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番外寧大乙(2)

番外寧大乙(2)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29 07:45  字數:3479

寧大乙動心了。他問:「可是她在鳳棲宮呆著,沒事我也不能跑去那裡找她不是,你有什麼辦法?」

魏暹將杯里的茶喝盡,說道:「她如今擔著鳳棲宮的外職,時常要替太子妃出宮跑腿,逢之家那小子下個月就要過生日了,太子妃必然會有賞賜到,到時候你只要守在文定伯府,肯定能見著她。」

寧大乙想了想,點點頭。

**

半個月後文定伯府。

寧大乙一大早揣著給平哥兒的生日禮守在文定伯府門口。自打魏暹跟他提了這建議,他竟愈發覺得可行,顧杏那丫頭人挺爽快的,要是跟她達成了協議,必然不會產生什麼後顧之憂。

他在馬車裡等待小半個時辰,就見到街口有宮裡的馬車出現了,然後先後下來五個人,全是宮人,為首的那個正就是顧杏。

他哧溜下了馬車,跑過去,攤開雙手攔在顧杏面前:「杏兒,過來,哥跟你說幾句話。」

「寧大人?」顧杏眉頭皺起來,「你在這裡幹什麼?」

後面的宮人都好奇地看過來,寧大乙張了張嘴,然後不由分說將她一拖,轉到了旁邊無人的巷子口。將她扳正抵在牆上,然後單手撐著牆壁,憂心忡忡地望著她:「太子妃要給我們指婚的事兒,你知道了?」

顧杏點點頭:「知道。」太子妃要給她指婚,這事不是都私底下跟她說過好幾年了么?不過這跟他有什麼關係?

「慘了!」寧大乙跺起腳來,一臉的苦大仇深,魏暹說的果然沒錯,顧杏這不都承認了?

還好魏暹那書不是白讀的,這要是真等到聖旨下來。那會兒興許後悔都來不及了!他自顧扼腕了半晌,回過頭來,鄭重地道:「杏兒。哥知道你還沒遇上合適的人,哥跟你打個商量。成親之後咱們互不干涉,三年後自動和離,成不?」

「和離?」

顧杏都懵了,回想起前後,立時明白了。頓時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一拳揮過去直中他臉面:「太子妃幾時說過要把我指婚給你了?你丫竟然敢嫌棄我,你不想跟我成親。姑奶奶我還不想嫁你呢!哼!」

別說她壓根不知道太子妃要把他們二人湊一處,就是知道他也不能這麼欺負人不是?

寧大乙捂著半邊臉倒在地上,哎喲得說不出話來。顧杏簡直受不了這奇恥大辱,蹲下來撲下去,揪住他衣領便要把他往上拽,準備繼續打。

「寧叔,顧杏姐姐,你們在這裡幹什麼?」

正在這會兒,面前忽然出現了個半高的小人兒,睜著一對清秀的大眼睛。好奇地盯著他們倆。

顧杏和寧大乙同時回過頭,驚愣地望著他。

洪連珠從後頭走出來,伸出雙手款款地搭在平哥兒肩膀上。微笑道:「寧叔正跟顧杏姐商量點私事呢,我們先進屋,不要打擾他們。」

平哥兒拖長音「哦」了聲,嘿嘿笑了兩聲,「我去告訴煦兒!」一溜煙跑了。

告訴殷煦,那豈不是整個宮裡宮外都要知道他被打了?!

寧大乙驚恐地回頭望著顧杏,看見她高高掄起的拳頭,索性暈了。

**

顧杏回到宮裡,依舊如往常般去謝琬面前復命。

謝琬笑眯眯地讓殷煦先下去。然後上下左右地打量她。

顧杏被看得一頭霧水,她臉上長花了嗎?

「你覺得寧大乙這個人怎麼樣?」謝琬問。

顧杏哼道:「真不怎麼樣!」

原先看那傢伙還只覺有點娘娘腔。今日她才知道,原來除了娘娘腔。還十分地不中用!她才揮了一拳出去,他就倒地不起了,真要是成了親,他夠她幾下打?——慢著!不對啊,誰要跟他成親?她怎麼也跟他一樣瘋魔了?

「娘娘!」她驀地轉身抓住謝琬手臂:「你知道他多可惡,居然以為您要替我和他指婚!然後跟我說什麼訂下契約,過個幾年就自動和離!他這不是蓄意欺君嗎?」

謝琬看著她道:「我怎麼聽著你這話,你倒是不希望他提出和離似的?」

顧杏騰地鬧了個大紅臉,「怎麼可能?根本八竿子都打不著!」

「是是是,八竿子都打不著。」謝琬笑眯眯點頭。就算八竿子打不著,再加一竿子,還能打不著?「不過寧大乙也算是半個朝廷命官,他怎麼能隨隨便便跟本宮的女官提起這婚娉之事呢?不管怎麼說,他提了之後卻不肯負責,那才叫真正的欺君。」

「這也算?」顧杏頓住了。

「當然算。」謝琬板起臉來,「宮裡規矩大的很,你又不是才進宮。既然你不同意這婚事,我看這樣好了,我把寧大乙叫進宮來賞他頓板子,罰了他算數。」

顧杏看著她,忽然伸手從旁邊盤子里摸了兩顆金桔兒,一面在手裡揉著一面望著她,涼涼地道:「娘娘是早就計算好了,把我指婚給他吧?」

謝琬滿臉正經,拍掉她手上的金桔:「怎麼可能?」

顧杏微哼了聲,袖起手來。

如果這是謝琬的意思——她對婚姻啊家庭啊完全沒什麼概念,雖然在謝琬身邊呆了那麼久,但她又不是謝琬,也不可能複製她的生活。

對她來說只要衣食無憂,以及男人聽話就行,她最不喜歡的就是不聽話的人了,寧大乙那人倒也不討厭,看起來像是個會聽話的。要不是謝琬這些年左挑右挑,想給她找個能對上眼的,她只怕連嫁里城門口的兵卒都沒所謂。

所以如果一定要成親的話,其實寧大乙她可以接受的,反正男人在她眼裡都差不多。

「行,我答應。」她點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