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番外霍英(2)

番外霍英(2)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28 08:09  字數:3585

他默不作聲地順著鎮上的石板路往前走,鎮子的面貌整個有些偏灰,眼下是深秋的天氣,山上的樹木也很稀疏。他覺得自己的心情與這小鎮相得益彰,他的心情也是灰的,從來沒有過的灰黯。

「給。」

一把酒壺遞到眼前來,女孩子的眼裡充滿著緊張的期待。

他伸手接過來,繼續往前走。

女孩追上來,巴巴地道:「酒里沒毒,是我剛剛在街上酒坊里買的。」

他還是不說話,沿著石板路往前,漸漸地出了街口,有兩條路,一條是往村莊里去,那裡有低矮的山巒,一條是河堤上走,相對開闊。

他選擇了河堤。

雖然當地民風開放,可這女孩子看起來不是本地人,就算是隨便走,他也應該考慮考慮影響。

他在河堤一棵枯樹下坐下來。

說是河,其實連小溪都不是,西北氣候乾燥,除了冬春,只怕這裡常年是乾的。

「你好像有心事。」女孩隨在他旁邊坐下,動作也透著大家閨秀的文雅。

他就不明白了,一個有著大家儀態的女孩子,為什麼會孤身住客棧?但他又不想問,他實在懶得去關心這個世界。

他舉起酒壺,對嘴喝起來。

喝了一半他躺在地上,閉上眼。

女孩子看著他,抿了抿嘴,看到他放在一旁的酒壺,忽然也舉起來,學著他的樣子對嘴喝。

很新奇的感覺。

她從來沒有這麼豪邁過。

她認識的男孩子,個個都是清秀文雅的,像面前這個看上去就是那種應該馳聘在沙場里號令群雄的人,她從沒見過,更沒接觸過。

當然,往西北這一路來,也遇見過不少不羈的人,但是跟這個人相比,又實在相差了太多。

她真不敢相信,昨天晚上竟然在他的床上睡了一夜。

她抬手印了印滾燙的臉,為了掩飾,又舉壺喝了一口。

嗆著了。

霍英睜開眼,真是無語。沒見過這麼笨的人。

他坐起來,盯著狂咳不止的她看了會兒,抬手在她背上輕拍了幾拍,等咳嗽漸消,便停了下來。

女孩咳過後的雙頰像是染上了一層紅霞,美艷極了。

霍英心下一動,把臉撇開來。

太陽漸漸升起來了,河岸也變得有些曬。

這熱辣的力量刺得他眼睛有些發疼,小鬍子他們沒追來,應該已經散了。

「走吧。」他起身說。

「我叫戚嫣。」回來的路上,女孩子抬起紅紅的小臉告訴他。

霍英隔半日,嗯了聲。

****

客棧門口,霍英與戚嫣站在門檻外,再也邁不動腳步了。

房門已經修好了,但是眼下大開,屋裡坐了幾個笑嘻嘻的人,當中坐的是崔福。

「公子,終於等到您了。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他們都有事找公子商量呢,請——」

崔福話沒說完,霍英就拖著目瞪口呆的戚嫣嗖地一聲消失沒影了!

崔福張大嘴愣在那裡。

「都怪你!」廖卓沒好氣地瞥他,抬腿追上去。

「這也怪我?」崔福指著自己鼻子,也拔腿跟上,一面跑一面嚷:「當初是誰他媽死乞白咧地拖著我來?到了這會兒又來埋怨我,我好欺負嗎?老子不受你的冤枉氣了,老子這就回宮去!——喂!你他媽倒是等等我!」

一道身影又箭似的沖回來,跟拖柴禾似的拖著他便往門外走。

日落山崗的時候,霍英帶著戚嫣在山神廟裡落了腳。

他不知道錦衣司的人找他做什麼,更不知道皇后和太子找他做什麼,他不怕他們問罪,他怕的是見他們。作為罪臣的後人,他沒臉去見他們。如果不是祖父當年一念之差,後來不會有這麼多事,殷昱也不會遇到那麼多兇險,不只他沒臉見他們,現在整個霍家都沒臉。

「別怕,有我陪你呢。」

戚嫣小心地挪到他身邊坐下,堅定地說。

霍英往她臉上瞥了眼,心情更加鬱悶。他一個人去哪裡都無所謂,如今身邊多了這麼個麻煩,他該如何是好?

「你家在哪兒?我送你回去。」他說道。

「不,我不回去。」戚嫣抱著雙膝,倔強地說,「我回去他們就會逼我成親。」

霍英訥然:「你是逃婚出來的?」

戚嫣抿唇,「也不全是。但是差不多吧。」

霍英無語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世間還真有敢逃婚的女子。可他總不能帶著她四處遊盪吧?

他瞪了她半晌,爬起來,往山下走。

戚嫣跟上去:「我都不害怕,你一個大男人,我不要你負責又不會對你死纏爛打,如果你方便就把我送去我外祖家,不方便的話撂下我便是,這麼急著逃幹什麼?」

聽到這個逃字,霍英像被針刺了似的停下來。

他英雄一世,還從來沒有逃避過什麼。

「你外祖家在哪兒?」他問。

「在河間府,南源縣程家。」戚嫣說。

霍英面無表情盯著她看,她緊抿著雙唇跟他對視。

「走吧。」他說。

戚嫣微頓,緊繃的臉上頓時鮮活開了,立即提起裙子尾隨上去。

斜陽照在一高一矮兩道身影上,金色的光澤相同的步履,使得他們看起來既和諧又相襯。

「為什麼會獨自在客棧里?」

「我是跟我二叔過來的,他去西北赴任,我偷上了他的馬車,出了河間很遠他才發現。後來他給了消息給我三哥,我不肯回去,我們在飯館吃晚飯的時候他把桌上酒釀圓子里的甜酒換成了烈酒,我趁他們不備時走出來,結果因為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