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428孝悌

428孝悌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27 19:42  字數:3357

「國公爺!」

謝琬失聲驚叫起來。

護國公握住胸前的箭,猛地將箭尾折斷,拖著謝琬往門外走。

院子里神機營的人已經控制住了局勢,陳李二人手下的人已然亂了陣腳,竇謹朝著門外且戰且退,口裡並高呼道:「府里所有人聽令!後園子湖底藏有兵器盔甲,爾等速去取來應戰!」竇家家奴中擅武者大有人在,聽到這聲呼喊,大家便開始往後園子里退去。

「還想跑么?」

原本苦於沒有武器而赤手空拳的相搏的家奴們聞聲即湧向門口,然而才到門檻處卻又迅速地退了回來!殷昱帶著大批神機營的將士走進來,他朝內一揮手,將軍們如流水般剎那間守住了所有通道,而屋頂上的弓駑手則立即又如飛鷹般調轉方向去追截已然流散出去的人群。

殷昱遠遠瞧見謝琬與護國公在一處,隨即去追趕竇謹,護國公拖著謝琬到了院中神機營陣營內,與她道:「你在此處不會有危險!老夫去殺了陳李二賊,再去擒竇謹!」說著又跟神機營里一位參將喝令道:「王妃就交給你們了!」

謝琬連忙道:「國公爺,你的傷——」

「我不妨事!」

護國公不由分說伸掌阻住她,隨著這動作,身子卻禁不住晃了晃。謝琬待要再勸,他卻已經扶額站穩,提著刀又大步往陳李二人所站之處去了。

遠處的交戰因為沒有了顧慮,瞬間變得慘烈起來,護國公一刀揮斷了陳驥手臂,緊接著卻又被李森在背上砍了一刀,盔甲剎時散落開來。空門一露,招式已然見緩的他頓時又多了幾道傷。謝琬趕忙對方才接受命令的那參將道:「速速過去接應護國公!」

參將往四周瞄了眼,快速地指著身邊幾個人道:「速速保護王妃到安全處去!不得有絲毫閃失!」說罷便抽身趕往了護國公身邊。

將士們迅速調出十來個人圍在謝琬周圍,謝琬指著穿堂道:「送我去那邊即可!」

穿堂下已經倒滿了屍體,此處是殷昱方才進來之地,已經沒有了廝戰。才到穿堂下,只聽中門處又傳來如潮水般的腳步聲,而後又有人在高聲傳令:「太子殿下有旨!竇謹竇彰兄弟通敵叛國罪不容赦,不論死活,凡是捉到者賞銀五千金!

「中軍營將士因受陳李二人以及竇謹蠱惑作亂,殿下特許繳械不殺!事後亦不予追究!整個竇府早被神機營包圍,竇家妄圖潛逃的三位子嗣已經被誅殺!竇謹逆天而行必受天遣,中軍營的弟兄們現如今棄暗投明還來得及!」

隨著話音落下,廖卓拖著高舉著聖旨的崔福大步走進,身後則是駱騫、霍英、宮中帶刀侍衛以及數不清的羽林軍們,除此之外還有大理寺與刑部的人!

竇謹他們當初為著謹慎起見,與陳李二人商量的時候本來就沒有透露內幕出去,中軍營一眾將士只知聽憑命令行事,為竇老將軍報仇,哪裡還知道竇謹居然是通敵判國的賊子?

一開始對竇謹與陳李二人還是信服的,但自從神機營的將士以及殷昱帶兵到來之後,明顯落下差距的雙方就讓人心下有些遲疑了,仗能不能打贏還兩說,這通敵判國的事又是怎麼回事?

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豁出一家老小性命來拼前程的勇氣和決心的,於是在聽得崔福背完這旨意時,很快就有人緩下攻勢並且試著放下兵器了。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這滿地的死傷不能不讓人沮喪,瞬間隨著駱騫等人紛紛深入各個院落捉拿欽犯,中軍營里餘下還有命在的將士竟悉數選擇了招安!

耳邊廝殺慘叫聲不絕於耳,霍英走過去幫助護國公殺死了陳驥,然後含淚推開了祖父,與李森接手交戰起來。

護國公體力不支,卻是又提著刀與餘下的竇府家丁戰起來。身經百戰的老將氣勢還是通猛的,可是在身中無數刀數的情況下,面對圍上來的對手卻也有些無可奈何的感覺。

羽林軍們很快也趕了上去相助。護國公退開踉蹌了幾步,而後終於轟然倒在地上。

謝琬連忙喚來身邊太子派來的侍衛:「還不快去弄副軟床來抬國公爺?還不快去請太醫!」

侍衛們迅速行動,謝琬隨之走過去,一面從荷包里掏出顆殷昱給她的常備止血散,手忙腳亂地灑在他傷口上,一面喚來崔福:「殿下如果沒有別的交代,你就隨著護國公出去,然後帶兩個人直接回宮去把陳復禮抓過來。聽到沒有?!」

如無意外謝琬就是下任太子妃,崔福怎麼可能不聽她的交代,連忙說:「奴才這就回宮!」

謝琬見著廖卓在他身側,隨即道:「廖卓跟他去!」

崔福瞪大眼睛似有意見,被謝琬喝道:「別磨蹭了!快點去!」

廖卓唇角一勾,挽住崔福便就拖住他大步出去了。

這裡院里勝負已見分曉,駱騫和霍英帶著人正在料理首尾,李森在重傷之後也已經被霍英擒下。霍夫人與一幫女眷皆被戴上鐐銬跪於階前,除了殷昱與竇謹不知去向,基本上算是有了結果。

護國公已經被抬上臨時做下的軟床,雖然上了止血藥,可一些藏在盔甲下的傷還是無法止住。底下的白綾布很快就被鮮血染紅,而他雙眼微睜,目光渙散,看起來已經處於神志昏迷的狀態。謝琬沒來由地心裡一酸,讓人速速將之送去護國公府。

明明他就是個該死十次的人,害死無辜的惠安太子,和忠厚的竇准,以及還有那麼多不知名姓的人,可是在這一刻,謝琬又狠不下心說出他死有餘辜的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