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番外寧大乙(1)

番外寧大乙(1)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28 21:28  字數:2279

寧大乙在遇見謝琬之前,瀟洒,霸氣,威風,一呼百應。

那個時候整個清河城裡的頭牌就沒有他不認識的,他登了門就沒有敢不騰空出來招呼他的,整個清河城裡的老百姓見了他寧二爺也沒有不讓道的,那會兒三城四縣的小混混都奉他為大哥,提起他的名頭,就連天上的鳥兒飛過去都要抖三抖!

多牛。

可是在遇見謝琬那段時間,世上所有倒霉的辭彙瞬間在他這裡集合了。

老爹曾經說過,寧家幾兄弟里,只有他性子最賤,從小就是不見棺材不落淚的主兒,他本來還不信,遇見謝琬,他什麼都信了。

殷昱跑到楓樹胡同來訂親那日,他抱著謝府的大樹望天,只覺得他這輩子可以死了。他就是賤啊,不管謝琬怎麼折磨他,怎麼使喚他,他就是服她。而且越來越服她。她訛他的玉,說要毒死他的馬,然後把他派過去的劫匪一個接一個丟到他家門前,手段這麼毒辣的女人,他不服不行。

她成了親,他當然沒死。一同苟活下來的還有他的心。他不敢去打擾她,不敢讓她看出來,就怕他連這點讓她欺負他的資格都失去。

憑良心說,她沒有美到慘絕人寰的地步,也不是聰明到媲美神童,可就是這樣各方面都剛剛好,讓人覺得親切,再加上一點讓人信服的特質,便讓他死心踏地地願意跟在她身邊,讓她有事時隨時都能夠找到他,並且,能夠毫無顧慮地相信他。

他願意為她做些令人看不懂的傻事,願意像護著風中火苗似的這樣遠遠地張開手臂護著她,願意淡到不露痕迹地追隨她。

他就是賤到這樣的程度,不礙誰,就是心甘情願。

於是這一次,他見到棺材還沒有落淚。

他不明白為什麼要落淚?她能夠嫁得好,他難過,但是更高興,因為這是他一路默默珍視過的人,他知道自己不會被她列入擇夫範圍內,她值得更好的,所以,她能夠嫁給殷昱,他是高興的,殷昱對她好,他更加高興。

但是現在,眼下,他不高興!非常不高興!

因為她居然來真的,從西北回來這兩年他依然沒有定下親事,現在,她捎信來說她要給他指婚!

「就會欺負我,就會欺負我!」他使勁拍著桌上印著太子妃印璽的信函,「我好不容易躲到你這兒來,你也不幫我擋擋,你說你接下這信來幹什麼?」

他指著桌子對面的魏暹說道。

成親這事不興逼好嗎?他就是沒找到想娶的人,怎麼辦?趕鴨子上架?成個親還興綁婚?寧家又不缺孫少爺!

「得了吧,不過是指個婚,你這叫算好了!」魏暹舉著茶杯,扯開官服仰躺在太師椅上,說道:「你都不知道這回為了我表妹的事回了京師一趟,被我們家老爺子逮了個正著,說我這一年多在清河任上什麼功績也沒有,還說我三年任滿再不做出點成績來,就把我趕到嶺南那邊去!

「嶺南潮州那帶大多是流放犯在那兒,我去那兒呆著就是三十年都出不來政績,到時我媳婦得守活寡!可你瞧瞧這清河,啊,太子妃的出生地,多麼榮耀,這裡人都規矩著呢,路不拾遺安居樂業,經商童叟無欺,務農的勤耕勤種,還自動自發興修水利,我能做出什麼政績來啊我!」

「反正我覺得沒我慘。」

寧大乙聽他牢騷長串,聲音弱下去了,袖起兩手望天:「我這都還不知道他們倆要給我指誰呢,可千萬別給我指個高門大戶的大家閨秀,那些大小姐們動不動就規矩規矩的,我可受不了……」

魏暹冷笑連連:「你堂堂大胤朝的第一大皇商,連蒙軍韃子都不怕,還會怕規矩?」

寧大乙想起韃子們那雙如狼似虎的眼,打了個哆嗦,白了眼他。

魏暹坐直身,拖長了音道:「其實啊,你要真不想被指婚,我倒是有個主意,就不知道你干不幹。」

「什麼主意?」寧大乙差點沒撲上去。

魏暹捏著下巴道:「顧杏還沒成親呢,眼下太子妃也替她著急,其實我猜十有**這次會是她。你對顧杏有什麼意見?」

「顧杏?」

寧大乙愣了下。想起她跟錢壯一樣功夫厲害得很,不由得又打了個哆嗦:「是她就更不行了!她會武功,萬一一個不高興,說話就棍棒上陣怎麼辦?」

魏暹道:「你先別管這個!我先問你,拋開會武功這層,你覺得她這人怎麼樣?」

寧大乙眨巴了兩下眼睛,想起她一笑兩眼跟月芽兒似的,點頭道:「人倒是挺可愛的,笑起來更好看,也沒什麼壞心眼兒,就是比較喜歡吃零食,但是女孩子愛吃零食也不是什麼毛病。而且她不喜歡嘮叨,應該沒玉雪那麼煩人。」

玉雪如今也是一見了他就問他的婚事,討厭得很。

「這就得了!」魏暹猛地一拍桌子,說道:「這麼著,既然指婚這事兒你逃不掉,你不如先找顧杏打個商量,跟她明說你們倆成了親也是出於被迫,只是個形勢婚姻,所以你們可以訂個契約,約定成親三年之後可以以性格不合什麼的和離,各自另找良緣,這期間互不相干,她自然不可能打你。」

寧大乙傻在那裡。

「訂契約?那姑娘又不是傻的,她能同意?」到底關乎名譽啊,她又不是嫁不出去,憑什麼跟他干這事?

「你傻呀!」魏暹道:「人顧杏長得不差人又不蠢,人品還挺好,為嘛到如今還沒訂親?還不是跟你一樣挑三揀四?太子妃要是把她指給你,她能抗拒?你嫌人家凶,人家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