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419餘孽(1)

419餘孽(1)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21 20:00  字數:3477

這世重生回來,她已經度過了十一個冬天,每年的雪花都是一樣的,每年的熱鬧和喜慶都是一樣的,不同的是人和事。一些人在出生,一些人在逝去,還有一些人,在層層抽絲剝繭之中露出完全相反的一副面目。

曾經她以為,謝榮是她見過的最擅於惺惺作態的人,可事實告訴她,她的見識還是太淺薄了。這廣袤的天空下,藏著無數表裡不一的人,謝榮只是其中一個,七先生是最謹慎的一個,而竇謹,是最最深諳隱藏之道的一個。

回到王府,雪已經下得齊腳背深了,殷昱在廡廊下迎她。宗室里都沒掛紅燈籠,廊下昏黃的燈光映著他溫和的面容,使人心底里油然生出異樣的溫暖。她低頭脫木屐,一下兩下沒脫下來,他彎腰下去親手替她解了,一面慢悠悠地叮囑:「明兒讓孫士謙把這木屐給換了,不合腳。」

謝琬等他站起來,順勢將雙手插進他的掌心裡。

身邊之事每一日都在改變,唯一不變的似乎只有殷昱對她的體帖關愛。

勾心鬥角的日子她真的已經過夠了。

「等京師這邊的事完結了,我們就去清河住住吧?哥哥前些日子回去整理家業去了,我也好些年沒回去,有些想念了。」

「你想去哪兒,我都陪你。」殷昱點頭。

大雪連下了兩日,到年廿八日,積雪已經把整個京師面目都給掩去了。

謝琬攀著手指數日子,這日下晌,廖卓他們披著一身雪花回來了,這一整個下晌又正豫堂又都是關門閉戶,沒有人知道廖卓他們是從哪裡回來,也沒有人知道這一趟去幹什麼,但是殷昱和謝琬的神情都很凝重,直到最後連胡沁也被喚了進來。

傍晚時分殷昱進了宮,在東宮與太子又是一番密談。緊接著魏彬護國公相繼進宮,御膳房給置了席面,讓君臣共坐一席,議事聊天。

當然,具體說些什麼,竇謹是無法知道的。當年竇詢在宮中插下的那些耳目在前些日子全部被拔除了,同時被清除的還有另一些背景有疑的宮人,所以最近議的朝事,除了皇帝的病情,剩下的餘孽未除,還有年後如何下詔甄選宮人一事。

總的來說竇詢這一役損失慘重。

他心裡也隱約有點不安。為什麼太子單單只請魏彬和護國公呢?

魏彬與護國公如今是太子的左膀右臂,而殷昱又是未來的皇位繼承人,他們在一起吃吃飯議議事,說起來也不算什麼。他是不是有些草木皆兵了?覺得什麼都像是不正常,不,他們不可能會懷疑到他頭上的,竇詢那麼樣的掩護好了自己的身份,他們不可能知道的。

至於竇詢的下落,等到過段時間,他再假擬個消息,就說竇詢在廣西祖宅染病死了好了。

「父親,莊子上來交這一年的租子了。」

如今府里管家的是次子竇坤。竇坤走進來,恭謹地朝他行禮。

竇謹把面上的不安和彷徨斂下去,唔了聲,接過他手上的帳簿。

往年這個時候,都是竇詢與竇坤二人共同料理這些事的,他只是隨手翻翻而已。如今竇詢不在了,於是就到了他手上。看著帳本上還留著的竇詢的字跡,他忽然想起來,竇詢說過,藏在府里後園子湖裡的那上千套的兵甲武器。

如今湖面冰封了,為了以防萬一,他開冰鑿湖準備隨時應對了。

他合上帳簿放到一邊,端起一旁溫好的茶來,說道:「我記得去年除夕的時候,後園子湖裡放了幾條綵船,船上有樂師在上頭撫琴,琴聲遠遠地飄到宴廳來,讓人心曠神怡。此舉甚好,我看今年就也這麼做罷。」

竇家兩個兒子都知道竇謹竇詢的事,竇謹這麼說,竇坤便想起來,去年除夕的時候在湖上擊樂正是竇詢的主意,興許那個時候竇詢就已經將武器藏於湖中了。而如今要划船便得要鑿冰,父親,這是準備隨時起事了么?

他心念頓轉,卻沒問出半個字,點頭稱是,轉頭便出去打點。

這日夜裡的雪轉小了,後半夜停了停,到早上,又開始下起來了。

身為閣老,竇府的內湖一點兒也不小,竇坤叫來了十多個家丁,從清晨開始,便就拿著工具在湖面開鑿。

湖底下藏著大秘密,怎麼能夠任何這麼多人在這裡置之而不管?朝廷今日起休沐了,竇謹剛好有時間站在湖岸水榭內監督。

水榭內燒著大薰籠,一點兒也不冷,但是比起宮裡的暖閣,還是差多了。至少沒有那麼舒適自在。

看著一點點被鑿開的湖面,他開始激動起來。如果此時此刻,他能夠帶著這些兵器殺進皇城,該有多好!

「老爺,安穆王和王妃過來拜訪。」

管家匆匆地前來稟報。

殷昱?陡然之間聽到這個名字,他有些怔愣,但是很快他又恢復了神色,殷昱雖然不如謝琬進府來的多,但也不是頭回上府里來,年底了大家走動走動,也是正常的,他又多心了。

「請入正廳。」他說道。

然後轉身準備出門。

「竇閣老獨坐在此賞景,不嫌孤單了些么?」

殷昱一身褚紅色起暗翟紋的常服,披著黑貂絨大氅,頭上的王冠端正雍容,儼然一位風華絕代的貴公子,站在門內朝他微笑。

竇謹約有片刻才定下神來,拱手笑道:「原來王爺已然到來,有失遠迎,還請恕罪!」

殷昱含笑走進,順他指引在茶座內坐下來。

茶座里燒著有茶,竇謹將之倒過重新放了新茶,燒水等沸。

他看著殷昱,「如此天寒地凍,王爺怎地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