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433主意

433主意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27 19:42  字數:3464

殷昱面色漸凝,身為一個胸懷天下的皇嗣,這種事他還真不能毫不猶豫地做出選擇。

殿門外崔福額尖冒汗,看著靜立在廊下不語的謝琬,一顆心跟吊在了半空似的。

宮中好不容易穩定,西北那邊蒙軍也終於肯認真考慮和談之事,太子近來身子骨見好了,日子就跟這外頭的日光一樣,充滿著熱烈明媚的氣息,他可真不願意這節骨眼兒上,殷昱和謝琬之間又產生出什麼誤會。

「王妃……」

他開口正要替殷昱說話,謝琬忽然抬起頭,轉身跨進了門檻。

殿內太子看著殷昱,心裡也有些不忍。他也不願意將這些過早地擺在兒子面前,可是身為君主,總有些事情必然是要受到這身份約束的,他早晚會要面對類似的困境,而到那個時候,他就未必有時間供他深思了。

「我想好了。即使真的有這一天——」

「如果真的有這一天,我會跟阿昱一起來面對。」

殷昱話說到一半,謝琬的聲音已經由遠而近傳過來。門檻內她盈盈立在斜陽里,面容因為背光站立而顯得柔和恬淡。

她的聲音緩慢而清幽:「我願意做阿昱的後盾,如果真的有這一天,我願意和他一起想辦法解決。我們一路風風雨雨走過來,那麼多可怕的對手都沒有打倒我們,我不相信日後還會有我們打不倒的敵人,破不了的難題。」

人生之中有苦有樂,不是她前二十年里把磨難全經歷了,後半輩子便再也不會有坎坷和挫折。她奮鬥的目標也不是為了從今以後就窩在後宅撂開雙手當米蟲,事實上就算她想當,她所處的環境也不可能容許她真的放開手。

不管是做閑王妃,還是做平頭百姓,都會有因為身處的環境帶來的各種煩惱,只要她還活著,便逃不過現實去。

她剷平所有障礙的目標是為讓日後的路途更順利,使她的實力更為強大,對付起那些居心叵測的對手來更多幾分贏面和把握,人的強大不是從此遇不上對手,沒有人敢與她作對,這不現實,也太寂寞了。

它應該是讓你在面對這些對手與困境時,你越來越自信,處事手段越來越圓滑,越來越無畏,越來越趨近於完美。她眼下就算當上女皇,往後也會遇上不少難關,何況她身前還有環境複雜的朝堂,而她只是個內宅女子。

她註定成為不了殷昱背後的女人,她不甘於被命運擺布的性子,註定會使她成為與丈夫比肩而立的搭檔和伴侶,她的幸福和完滿不應該全部由丈夫來給予,而應該由她自己來掌控,就算有一日真的會有人來與她分享殷昱,那也應該是來自她深思熟慮後的決定,而不是命運和環境使她不得不承受。

最強的女人,是應該無論處在什麼位置,都從容而不迫的。

「琬琬!」

殷昱握緊雙拳,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他深愛她的剛強,也深愛她的柔婉,她的一切似乎就是老天爺為他量身定製,就連他在面對這樣的抉擇時,也不曾令他感覺到孤單。

也許說太多顯得過於煽情,可是事實上,他已經認定這輩子只要她。

崔福從旁聽了,忽然有些鼻酸。

他真是受不了這麼樣的表白,太肉麻了,不知道太子殿下為什麼非要為難他們倆?將來的事情誰說的准,等發生的時候再去苦惱也不遲不是嗎?

太子端起茶來喝了口,然後抬眼看著謝琬:「就沖我剛才假設的這件事,你準備怎麼化解?」

謝琬想了下,說道:「首先這種事情是不會發生的。大胤國力並不弱,兵馬數量和財物強於他們許多。他們此番縱使入了關,想要威脅到京師還差得很遠。除非他們聯合起北方各個部落一起行事。可是如果要聯合起他們來那可不是三兩年能做到的事。

「有這三兩年的時間,我們足可以馴養出可數目可觀的一批戰馬來,以暫供前線使用。

「蒙軍雖然粗莽,身邊謀士卻不笨。此番入了關,他們自然會選擇趁熱打鐵,先佔領幾個城池再說。哪裡還會想去聯絡別的民族部落?

「而現在幾場仗打下來,雙方傷亡幾乎持平,我們這邊僅僅動用了後軍營的兵力,他們就算有後備,估計也沒有多少了,否則地話不會主動提出休戰。如此看來他們拖不起,於是答應再議和談之事。既然他們已經處於下風,我們大胤若是再答應他們這種無理荒唐的要求,就委實太長他人志氣了。

「所以面對他們類似的要求,我們都可以斷然拒絕。不服再打便是!」

謝琬這番話一出來,崔福等人的腰背立時直起來了。

殷昱嘴角微揚看著妻子,十分自豪。

太子眼裡透著讚賞。她說的雖不全中,卻也差不遠矣。然嘴上卻哼道:「說的輕巧!不服再打,死傷的戰士不是人命?而且此次他們也很不弱,因為是放馬入關,他們一進來便已奪去我三座城池,如今都還沒收回來呢!」

謝琬凝神道:「對方佔領了三座城池,是因為出其不意,從後來的情況來看,雖然有傷亡,但是卻沒曾再丟失領地,這就說明戰略或者兵力上我們總有一方是足以與對方對抗的。他們拼不起,自不會再輕易接著往下打。」

太子挑眉不語。

殷昱道:「琬琬說的,正是方才兒臣想與父親說的。眼下大胤已然該拿出點大國的氣勢來,跟他們談談這件事了。而憑著兒臣與琬琬這份默契,父親也該相信,未來沒有什麼事能難倒我們了。」

太子仍然不語,垂頭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