回來,到了她身前,滿含愧疚地撫她的臉,說道:「還疼嗎?」剛才被王氏這一擾,他都差點把謝琬挨打的事給忘了。「都是哥哥不好,讓你受委屈了。」

謝琬鼻頭一酸,把右手背舉給他看:「手疼。」

剛才把葯潑到銀珠身上時,不小心也濺了幾滴到手背上,雖然不怎麼疼,可是面前的哥哥這個樣子,就是讓她有想撒嬌的感覺。

關心則亂。謝琅一心以為是銀珠當真打了她,頓時心疼得不行,也顧不得為什麼明明是打到了臉,卻疼到手上去了,仔細地給她揉了揉,上了些清潤膏,又把她最喜歡吃的核桃酥挪到她面前,然後把服侍她的小丫鬟秋桔叫進來,才又放心地回書房去。

傍晚時謝琅讓人把信送出去了。

翌日早上,舅舅齊嵩和舅母余氏依約而至。隨行的還有表哥齊如錚和表姐齊如綉。

謝琅帶著謝琬還有吳媽媽等人在謝家大門外迎接。舅母見了謝家兄妹就不由疾行幾步,雙手攬著他們哽咽道:「我的兒!」

舅舅則在一旁嘆氣,拉了謝琅過去輕拍他的肩膀。

謝騰和齊氏治喪的時候舅舅舅母已經來過一回了,只是那會兒謝琬正昏迷中,並未能與他們敘上舊。如今終於見面,全心全意打量著年輕時的他們,鼻子里也不由得酸了。

舅舅長身玉立,生得一表人材,前世如果不是因為仕途不順,他也許會安然到老,和舅母一起在兒孫繞膝之中頤養天年的。

舅母眼下也還身姿苗條容顏秀麗,要不是因為操心她的婚事,前世也不會不到四十歲就早生華髮,終日愁眉不展,最後臨終時還惦記著他們的歸宿,怕死後無法跟謝騰和齊氏交差。

「舅母,我好想你!」

謝琬抱著舅母溫軟的腰,眼淚流出來。兩世為人,舅舅一家人是她所知的唯一真心待他們好的幾個人之一。

哪怕這一世她可以憑藉「未卜先知」的本事,避免舅舅含恨而終,她也一定不讓他們再為他們操碎了心,一定要讓謝家擔負起撫養他們兄妹的職責,更不會讓祖母和母親的陪嫁落入謝家這幫豺狼的手中!

「丫頭!」

舅母輕拍著她的後背,哽咽得說不出話來了。

齊如錚啞著嗓子上前:「好了,進屋再說吧。」

謝琅抽身退出來,擦擦眼眶舒了口氣。然後去拉妹妹。

齊如綉牽著謝琬的手,紅著眼眶瞥向大門口,說道:「你們家怎麼也沒個大人來迎接?好歹我們也是親戚,這也太欺負人了!」

正說著,黑漆大門內便走出穿著玫瑰紫綉寶瓶紋長身褙子,頭插摞絲金鳳簪,率著兩名丫鬟的一人來,待看清馬車旁站著的齊嵩和余氏之後,便未言先笑迎上來道:「原來齊舅老爺跟舅太太已經到了!真是有失遠迎!」

一面劈頭沖門房一頓斥罵:「沒眼力勁兒的!舅老爺他們來了,也不懂得請進屋來稟告一聲,得罪了舅老爺,仔細回頭太太拿你們是問!」

門房被罵得縮頭躬腰,大氣不敢出。

齊家的人也不是好欺負的。

上門就是客,敢拿他們來做筏子罵奴才?舅母放開謝琬,挺直背脊道:「我道是誰呢?原來是謝大奶奶!您也用不著這麼給我們長臉,琅哥兒和琬姐兒是府上正經嫡長房的嫡少爺嫡小姐,身份高著呢!有他們出來迎接,我們的臉面大了去了!至於別人來不來迎,我倒沒放在心上!」

謝大奶奶笑容僵在臉上,卻是很快又笑起來,「看舅太太說的,琅哥兒琬姐兒自然是府上正經的少爺小姐,有他們相迎,我們自是放心的。」一面又招呼齊嵩及齊家兄妹:「外頭風大,舅老爺和表少爺表姑娘這就進屋去吧?」

舅母看了眼舅舅,舅舅道:「走吧。」

謝琬緊緊牽著舅母的手,愉快地邁進了門檻。

一行人進了正院,謝大奶奶引著舅母和齊如綉去了內院,舅舅和齊如錚隨著迎出二門來的謝宏去了外院。謝琅則不聲不響回了丹香院。

王氏在花廳里見了齊家母女,舅母聽著她海誇了謝家兄妹一頓如何懂事如何乖巧,皮笑肉不笑地虛應著,就有丫鬟進來稟道:「老爺和大爺留舅老爺用飯,舅老爺來問舅太太的意思。」

余氏聽著,便也明白是齊嵩在借丫鬟的口提醒她,遂道:「我隨我們老爺的意思。」丫鬟告退。王氏心裡也跟明鏡似的,當下穩坐在榻上,含笑同舅母道:「兩家還是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