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02少年

002少年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7-29 14:41  字數:3497

「動了動了!她動了!」

忽然間,她能夠聽到聲音了,這是道充滿著驚喜的聲音。謝琬下意識睜開眼,太陽光直直刺過來,使得她又不得不把眼睛閉上。

「真醒了么?」又有清脆中略帶稚氣的聲音響起來。

這不是在京師謝府外的大街上!

謝琬伸手摸了摸所及之處,粗糙而硌手,像是片石砬地。她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按理說,她被撞之後流了那麼多血,理該死了才是。

她不會是在墳地里又蘇醒過來了吧?她想起幼時隨父母親去給外公外婆上墳的墳山,又不禁收回了思緒。墳地旁怎麼會有小孩子說話?這不會是墳地。

她試著深呼吸了兩下,舒暢得很,只是喉嚨很疼。動了動手腳,腿上也有些疼,但還能忍受,而且四肢很有活力。

她居然只是受了些小傷?

她再次了睜了睜眼睛,覺得能適應了,便雙手撐地,飛快坐起來。

才睜眼,她的視線便瞬間對上了一張絕美如玉的小臉!那臉上略帶稚氣,雙眼裡有著微愕和欣喜。

她的驚愕更甚。她明明記得昏過去之前見到的那張臉是張大人的臉,為什麼又變成了小孩?她視線下落停在他懷裡,心裡更如起了驚濤駭浪——她的左腳擱在他膝上,他似乎正在給她擦藥。而不可思議的是,她身上穿的是女童穿的綉著五瓣梅的銀白紗長衣長褲,而她的身子竟比原先縮小了約有三成!

她變小了,而且在這野外醒來!再看這四處,此處地勢略高,卻十分平坦,像是半山腰。

她都三十歲的高齡了,現在被一個絕美的小男孩在這半山腰揉腿?

「怎麼了?很疼嗎?」男孩看見她目瞪口呆的樣子,手下不覺放得更輕了。方才欣喜於色的臉上,這會兒變得有些靦腆。

他約摸七八歲,他身旁是兩名高大壯還挎著刀的護衛,不遠處還停著輛馬車。兩名小廝挽著食盒倚在馬車旁,不時往這邊張望。

謝琬不知道說什麼好,這實在太詭異了。

她忍住心中的驚疑,再度冷靜地打量起四周,這是座並不高的山,眼下他們正處在通往山頂的大路旁,但是這座山顯然不只一條路,因為不遠處的山腰上也有三三兩兩的人群和馬車在夕陽下行走。

山谷里的楓葉紅了,山頂上的涼角有八個角,男孩的馬車上插著茱萸。

這是重陽節!這山是黃石鎮外的七星山!

世事如此巧合?謝琬有些發抖,順手一摸項間,一個銅錢大的金燦燦的實心金鎖露出來,鎖上刻著個篆寫的「琬」字。

這是她金鎖沒錯。她此生只到過七星山一次,生平也只有一個刻著琬字的金鎖。那是五歲時父親親手在八月十五的賞月宴上給她戴上的,只是後來哥哥落獄的時候為了打點獄卒而出手了。而正是五歲那年的重陽節,雙親就帶著她上了七星山!

她整個人都發起抖來。她如果沒有弄錯,那麼她又回到了五歲時父母親雙雙墜崖而亡的那天!

那天正是重陽節。父母雙親見連日秋高氣爽,便起了登高郊遊的興緻,哥哥謝琅因為要溫書準備考生員試,所以爹娘只帶了她一起上山。然而到了半山腰時,所乘的馬車側翻下了山崖,父母親都雙亡了,而她則被母親緊緊摟在懷裡,只是撞得暈了過去。

她還記得那年墜崖救回來後昏迷了很多天,醒來的時候父母親已經出殯。如果她真的回到了五歲,為什麼又會在這裡醒來?

是了,還有父親母親呢?!如果她提前醒來,那是不是說明他們也有可能沒死?

她像是被針刺了一樣,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推開這男孩朝四周崖邊衝去。一面察看著崖下,她一面大聲地呼喊爹娘,可是無論使多大勁喉嚨里都發不出一點聲音來,反而只感覺到鑽心的疼痛。

男孩一心一意替她揉腿,被她突然抽了腳,立時怔住。但緊接著他也回了神,飛步衝上去,趕到崖邊將她攔腰死死抱住,說道:「這裡好危險,你不要亂走,小心再摔下去,就沒命了!」

謝琬雖然有點瞧不起他的幼小,可是自己在小小的他懷裡竟然動彈不得。她掙扎了一下無果,便安靜下來,試著轉過身,將他的手鬆開,揀了顆石子在地上寫起字來。

她道:「我喉嚨很疼,可能受傷了,說不出話。你有沒有看見我的父母?」

男孩看完她的字,驚訝地道:「你居然會寫字?」看到她凝重的表情,連忙又說道:「我在路旁的松樹上發現你,並沒有看到別的人。後來我覺得你不可能一個人在這兒,於是也讓人去附近搜過了,並沒發現有人。」

謝琬心一點點往下沉,老天把她送回來,卻難道還是不能阻止悲劇的發生嗎?

她還是不甘心地順著男孩指給她的墜身之地往下爬,男孩死死把她拉住:「你不要找了,為什麼你就那麼肯定他們已經身亡?也許他們也在四處找你呢?我看,你不如先回家好了,省得到時候他們反而擔心你。」

謝琬聞言停住身子,是啊,萬一父母親沒有死呢?

她漸漸沉底的心又一分分地浮了起來。他說的沒錯,還是回去好了,家裡那麼多人,肯定比她一個人找要合適!

她抬眼看了下四周的地形,默默記在心裡,然後又打量了這男孩幾眼。她曾經在京師富戶人家做過十來年女師,京中的世家子弟雖不認識,卻見得多了,這孩子看起來就是那種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公子哥兒,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獨自帶著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