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番外殷煦(1)

番外殷煦(1)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30 20:15  字數:3509

大胤隆盛九年,國中又有人凱旋迴朝。

這一次大軍回朝代表著大胤朝至少五十年無仗可打,因為人們心目中敬愛的太子殿下率兵親征,於五年前平定東海之後,又在這次將背信棄義的蒙古韃子重創之後趕去了關外數百里。蒙軍主帥被殲,可汗所有後嗣被捉,整個部落想要恢復元氣,沒有個四五十年的時間是做不到的。

「這下京師又該熱鬧了!聽說明日就到京,皇后娘娘都讓駱大人帶著錦衣司的人去京外迎接了!」

「太子殿下真英武!……」

許敏秋默不作聲地聽姐妹們議論了半晌,起身回了房。

他這一去就是兩年,皇后娘娘當然會想念他。就連她,也有點想念。

只是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她。

許敏秋的臉紅了,像桌上擺的紅蘋果。

**

殷煦歸心似箭。

這一仗居然打了兩年,這可大大超出了他的預期!他原本是打算最多一年半時間把他搞掂收工的,誰料韃子狡猾,居然聯合別的部落反撲,弄得他只好再多留幾個月,直將他們驅趕到天山底下才算數。這一來,他就沒趕上她的生日。

好吧,他從來也沒有因為哪個女人弄得這麼著急忙火,就算是他的母后,他也沒這麼時刻惦記過,當然,這也是因為母后根本就不稀罕他惦記,她哪年的壽辰不是等他和弟妹們磕頭拜過壽後就把父皇一個人留下,而把他們支楞開的?

他記得他十歲那年,他們倆還偷偷地出宮去戲社看戲呢!打量他不知道。

不過,既然他們喜歡瞞著,他也就厚道地沒捅破就是了。

他記得很清楚,那天他尾隨在父皇的便輦後頭,看著他們倆作尋常打扮進了戲社,駱師父還暗地裡給他們開路。他本來從來沒進過那種地方,見著他們倆進去,於是也就遞了錢給小二,拿摺扇擋臉進了門。

誰知道轉彎就跟人撞了個滿懷,那是個有著水汪汪無辜大眼睛的小姑娘,身子纖弱地很,居然被他這麼一撞就倒在了地上,張大眼看著他。

他連忙拉她起來,以背對著父母的方向拉她到一旁:「撞疼了嗎?」

她點點頭,又搖搖頭,看著他,連話都不敢說出來。

他就不高興了,他有這麼可怕嗎?「你要是疼就說,幹嘛這麼窩窩囊囊地?」

誰知道她聽了這話,倒像是被傷害到,立即鼓起兩腮來說道:「我才不窩囊,我不說是因為我知道你是誰。難道就因為被撞了一下,我就要跟皇太子為著這個事糾纏不休嗎?!」

他愣在那裡。她居然認識他?

「你是誰?你父親叫什麼名字?在哪裡當差?」

他一把拖了她扣在牆上,惡狠狠地說。她看起來頂多八九歲,居然認識他,而且居然還能這麼樣理直氣壯地跟他說話,在這樣大庭廣眾之下大聲嚷嚷,要是讓母后看見,他一頓板子又逃不掉了!

她被扣住肩膀,不得已道:「我是參知政事許晉的長孫女。」

許晉的長孫女?他懷疑地上下打量她。她氣質雖然不差,可是衣著卻顯普通,拜他那萬能的姑姑所賜,他如今對於京中女眷們的衣裳流行款式也有著大致了解,眼前的她衣服樣子還是前幾年的樣式,色澤也顯舊了。許晉好歹是當朝二品,怎麼面前的她看起來一副小門小戶出身的樣子?

他斜眼看著她。

她站起身,挺直胸脯扯了扯衣擺,說道:「我知道你在懷疑我。不過這跟太子殿下沒關係。」

說完,她就揚著下巴走了。

殷煦也沒有看戲的心思了。

回到宮裡,他就開始調查許家的事。

隔日打聽到許晉正在府里,便就與謝匡一道上門拜訪。

舅舅謝琅與許晉關係挺不錯的,謝匡也常在許家來往,但是謝匡對於許家的內宅的事情也不清楚。只知道許家大姑娘叫做許敏秋,生母早亡,繼母又是個八面玲瓏的人,過門後連生了兩個兒子,在許家地位不低。

謝匡熟知謝家家史,所以對於這些有關後宅的關鍵詞把握得較到位。

殷煦開始相信那倔強的丫頭就是許敏秋,於是拉上謝匡登門拜訪。

太子殿下親臨,許家原該親自出迎。只是謝匡常在府上來往,而許家同齡的子弟們又沒想到殷煦也會跟著來,於是此行低調得很。

謝匡委婉地跟許家少爺們打聽姑娘們,大家年歲都不大,常在一處見面。少爺們不疑有它,便就請了姑娘們出來說話。

這之中並沒有許敏秋。

殷煦問:「你們誰是府里的大姑娘?」

姑娘們個個搖頭爭著道:「大姑娘前日偷偷出府,被祖父罰去了田莊。」

就因為出個府,所以被罰去了田莊?

殷煦回想起她在戲社裡的寒酸,開始明白她在許家的處境。

他到了許家田莊,看見她在跟莊子上的老媽媽一起學紡棉花。春日底下她的笑容那樣歡暢,竟跟陽光一樣耀眼。

同紡紗的村婦發現了他,她也睜著那雙大眼睛站起來。

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地下了馬,拖著小板凳在旁坐下,「也給我織雙襪子唄!」他又不缺襪子,只是覺得這樣的陽光下看她做事很開心。

而她竟然拒絕他:「男女授受不親,我為什麼要給你織襪子。」

「因為我是太子啊。」他惡劣地道。他從來沒有這樣不要臉過,但是為了欺負她,他一點兒也不介意讓自己變得那麼無恥可惡。

她果然抿唇望著他,大約是想瞪他,但是又不敢。

他哈哈大笑,翻身上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