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番外霍英(1)

番外霍英(1)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27 19:42  字數:3489

一個人一匹馬,一把劍,和一條黃沙道。

深秋的冷風揚起紛飛的黃葉,前途在暮色里越來越陌生,但對於馬上的人來說,陌生也許並不是件壞事。

霍英已經順著這個方向走了兩個月,他也不知道要到哪裡去,但天地廣闊,總有容人之處。

二十歲之前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獨走天涯,他以為自己會繼續留在護國公府里,像他的父親那樣,到了一定的時候,順理成章的繼承世子之位,然後接掌兵權,最後娶一位像他母親那樣的女子,一起相攜相守把護國公府的威名和家聲傳承下去。

他以為的將來,都不是他的將來。

前二十年他接受了家族帶來的風光和榮華,那麼在這之後,他也將承擔起家族敗落後帶來的一切後果。他不怨,也不恨,他只是需要時間來消化,來接受。

馬兒嘶鳴了一聲,前面有座鎮子。

這裡是遠離京師八百里的西北,再往前走幾日,便將近邊陲。

鎮子很熱鬧,他找了間客棧住下,如無意外,他會在這裡呆幾天,然後再繼續前往下一個未知地。

掌柜的人很熱情,免費送了他一壺酒,但是那探究的目光有點討厭,「公子這是上哪兒?一個人?您別怪小的多嘴,前些日子屢有錦衣司的人打此經過,也不知是捉拿什麼人,公子可得小心。」掌柜的壓低聲音說。

看霍英這人一副落魄潦倒的樣子,保不準是在哪裡犯了案的人。不過往北來的走江湖的人十個里有五個是有案在身的,他這裡可不管朝廷的事,開客棧酒肆的也算是半個江湖人,買賣要做和氣也要在,行個方便給人,往後也好在江湖上留個名聲。

霍英瞄了他一眼,接過酒壺上了樓。

進了屋,倒下床,他拖過被子蒙在臉上。

就在昏昏欲睡之時,房門忽然哐當一聲被打開,緊接著傳出來一串輕微的酒嗝。

被子底下他眉頭皺了皺,沒反應。

必然是走錯了門了來的,他不想理會。這兩個月他說過的話不超過一百個字,自然不會因為這點意外而改變作風。

屋裡又傳來挪凳子的聲音,還有幽幽的嘆息。感覺像有人在屋裡坐下來了。

坐就坐吧,反正他會走的。

他繼續閉上眼,將腦子放成一片空白。

「一定是三哥,是他把我的圓子換成了酒……」

有聲音低低地傳來,霍英聽到這聲音,卻不由皺了眉。是個女的。

一個女的怎麼會獨自在客棧?

他把被子往下扯了扯,露出雙眼在外。

屋裡沒點燈,光線很昏暗,但是能看出來有道白色身影從桌旁起了身,然後跌跌撞撞走向床鋪。

霍英有些發楞,她要幹什麼?

「我得歇會兒……」

一個溫軟的身體倒下來,堪堪落在他身上。

「小玉,是你嗎?我冷死了,讓我抱著睡會兒。」兩條纖長的胳膊從手感極好的紗袖裡伸出來,將他來了個熊抱,隔著被子雖然觸碰不到尷尬處,但是那張該死的唇卻湊了過來,帶著胭脂的香氣落在他臉上:「小玉,你最乖了……不過你臉上為什麼沒有毛?」

他又不是狗,臉上應該有毛嗎?!

他冷下臉,將她往旁邊一推:「你睡錯地方了!」

「別吵別吵!」她挪出一隻手覆在他嘴上,睏倦地眨了眨眼,然後垂了頭下去,在他肩膀上睡著了。

霍英只看見一雙漆亮如星的眼。他咬了咬牙,負氣地退出來,掀了被罩在她身上。

這一夜基本沒怎麼睡。前半夜打掃地板上的嘔吐物,清除屋裡的怪味,後半夜沐了浴,睡不著了。

到天明時躺在地板上合了合眼,當感覺到身前有人,睜開眼,面前有張放大了的嘴巴眼睛大睜著呈品字的臉。

「你是誰?」她問。

霍英咬了咬牙,「被你佔了床的人。」

她直起腰,但嘴巴張得更大了。

沒有嬌羞,沒有尋死覓活,這實在不像他所認識的那些女子。她就沒有點羞恥心嗎?

女孩子打量了一圈四周,又把目光落到他臉上,「你怎好與我孤男寡女同處一室?這一整夜,你就不會迴避迴避嗎?」

霍英頓了下,瞪了眼她,爬起來,往外走。

女孩子頓了下,追上去,說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你不該沾惹我,若是讓他們知道你我同宿過夜,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你還是快走吧,說不定他們就要到了,我不想連累你。」

霍英垂眼看了眼她,走出去。

他才懶得理會她,一個入夜喝醉酒還闖到陌生男人來的女子,必然不是什麼好人家的女子。而且很奇怪的是,這裡明明地處北方,她的口音卻帶著幾分京郊口音,既是京師附近人,跑到這漠北之地來做什麼?

他要去梳洗吃早飯,然後去東邊山上曬太陽。

他穩步走到走廊下,揚手喚來小二打水。

樓下這時候進來了一行人,為首的是個搖著摺扇,留著小鬍子的年輕男人,穿著十分斯文,一雙眼睛卻透著精明。這種人在北地並不多見,霍英一眼判定,必然又是外鄉來的。

「不好!」

他身後忽然響起道低低地驚呼聲,只見先前那奇怪的女孩子看到底下這人時忽然掉了頭,徑直往他隔壁那間房奔去,進了門啪地一響,似乎是門拴被拴上了。

霍英再度看了眼這兩廂,無語地接過熱水回了房。

才洗漱完拿起包子準備吃,外頭起了吵嚷聲,夾雜著先前那女子的抗拒聲。霍英知道,這個時候他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