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432選擇

432選擇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27 19:42  字數:3547

大胤慶平十六年正月十九辰時正,就在護國公上交兵權大印的翌日,宮中傳來喪鐘之聲。

慶平皇帝於辰初駕崩。駕崩前半個時辰皇帝一直處於清醒狀態,文武百官,太子夫婦並祈王楚王還有殷昱謝琬等等,統統跪在乾清宮等候訓示。但皇帝隻字未語,只一個個看著眾人,最後把掛上手腕上的一串佛珠賜了給謝琬身前的殷煦,然後說了四個字:「太子,繼位。」

然後便闔上了雙眼。

整個殿里開始有了悲哭之聲,謝琬沒有哭,只是心情很沉重。也許死亡對於慶平皇帝來說,也是種解脫。他背負著對霍家的忌憚和仇恨,帶病在皇位上硬撐了這麼多年,這是一種固執,可是對冤死的惠安太子來說,卻是一種深沉的父愛。

作為母親她同情惠安的遭遇,可是她無法對這宗歷史做些什麼,有時候人的命運的確是天定的,老天爺最不公平的是在他年僅三歲的時候讓他承受了這些,而自己卻是何等幸運,可以擁有兩世人生。

她只希望惠安太子也能有這樣的幸運,可以再次重生做回宣惠皇后的兒子,在他父皇的關愛之下,避免今生的厄運,快樂安然的活下去,成長的歲月里習得像殷昱這樣文治武功,盡心儘力地做大胤的下任皇帝。

她希望現實安穩,歲月靜好。

宮裡開始舉行國喪。九九八十一天,合三個月。

在喪鐘敲響的第三天,霍家也傳來了噩耗,護國公在睡夢中過世。

這一整個月京師里都是白色的,像是冬天又掉頭回來了,讓飛雪覆滿了大地。謝琬帶著殷煦暫住在東宮,陪著太子妃調停一切事務。皇帝駕崩後,後宮的事務淑妃就該交到太子妃手上了,而後宮嬪妃們都得在靈前陪靈。

護國公頭七那日太子妃讓謝琬暫代主持宮中事務,抽空到了趟霍家。

她終於還是沒能趕在護國公死前省親見上一面,靈前哭得肝腸寸斷,帶得整個國公府的哭聲都起來了。塵埃落定,卻物是人非,霍老夫人一夜之間蒼老了好幾歲,身軀也顯得佝僂了,見著女兒,雙唇微翕,竟是不知該說什麼。

如果不是她當年做下的罪孽,太子妃又何曾會在宮中過得如此凄苦,往年責怪女兒的那番勁頭竟是再也打不起來了。

日子就在一片白茫茫的白幡白簾白燈籠里漸漸過去。

二月中旬西北傳來消息,蒙軍在停戰研究了大胤的主和文書半個月之後,再次開始向邊境發動進攻,臨江候領兵應對,雙方死傷過千。十日後再次休戰。

三月初護國公大葬霍家墳園,謝琬攜子前去送殯。

四月里大行皇帝靈槨移入地宮,在這裡再祭上七七,便行封陵。

四月底太子除孝,擇五月十九日黃道吉日登基。同日後宮妃嬪中有子嗣者搬出宮中隨子同住,無子者統一移居萬福宮養老。

這十幾日的時間,便用來討論授封太子的事。這對百官們來說其實是毫無懸念的,除了殷昱,還會有誰呢?這次滿朝文武史無前例地達成了一致意見,在首次朝議上就取得了空前成功。

殷昱在朝上什麼話也沒說,回到王府直接去見了謝琬。

這個選擇關乎他們兩個人的未來,他必須聽取她的意見。

謝琬經過幾個月的緩衝,已經從有意見變成了沒有意見。

「理性點說,你沒有資格推卸責任,眼下朝廷正是需要一個年輕健康又有能力的人來帶領大家前進的時候,這是你身為皇嗣的責任和義務,再者,太子殿下從小精心地培養你,你如今讓他現在上哪兒去找個人來當太子?你以任何理由都說不過去。」

她坐在敞軒玉簟上,搖著團扇與他說。出了孝後新上的蔻丹鮮艷奪目,在素衫的襯托下顯得明艷動人,二十歲的她比起五年前更多了幾分雍容的態度,歲月不曾改變她的容貌,而只是加深了她的美好一面。

殷昱坐在榻下錦杌上,摩挲著她的指尖。

只要跟她在一起,他無論處在什麼樣的位置都是怡然的,謝琬跟著他受了不少苦,他應該給她一份安穩的未來,還有無上的尊榮。他無數次想像過牽著她的手登上太極殿的那一刻,也想像過無數次他們將來在後宮之中兒孫繞膝的晚年時的樣子。

可是這大半年來發生的事情讓人應接不暇,在面臨選擇的時候他的確有著猶豫,可是聽她這麼一說,倒似又真的難以推卻。

「可是我覺得你似乎並不是打心眼裡地希望我繼承皇位,你是在擔心什麼?」

他仰起頭來,誠摯地看向謝琬。清風撩起薄紗覆在美人榻的榻尾上,拂過她的腳背,又輕盈地垂落了下去。

謝琬唇角微勾,看著欄下一叢丁香。

從私心上說,她當然只希望他只屬於她一個人,殷昱雖然原則很強,可是卻太重感情,她的確擔心將來會有人沖著這個弱點來跟她分享他。她如今成了大多數姑娘們心中的榜樣,而殷昱也將成為世人眼中最接近他們理想的君主,會有人嫉妒她,並且想要接近他的。

就是姑娘們沒有這份心,也保不住會有些臣子有這心思。

她再能耐,也打不絕全天下那麼多人的攀附之心。

她兩世才遇見殷昱這麼一個人,怎麼會捨得放棄他?

「我只是擔心,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不夠久。」

她把目光收回來,望向殷昱。

殷昱如同定在風裡。

擔心在一起不夠久,那就是對他沒信心。

原來她擔心的是這個。

他綳著的心一下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