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436打死

436打死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27 19:42  字數:3963

謝琬睞著他:「你最近不是躲老爺子躲得只差沒上天入地了么?去西北多好的事兒啊,一去千餘里,省得你成天找地兒貓。這不還背負著朝廷重任,老爺子可拿你沒辦法了。你說是不是?」

寧大乙愣了愣,搔頭看著謝琅:「好像也有道理。」

「當然有道理。」謝琬笑眯眯看著他,「你替朝廷把這事兒體體面面地辦成了,我自會親自替你跟老爺子說情,讓他再寬限你兩年。」

「才兩年?」寧大乙比出個剪刀手。

「當然只有兩年。」謝琬正色道:「兩年之內你必須成親。要是沒找到合適的——我們也不介意給你找個姑娘指婚。婚後培養感情也是一樣的。」她挑了挑眉。

寧大乙兩眼睜得更大了。他怎麼就永遠都拿她沒辦法?

朝廷派去西北的欽差在冬月廿三日出發,寧大乙穿著絳色欽差服,披著長絲絨的黑貂大氅在兵部一眾官員相送中,騷包地與靳永踏上了征程。

臘月底殷昱收到了他們傳來的第一封信,他們已經與蒙軍統帥進行了一次會談,會談的結果是把對方氣了個半死,揚言說要再打,被靳永以強硬的態度頂了回去。

寧大乙在信中抱怨西北的風雪太大天氣太冷,那邊的狼群是如何的恐怖嚇人,蒙軍是如何的野蠻霸道,那邊的酒又是如何勁烈難以下口,但是轉而又說起那裡的野味是如何的豐美,烤全羊是如何的讓人流涎三尺。

新的一年又在期待中來臨了,很快,春風吹融了冰凌,又吹綠了堤岸。

皇帝在殷昱的大力輔政下,有了更多的時間將養身子,這大半年來犯病的頻率逐漸拉開,連陳復禮去乾清宮的腳步也輕快起來。

因著後宮嬪妃數少,皇后與武側妃關係漸近,武側妃遠不如鄭側妃的城府心計,而如今大局已定,她與殷昌都得在殷昱手底下討生活,是以再不敢起什麼別的心思,一心一意陪伴著皇后。陰晦了數十年的後宮,竟然逐漸透著安樂詳和的氣息。

在謝琅的遊說下,殷煦如今已經正式啟了蒙,並由謝琬親自挑選了幾名稍年長的大臣子弟作為陪讀。

皇帝順手指了謝琅做殷煦的先生,而武藝方面則由駱騫廖卓暫時充任。因為暗暗有著自己的理想與目標,在課業上殷煦十分努力,而課餘時間他會隨微服的謝琬出去逛逛,或者去魯國公府里與殷昭說話嘮磕。再者,便是隨父親去校場溜馬。

他與殷昭已然成為了一對忘年交,在她的帶動下,他和顧盛宗都學會了一種新的奇怪的數字表達方式,她說叫做「阿拉伯數字」。還告訴他說西北那邊蒙古草原很大,但是蒙古周圍還有好些美麗的國家,並且有條美麗的河叫做多瑙河。

他很好奇,決定等長大了去看看,如果那地方不錯,那麼不介意把它弄回來做大胤的領土。

母妃對他這樣的理想報之以哼哼冷笑,但姑姑卻摸著他的腦袋大笑著誇他有志氣。

他愛姑姑。但他更愛母妃,因為母妃會親手給他縫新衣服,從前還親手給他換不小心尿濕的褲子。他偷偷地問過別的宗室堂兄弟,知道他們的母親從來不會為他們這樣做。他很驕傲,所以一點也不在乎她常常打擊他。

最近他在皇后宮裡住著,並學習看輿圖。

殷昱忙於國事,雖然是太子,卻幾乎把皇帝的工作都攬上了身。

皇帝見得朝堂安定社稷安寧,準備將皇位禪讓予他,自己與皇后去南直隸養老,被他婉言拒絕。他有他的小算盤,監國是一回事,可真正接了皇位他想脫身就沒那麼容易了,如今他既能指點江山又能獨擁謝琬,在東宮裡過他們自己的小日子,為什麼要放棄?

國事依舊他管,皇帝依舊皇帝來當,真到了他無法支撐的那一日再說。

謝琬很快有喜。

而這喜訊是隨同西北大軍班師回朝的喜訊一起傳到殷昱耳里的。

早在二月里西北就傳來捷報,在經過與蒙軍統帥數次會談之後,蒙軍答應撤出關內,並承諾只要兩國依然通商,便與大胤永修同好。

三月初蒙軍依諾退出關外。

四月里遼東馬市作為試點先行開放。八月山西大同馬市開放。西北沿線戰事告磐,百姓們逐漸回歸本地安居樂業,臨江侯於六月底率軍回歸後軍營,而後率領功將們與靳永一干進京復命。

九月皇帝下旨論功行賞。但是,寧大乙沒有回來。

他將會在遼東呆上一段時間,等到馬市走到正軌才回來。

謝琬依諾去了信給寧老爺子,一來為向他肯定寧大乙對朝廷的功績,二來為跟他說情。寧老爺子隨即上京到了文定伯府,讓謝琅代為轉告謝琬,這是身為大胤子民應盡的本份,更是身為太子妃的「娘家人」的份內事。

「老爺子聽說你到時候要給寧大乙指婚,他笑得兩眼都眯縫得看不見了。」謝琅笑著說道,「也不知道寧大乙在西北呆上一年半載回來,會是個什麼樣子?」

謝琬道:「總之不會再是當初混世魔王的樣子。」想到當年在清河街頭他的囂張,她撫著微凸的小腹,也笑起來。

一晃這麼多年了,那些久遠的記憶偶爾也會在空閑時,不經意地跳入她腦海里。

清河是她的家鄉,即使有過王氏,有過謝宏謝棋,可她永遠不會忘記在那裡還有謝騰與齊氏的遺骨,也不會忘記在那裡她遇見了許許多多堅守在她身邊的人,她一個人永遠也不可能斗得過王氏母子,不可能斗得過謝榮,那個地方,依然還是她心中最親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