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430兩難

430兩難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27 19:42  字數:3351

初一一整日她都陪在鳳棲宮,因為太子妃也病了。

竇家事發,太子妃也從而得知了霍達夫婦這些年來犯下的罪孽。事實上這些年她略有感受,可是當事實真相全部袒露在她面前,她承受不了。

謝琬看著沉浸在自責中的太子妃,也曾分神想到假若殷昱不承皇位之後太子妃的處境。霍家這次是必然要對天下人有個交代的,那麼假若娘家失權,殷昱再放棄皇位,會不會等於在太子妃的心上更插上把刀呢?

「我知道,你們有你們的想法。」臨走前太子妃拉著她的手,幽幽道:「這宮裡的事情我都看膩了,陰謀,鬥爭,從來沒有一日是消停的。我自己的日子過得一塌糊塗,沒有權利讓你們再步我的後塵。所以無論你們怎麼選擇,我都不會責怪你們。」

謝琬沉默良久,最終點點頭,離開了鳳棲宮。

她的確厭倦了爭鬥的生活,可是她與殷昱現在卻也處於兩難處境,太子妃沒有別的兒子,殷昱如果放棄皇位,又該挑誰來坐這個位子?殷昌是資質不夠,祈王楚王都已經過慣了閑雲野鶴的生活,如果他們有這個爭位的意思,在這次清剿行動里必然會出一出力。

回府的路上殷煦不時地抬頭看她,她心不在焉地摟緊他,沖他笑了笑,然後去看窗外的街道。新年的禮花遍布了大街小巷,孩子們在雪地上撒歡,炮仗驚得前來湊熱鬧的小貓小狗掉頭又跑了。

殷煦看著這情景笑起來,他摟著母親的脖子,手指在她的眉間輕撫,說道:「母親不開心。」

「母親怎麼會不開心?」謝琬笑著將他抱在膝上,幽幽道:「母親最開心了。」

殷煦往她眉間輕輕地吻了吻,奶聲奶氣地道:「母親別怕,煦兒會幫母親把所有壞人都趕跑的,西北的韃子,東海的倭寇,還有欺負殷家的那些人,父親不忍心殺的,等煦兒長大了,都讓他們一個個好看!」

謝琬訝了訝,「誰教你的?」她可不會認為一個三歲的孩子會知道韃子和倭寇。

「姑姑說的。」殷煦露出一臉祟敬,「姑姑還說,父親和母親太端正了,所以才會有那麼多人欺負。姑姑讓煦兒可別像父親和母親這樣,該凶的時候還是得凶。」

謝琬目瞪口呆。殷昭隔三差五跟殷煦在一起,就跟他說這些?

「姑姑還跟你說什麼了?」

殷煦挺直了小背說道:「姑姑還說,讓我好好念書明道理,好好跟著父親學武藝,然後保護母親。」

謝琬訥然半晌,摸了摸他的頭。

殷昭這孩子,從來沒有正式摻和過政事,個性看似有些不羈,可是每每判斷事物又自有獨到觀點,在制度森嚴的宮廷里能夠養出這樣的性子,也算是異數了。

她的醫館經營得有聲有色,胡沁仍然在館內坐診,同時還應殷昭的要求收了幾個孤女為徒做醫女,隨著安穆王府聲威日漸高漲,胡沁也被越來越多的人所熟知,於是醫館的東家是嫁入魯國公府為世子夫人的赤陽公主的事也逐漸傳開。

百姓們對於殷昭的善舉百般稱讚之餘,對於魯國公府的好印象又加深了幾分,顧家的人但凡走出去便會有人遠遠讓道,這使顧家上下都感到備受尊重。魯國公夫人因此對於殷昭暫時不生孩子的事也徹底放了手,擺擺手讓他們自己過自己的日子去。

殷昭用她自己的方式為皇家和勛貴之家樹立良好了的口碑,在謝琬去到醫館打了幾回下手之後,逐漸別的勛貴府年輕女眷們也開始坐不住了,先後自發地加入殷昭謝琬的組織,每月一次地到醫館幫忙,順便也贊助些藥品和物資。

醫館裡除了胡沁外全是女的,沒有什麼不方便,在殷昭帶動下,京師里開始活躍起一股溫暖而充滿著關懷的力量。

各勛貴府里的名聲也因此開始有所回升,各家子弟見自己的妻子妹妹都變得積極和忙碌,不再拘泥於後宅的明爭暗鬥,被人當著面誇讚了一段日子,也自覺有些汗顏,十個無所事事的少爺裡頭倒有六七個重拾起了書本兵器。

京師氣氛如此之好,躺床了幾日的太子妃也覺與有榮焉,消雪的那日迎著陽光出了殿門,召見了各府的夫人們,行了賞賜以作激勵。殷昭順便央著淑妃給醫館重寫了牌匾,選了元宵節這樣的好日子隆重的掛了牌。

掛牌當日殷昭拉著謝琬密謀了半日,請她出面帶頭為醫館成立一個後援隊,讓自願加入進來的每個人每個月上交一兩銀子,作為對醫館免費救助婦女幼兒的資金支持。

每個月一兩銀子,一年才十二兩,這對勛貴們來說又算什麼?謝琬極可能就是下任的太子妃,是未來的准皇后,在之前他們處於逆境的時候他們選擇了袖手旁觀,甚至落井下石,現在再不趕趟,那興許就再也沒機會了!

文書才派送出去,當日安穆王府的門檻就差點被踏破了,朝中所有公候伯府竟然全部派來了女眷為代表,就是廣恩伯府,也來了謝葳。

謝葳如今已經執掌了曾家三房,而且也有了四個月身孕。

「去公主的『千金醫館』請胡大人看過了,說是個男孩。」她唇角含著淡若無痕的淺笑,很端正地坐在椅子里,身段因著有了身孕而顯出幾分豐腴,但是眼眸里的不甘和算計消失了。眼下的她,看起來像是一輪明月,舒適而溫暖。

「我來是要謝謝你,把我父親送回了清河。」她慢慢地說著,雙唇微有些蒼白,「如果早知道他們會是這樣的結局,當年我不會去接近魏暹,也不會慫恿我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