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426倒戈

426倒戈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27 19:42  字數:3371

屋裡陷入了靜默,窗外雪又下大了,院子里跪著的幾百個人俱都披上了層雪花,寒風依舊在吹得窗扇啪啪響,一朵紅梅被風帶進了屋裡,吹冷了手臂,謝琬才恍覺,屋裡的薰籠不時幾時已經熄了火,夏至正讓隨同跟來的王府小丫鬟往裡頭添銀絲炭。

護國公從手掌里抬起頭來,看著繚繚升起的熱氣後變形了的門框,啟開嘶啞的聲音說道:「他是我殺的。」

這句話出來,殷昱謝琬俱都震了震。

竇謹震動最大,他鬆開一直反握在後的雙手,收緊牙關道:「果然是你!」

「是我。」護國公把身子稍稍坐直,「可你知道我為什麼殺他嗎?」

竇謹冷眼瞪他:「這必然又有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了!」

「不。」護國公搖頭,「這次的理由很簡單,因為他背叛了我。」他抬眼掃視著目光聚焦在他身上的全部人,說道:「剛才我說過,我很珍惜他這個兄弟,也很想一輩子跟他互幫互助。可是顯然,他不這麼想。

「許氏母子死了之後——我也是眼下才知道他沒死,那之後,他像是變了個人,沉默寡言的,沒有精神,也沒有什麼話,更是不大來找我。我那會兒過了新婚的新鮮勁,在府里也不大獃得住,看他那樣便就找他練兵。

「那時候我完全不知道他已經恨上了我,而更沒有想到,他恨我的理由跟你恨我的理由一樣,都以為我是要暗示他們去找蘭嬪。我們以這樣的狀態不咸不淡地過了幾年,後來我們就去了東海。

「東海那幾年也許因為換了個環境,我們又還是漸漸恢復了交情。他依然很擁護我,我看得出來,那是完全真心的。呆了幾年後我們回到京師,也沒有什麼隔閡。真正開始發生變化的是二十多年前,他以大將軍身份再次隨我出征那次。

「其實從竇詢進府之後我就察覺他不大與我往來了,也許是竇詢使他回想起了當年的事情,去到東海之後也是如此,但我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一度我還曾高興他的沉默寡言,以為他是成熟了,變得有城府了。

「他死之前的那幾個月,正逢我們打了勝仗,戰情鬆了,我們日子也變得悠閑起來。夜裡我們常常上鎮子里去喝酒,那天我們五個人同去,結果他們三個先回營,我和竇准打算再坐坐。

「酒肆里老闆娘有對酒窩,我開玩笑說她笑起來挺像許氏的。

「行軍打仗的人說起話來往往葷素不忌,何況我跟他這麼熟。沒想到,我話一出頭,他忽然像只紅了眼的獅子一樣向我撲過來,拎起酒罈子砸我。我被打懵了,酒肆里還有些官兵,身為大將軍的他當眾毆打身為主帥的我,這要是讓人蔘到宮裡,倒霉的可是他!

「再說,那酒罈子砸過來也夠我受的,我挨了兩個沒還手,旁邊許多人來拉架,可推他推不開,我被他死死地掐住脖子,沒辦法,才想辦法挪到一旁拖起長凳來往他頭上砸了一記。」

「胡扯!」

竇謹拂袖道:「我父親明明死於營帳之中,大理寺的人親自驗證過那裡的確就是兇案現場!」

「你急什麼?」

護國公睨了他一眼,然後望著門外,繼續道:「我把他打暈之後,緊接著就讓人把他扛回了營帳。翌日起來他說他完全記不起這回事,我也當真了。可是當晚我從海上巡羅回來,見他房裡亮著燈,便再拐去找他的時候,卻見他正在慌慌張張地往抽屜裡頭藏什麼東西。

「那會兒我們都難免有些小癖好,有的喜歡私下裡賭個小骰子,有的喜歡往營里藏幾壺酒,因為那時候軍令有規定營內除了特許之外,不許喝酒,更是什麼情況下都不能賭錢的。不過偶爾無傷大雅的違規,我通常還是會睜隻眼閉隻眼,因為若不適度放鬆,就只會逼得他們上岸尋窯姐兒了。

「我看他那麼慌張,也沒點破,尋了個由子支開他出門,然後偷偷地把抽屜打開,看他在做什麼。

「抽屜里是本寫了一半的摺子,你知道那上頭寫的什麼?寫的是當年我們與孝懿皇后合謀害死惠安太子的事!這件事竟然早就讓他給查到了!我看到這摺子的震驚完全不亞於看到滿門抄斬的聖旨時的震驚,我那時才恍覺,我一直視為手足親兄弟的竇准,他在準備舉報我!

「等他回來,我們自然有一番激烈辯論。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他把許氏母子的死怪在我身上,他恨我恨了這麼多年,而我一直沒曾發覺。我跟他解釋,他拔刀來殺我,我要他銷毀這奏摺,可他鐵了心地不肯。

「當時我就走了。但隔了半個時辰我又繞了回來,趁他不備之時,以兩把繳獲來的東洋刀,左右同時出手,出其不意地殺了他。我對自己的刀法還是很自信的,全程沒有驚動任何人,也沒有讓他呼叫出一聲,事後我找到了那封奏摺,出了那裡。」

整個廳堂靜寂無聲。

殷昱看著護國公,目光里充滿著陌生和漠然。

謝琬也打心底里湧出一股深重的無力感。

也許作為她,作為一個曾經在一定範圍內也操縱過善惡的人來說,沒有資格去評判這之中的對錯,可是這所有的恩怨血腥聽下來,她覺得十分疲憊,特別的疲憊。

在她以為謝榮只是她潛在的威脅之時,他變成了她真正的威脅,在她以為七先生定是個狼子野心的亂黨時,才知道他的身上也背負著這樣的深仇和被欺騙,當她以為護國公不過是迫不得已才與孝懿皇后合謀殺人時,他告訴她,竇準是他親手殺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