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427目的

427目的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27 19:42  字數:3359

竇謹笑了下,將劍收回來,「我當然不會是真的想在這個時候殺了你。我也知道,你現在要殺我簡直易如反掌。可是你也該想想,我竇謹難道就是那種不懂給自己留退路的人?

「有件事我不妨告訴你,我二弟竇彰在西北任同知,如果你讓魏彬去兵部查這幾日的急件,一定會發現這些年都在虎視眈眈盯著中原的韃子,居然已經被放入塞內屠殺邊關城民了!今日你即使把我殺死在此地,大胤朝也會落到蒙軍手裡!我得不到的東西,你和殷家的人也都別想得到!」

說到末尾他開始獰笑,整個屋裡都充滿著他惡意的笑聲!

護國公目光驟凜,上前兩步欲要揪住他,竇謹揮劍後退,口中大呼:「陳李二位將軍何在?!」

話音剛落,門外兩把劍便從左右兩側忽地伸進來,直直刺向了護國公。

「陳驥!你們竟敢與這叛國︶賊合謀?」護國公怒到發顫的聲音從齒縫裡鑽出來,望著突來的這二人。

陳驥李森俱都著參將服,面對質問,二人冷笑道:「我等不知什麼叛國︶賊不叛國︶賊,只知道竇老將軍死的太冤!如果竇世兄是叛國︶賊,那敢問國公爺是什麼?你謀殺太子,暗殺功臣良將,雖未通敵,卻禍۰國۰殃۰民人人得而誅之的亂臣賊子!

「可恨寶座上的皇帝居然如此姑息養奸,以至於竇老將軍一家數口蒙冤九泉,我等跟隨老將軍多年,幾分血性還是有的,今日我等不是助紂為虐,而是匡扶正義替天行道!」

原來陳李二人進來前,謝琬還以為他們只是被竇謹誆來。聽得這話才知道原來他們早就已經勾結在了一起,蒙軍入關的消息太突然太巨大,讓人一時之間腦袋都有些懵然!

蒙軍入關了。那就再也不是奸臣作亂的小事了,那是舉國上下關乎民族興亡的大事!她絕沒有想到竇謹居然膽大到這樣的程度。同朝內訌,然後引狼入室,難道這就是他達到目的的最後殺手鐧嗎?

蒙軍入關之後,朝廷必須立即調兵應變。而東海沿岸只怕也會跟著生起紛爭,而朝中這裡又有竇謹等人作亂,到時就真的亂成一鍋粥了!

她睜大眼看向殷昱,從門外中軍營的將士倒戈時起,殷昱就一直在沉吟沒曾說話。這個時候他也依然盯著竇謹他們,並未有任何動作的樣子,就算謝琬看過來,他也沒有什麼反應。

「那你們想怎麼樣?」

這個時候,護國公反倒冷靜下來了,先前那股老態龍鐘的模樣轉眼不見,他身姿筆挺地站著,手扶著腰上長刀,目光凌厲,面容冷峻。不怒自威。

眼前的情勢在陳李二人突然加入之後剎時有了改變。

西北的軍情不知真假,姑且當作是真的,他們暫時也理會不著。眼下如何脫身才是要緊。

屋裡七個人。謝琬和竇夫人皆不會武功,殷昱與護國公身手都不錯,不過對方有三個人,而且都是青壯年,應能只能斗個平手。而屋外中軍營已倒戈,神機營的人圍在府外和後園處,如果不傳去攻擊的信號,他們根本不知道府里發生了什麼事!

慘的是駱騫他們六個如今也已經被重軍團團圍住,雖然用強也可以勉強脫身。但是想要短時間離開此處去跟神機營的人報訊,卻是十分艱難。

不過竇謹他們要想從這種情況下全身而退。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所以現在就等於是僵持在這裡。

可是僵持到最後,不利的還是朝廷這邊。不知道魏彬他們已經得到西北的消息不曾,既然這是場陰謀,那麼

所以竇謹的意圖,眼下看起來就很重要。

聽到問話,竇謹負手哼笑道:「如果計劃無差,那麼蒙軍應該在三日前已經到達了邊塞,竇彰自十年前調去西北,便在那邊苦心經營,這些年與蒙軍主帥帳內的謀臣關係都還不錯。他的消息去了蒙軍帳中,蒙軍不出兩個時辰便可發兵!

「你問我意欲何為,我的目的很簡單,到了此時除了繼續往宮城進發我還有什麼退路?

「你和殷昱來的正好,今日你們一個都不能走,我就是拚死出不了這竇府,也要將你們的命留在這裡!我得不到的江山皇位,就讓韃子們去得,總之就是不能落在你們手裡!——陳李二位將軍,你們還不拿下霍達這老賊?!」

隨著話音頓落,竇謹驟退,陳李二人已經同時往護國公展開了攻勢。

殷昱忽然將謝琬往竇夫人身邊一推,說道:「挾住她!」說完之後突然間也飛身往竇謹處攻去。竇謹雖有防備,但顯然沒料到他出身這樣快,應對時招式已有些慢,門外將士見狀,立即湧進來幾個人接應。而廡廊下駱騫廖卓見著有人撤走,幾乎是在他們走的同一時刻也同時向對方動了手。

駱騫這裡很快分了高下,廖卓帶著兩人來接殷昱。

殷昱抽身一退,而後遞了個眼色給廖卓,而後兩人便如箭一般先後出了門,往後園方向而去!

自然又有大批的人開媽追趕。而竇謹又連忙命令給院中的鬆綁。

這樣一動,整個院子很快就熱鬧了起來。

謝琬看出來殷昱與駱騫他們有默契,頓時一顆心落了肚,早在殷昱將她推向竇夫人時反手拔下頭上金釵,抵住在竇夫人的喉嚨,並與夏至一道倚牆退向了門邊。

當然對於竇謹這種喪心病狂的瘋子來說,很難說會不會因一個竇夫人而有些顧忌。

但是竇謹還有兒女在。

她抵住竇夫人的脖子逼著她走到門口,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