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423仇恨(1)

423仇恨(1)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27 19:42  字數:3309

「難道後來,他們就想到了去求蘭嬪?」謝琬問。

要不然,許老夫人帶著孩子去見蘭嬪做什麼?蘭嬪雖然心機頗深,可是那時候的許氏對她來說已經完全不會造成什麼衝突,再加上幼時的情誼,她應該有可能會答應。

「故事說到這裡,後來的情節我大概也能猜得到了。

「蘭嬪帶著竇諶去求蘭嬪,希望通過她對皇帝的影響力,來求得皇帝放過竇家許家一馬,可是沒想到,蘭嬪和惠安太子居然也在護國公世子夫婦的局裡,她和竇諶被殃及,後來竇諶也染上了天花,在惠安太子甍後不久也死了。

「而我若猜得不錯的話,許老夫人也應該是染上天花而死的吧?當時他們身上背著這麼大的秘密,自然不會輕易跳出來說道,而當他們母子都遇難的時候,事實上再提這事也沒有什麼意義了。不過我很好奇的是,既然竇諶沒死,你們為什麼又要把裝著他的生庚的骨灰罈送到惠安太子地宮裡呢?

「認真說起來,這個陰謀里真正可憐和無辜的是惠安太子,許老夫人和竇諶是他們自己撞上去的,最後落這樣的結局,也只能讓人感嘆他們有些倒霉。如果要說因為這件事而向宮裡展開報復,未免站不住腳。這又是為什麼?」

竇夫人怔怔地看著她,不知道是因為訴說太久,還是尚且處於精神高度緊繃的狀態,她看起來有些木訥。

「我只知道竇諶沒死,被送去了廣西,你說的這些,我不知道。」

在說不知道的時候她的語氣平穩而坦然,應該是真不知道。

謝琬正要開口,門外忽然響起道聲音:「剩下的,我來說。」

門外走進來負著手的竇謹和袖著手的殷昱,他們倆一個端凝一個悠閑,一前一後地走進來。

殷昱進來先跟謝琬交換了個眼神,然後竇謹走過來,坐在他往日坐的主位上,也就是謝琬左首的位置,掃眼望了望跪在院子里雪地上的幾百號人,說道:「你們以為,許老夫人帶著竇諶去見蘭嬪,是你想的這樣?」

謝琬揚眉:「難道不是?」

「當然不是。」竇謹哼笑道,「你永遠也想不到,許老夫人會帶著我大哥竇諶去見蘭嬪,根本就是霍達的又一個陰謀。」

這下不但謝琬吃驚,就連殷昱也不由動容。

這些日子他們聽到有關霍家欠下的人命債已經夠消化一陣的了,光憑謀殺太子這一條,霍達還不知該如何定罪,這再來一道,難道真應了那句話,自作孽不可活嗎?

竇夫人自竇謹進來時起就起身退在一邊,臉色在剎那間變換了幾下,又變得獃滯了。

竇謹道:「竇諶雖然是許老夫人的兒子,但是我們竇家卻不是那等小門小戶里處處透著小家子氣。我本來也不知道自己還有個大哥,詢兒被抱回來那年,我的世界也忽然起了變化。這個孩子我很喜歡,但是我發現,他身上更讓我喜歡是他的那些仇恨。

「可是他太小,他還不知道。他不知道不要緊,日後我可以手把手地教他。於是我對他很好,等內子過了門,我也交代她必須對他好。他那麼小的時候,已經被我視作了一顆棋子。那時候我還沒有如今這麼遠大的理想,就連如何行動也還是模糊的,我只是潛意識把他在往這方面培養,以備不時之需。

「那個時候,我也還不知道霍達的陰謀里還包括著竇家的人。

「詢兒兩歲的時候,有一日我與老太爺下棋,看到他拇指上一道小傷痕,順口問起他,這傷是怎麼回事。那時候老太爺雖然去過戰場,但像這樣細小的傷痕還是很難落下的。我們老太爺說,這是二十年前,過招之時被霍達的劍尖划下的。

「老太爺跟霍達交情那麼深厚,既使我已經知道許老夫人枉死於那場陰謀之中,也並不覺得該怪責霍家什麼,因為那會兒我跟你們一樣,只覺得是老夫人和竇諶稍嫌倒霉了點兒而已。所以他們之間竟然也有兵刃相見的時候,這讓我十分驚奇。

「老太爺沉默了會兒,才棄了棋子告訴我,讓我提防著霍家。

「我很疑惑,難道就因為他們對惠安太子作下的那件事嗎?其實我也不大待見霍家,不光是因為這件事,還有他們竟然可以盛寵不衰這麼多代,而且雖然說霍家和竇家是世交,可是竇家人在霍家人面前,總是不覺比他矮了三分的樣子,這樣不平等的交往,我不喜歡。

「而且,我還想過,要不要把他謀殺惠安太子這件事告訴皇上。可是後來我又發現,在霍家與殷家之間我根本插不進一根針,更要命的是我沒有證據,還會把竇家當年與玷污秀女的事傳出去,給竇家招來滅頂之災,但是這個想法一直存在我心裡。老太爺這麼說,我就打起精神來了。

「他被我催問再三,才告訴我,許老夫人當日帶著竇諶去見蘭嬪,是霍達暗地裡的安排。

「竇諶兩歲時被老太爺以內侄的身份接到府里,雖然一開始瞞得極好,可是兩三歲的孩子,有時還是改不了叫他為父親的習慣,一兩次不要緊,次數一多,府里別的房就有些起疑。不過有曾祖和曾祖夫人壓著,倒也不敢有人說什麼。

「竇家那幾年一直在苦思良策,我們老太爺就是因為這個,才會想到進中軍營謀個一官半職,日後立下軍功,也好為將來皇上問罪起來來個將功抵過。但是大家都不知道,霍達那會兒為了穩固他在朝堂的勢力,已經把我們老太爺列為了目標。」

說到這裡他哼了聲,望向門外目光也隨著飄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