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番外霍英(3)

番外霍英(3) (1/3)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28 13:42  字數:5125

從客棧到程家不過百來步的距離,兩個人足足走了一柱香的時間。

到了程家門口的大榕樹下站定,霍英回過頭來,說道:「好了,進去吧。」

「霍英!」戚嫣忽然上前兩步,蒼白著小臉看著他,「如果,如果——」

「如果什麼?」他問。

「如果——」戚嫣望著他身後,忽然說不出來了。

霍英轉過身來,面前站著崔福與廖卓,還有幾個錦衣司的人,以及在西北小鎮上遇到的小鬍子。

他下意識地把戚嫣護在身後,不讓他們見著。

「霍公子,你讓我們追得好苦!還好是戚三爺有妙計,這下您不走了吧?」崔福苦著臉說道。

霍英聽到戚三爺三個字,目光瞬間凝滯。

小鬍子也姓戚?

他忽然想到了什麼,驀地轉過身,看著戚嫣。

「他是誰?」

戚嫣顫著雙唇:「是,是我三哥。」

小鬍子是她的哥哥,而他在客棧里的時候,小鬍子和崔福他們都剛剛好先後去到那裡……她入夜後走錯門,說自己逃婚出來,然後讓他送她回河間,原來都是騙人的。

他們全都是合計好了,把他當傻瓜。

「你剛才說的如果,我知道了。」

他望著她,目光忽然冷得像寒天冰凌。「整件事從一開始就是個騙局,只是我沒有想到,你一個女孩子家,居然也會使出這樣不要臉的計策來算計素不相識的我。這十天里,你的面目都是你假裝出來的面具吧?」

「不是的!」

戚嫣眼淚滾下來。「我沒有算計你,我是真的被三哥設計喝醉了,然後走錯了地方!

「是後來三哥知道了你的身份,知道皇后娘娘他們在找你,所以才通知了崔公公和廖大人!他們在你帶著我出客棧的路上,趁我給你買酒的時候攔住我,讓我想辦法引你回中原!霍英,我從來沒想騙你,我是真的逃婚出來的!如果他們有惡意,我也不會答應的!」

「這跟我有關係嗎?」他一動不動站在那裡,整個人透著森然的冷意。「你逃不逃婚,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戚嫣也頓住了,一雙眼睛睜得老大地看著他,眼淚順著臉頰吧嗒吧嗒往下掉,瞬間就浸濕了衣襟。

霍英無動於衷,即使是罪臣之後,他也有他的驕傲,他知道皇后找他做什麼,可是他不要回去接受皇后和殷昱的施捨和憐憫。更加不願意的,是他在意的人對他的欺騙。她怎麼能夠在他毫無防備的時候,突然又讓他看到了人世間的負面?

她可知道,他是好不容易才因為她而有了點明朗的氣息。

程家門口空地上,雖然站著許多人,卻忽然間陷入了怔愣和靜默。

崔福是目瞪口呆,廖卓是若有所思,而小鬍子——哦不,戚三爺,這位河間府第一世家戚家的三公子,眼下正大睜著雙眼看著自己哭成了淚人兒的妹妹,他幾曾見過最小的妹妹為個男人哭成這個樣子?不止是他沒見過,就是整個戚家也絕沒有過。

「霍英,你有什麼怨氣沖我來!嫣兒是無辜的!」

戚峻忍無可忍,衝上來。「我承認我有私心,實在受不了在西北你當著我的面說嫣兒是你的人,所以讓人送信給了崔公公他們,想讓他們把你給弄走!可是他們比我相象得陰險,居然在看到你逃跑還不忘帶著嫣兒之後,半路拉住嫣兒出了讓她把你拐回來的主意!你要打要罵我接著,把妹妹還給我!」

他走上來拉戚嫣。

戚嫣避到霍英這邊:「我不!」

霍英走開來,看也未看她一眼,往街口去。

「霍英!」

戚嫣大喊著,沒有人理會。

崔福與廖卓也像是忘記了去追人,均停在當地陷入沉默。

出了程家所在的巷子口,行人漸多起來,日光暴晒在身上,有些疼,有些痛。這種痛與初出京時的那種痛又是不同的,原先那種痛就像是被人砸了一拳,一整塊都是痛的,這種痛不一樣,像是有刀尖在身上扎了一刀,只痛了一小塊,但是力度深。

老天爺不公平。他從來沒有期望過兒女之情,這次不打招呼就讓他動了心,結果最後證明只是個騙局,是他一廂情願,他真是太傻了。

「霍英。」

前方有人在喚他,他緩下腳步,抬起頭。

面前站著一大一小兩父子,父親高大英挺,眉目親切,兒子威武壯實,雖然只有父親一半多點兒高,但是模樣兒卻與父親長得一般俊。

是殷昱,太子殿下。

他下意識地看向四周,他們倆都出現在這裡,那麼侍衛呢?人手帶夠了沒有?身邊跟了哪些人?可靠不可靠?他有閑心出京來了,那麼,西北幾座馬市是都穩定了么?謝琬生了閨女後,這麼快已經出大月子了?皇帝最近身子還行?

幾乎是瞬間,這所有方方面面的疑問都經由他多年養成的縝密思維冒了出來。

他忽然發現,他還是想念他們的。

「殿下。」

他深深地揖了下去。大街上,他們微服簡行,他不能行大禮。

「表叔。」

殷煦從殷昱身邊走過來,也端端正正地行了禮。「我有件事想求您。」

霍英看著他,沒說話。

殷煦雙手拉住他袖子,將他扯到旁邊大槐樹下:「我找你找好久了,聽說你到處去雲遊,好羨慕。父親和母妃都太不夠意思了,我前不久才從姑姑口裡知道,他們讓皇祖父封我做太孫是因為父親不想納妃給母妃添堵,就拉了我做擋箭牌,表叔,皇祖母和母妃都說你好厲害,你可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