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425死因

425死因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27 19:42  字數:3382

「那後來,你們就讓他在廣西成了親?」

殷昱比謝琬更為沉默,這話依然由謝琬來問。

「他成親也是個意外。」竇謹恢復了平靜,依舊負起手來,「並不是正式成親。」

話說得隱晦,謝琬也聽明白了,不是正式成親,那自然是到了年齡的竇諶開始有了萌動,而身邊侍候的人必然少不了女子。

「詢兒的生母是個竇諶身邊的侍女,等我帶著他去到廣西時,他母親已經被竇諶殺死了。」

竇謹平靜地說,「正是因為有了這一樁,我才下了決心帶他去見竇諶。在那裡,我把所有的事情全都告訴了他,事實上對於一個年僅六歲,自幼又生長在錦繡堆里的孩子來說,從見到他父親的第一眼起,就已經崩潰了。

「那幾天里,我不斷地灌輸給他要報仇的概念,並且強調霍家的罪行,以及殷家必除的重要性,他視如我生父,對我言聽計從,當時我簡直能夠清晰地看到他眼裡仇恨的火光!從他回到京師之後便開始埋頭看書鑽研時起,我就知道我成功了,不管日後事情怎麼發展,他都會是我飼養的一隻強壯飛鷹!

「那些年我有意識的給予他一些引導,可是沒想到,他比我想像的聰明多了,他居然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通過翻閱兵書,整理了一套相對站得住腳的暗殺計劃,而他告訴我,他要開始實施他計劃的第一步,養殺手。

「那是在從廣西回來的兩年後的事情,一個八歲的孩子,他說要養殺手!這種話如果從王爺的口裡說出來,我相信,因為宮中對接班人的培養是常人難及的。可是他有這種念頭,便開始讓我產生了提防之心。

「他這麼能幹,萬一有一天他不受控制了怎麼辦?萬一他不經過我允許,擅自展開行動,然後給竇府帶來麻煩了怎麼辦?關鍵是,如果有一天他真的成功了,掃平障礙登上帝位,那捉棋子的人不還是別人不是我嗎?

「有一日我們在湖心小木船上賞月,我借口起身,獨留他一人在船上,他不知道我早就讓人在船底栓了根繩子,繩子的一頭被人捏在手裡,藏在岸上。我上岸之後,埋伏的那人將繩子一扯,船翻了,他掉進了湖裡,半個時辰的時候沒人理會他。

「之後我讓人將他救起來,他當然沒死,但是落下了病根,從此葯不離身。這樣的一個人,就是再能耐也不可能活得長久了,等他拼著命地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也就基本到了我來接手享福的時候。這孩子挺拚命,其實頂多再過得三五年,我也就成功了。」

他抬首看著窗外微嘆,語氣就像剛剛失手輸了盤棋似的略帶遺憾。

旁國的竇夫人早就聽得木瞪口呆,從竇謹口中吐出的事實,竟然與她所知的完全不同!

「對你這樣的人,我竟然想不出言語來形容!」

謝琬上前兩步,緊盯著他的面目,「誠然,護國公夫婦與孝懿皇后俱都罪不可赦,可是你跟他們有什麼兩樣?現在我反倒有些同情起竇詢來了,他的悲劇不在於擁有一個可憐的身世,也不在於他的野心勃勃,而是在於擁有一個你這樣的叔叔!

「跟你這樣的叔叔比起來,我忽然又覺得遇上謝榮我其實還算蠻幸運。

「真正野心勃勃的人是你,而你比一切野心家還要來得卑鄙。因為別的人至少還會親自上陣摘取果實,而你呢?你把身世原本就可憐的竇詢一把推上了不歸路,你把他當成替你賣命的工具,可憐他臨死前還拿刀劃花了自己的臉,衝上城樓來保護你們!」

她深呼吸了口氣,放緩語速接著說:「孝懿太后害死了惠安太子,又害得同為稚子的竇諶苦難一生,這本來對一個孩子來就是殘忍的現實。可你不是想辦法讓竇詢獲得更溫暖的人生,而是親手毀了他,縱然殷霍兩家都有罪,你也沒有資格指責,因為你的手段比他們更惡劣!」

「惡劣又怎樣?」

竇謹猛地攤開手來,「難道他身上的仇不該報嗎?霍達殺死我父親的仇不該報嗎?!我不過是想讓他把這個仇報得更順利更徹底些,以牙以牙,這有錯嗎?!」

「你錯了!」

這時候,門外忽然又響起道沉重而蒼老的聲音。

一眾人遁聲望去,只見身披戰甲的護國公緩步走了進來。一日沒見,他的長須竟陡然花白了幾分,而面容看上去也多了幾分滄桑。

看到他,竇謹的目光猛地狠戾起來了:「霍達?好,你也來了!」

「是我讓他過來的。」殷昱道。「原本有些事想帶去大理寺再行審問,現在看來,還不如就地審清楚的好。」說罷他轉向護國公:「竇謹剛才說,惠安太子出遊的那天傍晚,你曾經到過竇府提起許老夫人冒稱疾病欺君之事,你提到此事有什麼目的?」

護國公垂下眼眸,將手上頭盔順手放在桌案上,說道:「這世間每一個壞人,都不是天生就想害人的,包括孝懿皇后,包括我們夫婦。竇准比我大三歲,他忠誠憨厚,沒什麼心眼兒。可我不同,我是繼承爵位的,我自小主意比他多,想問題也比他周到,所以有時候他甚至會隨著別人一道喚我大哥。

「可是我喜歡跟他在一起,因為他的心地簡單,我不用防備他什麼。我是的確想跟他做一輩子兄弟的,於是他跟許氏的事我看在眼裡,卻隻字沒說,甚至還時不時地替他打點太醫。

「在內子與孝懿太后訂下那計劃後,我想竇家總這麼樣也不是辦法。

「皇上在護國公府呆著那段時間正好是空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