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417巧合?

417巧合?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21 07:43  字數:3410

「當時鄙寺後院客居著對父女,那女兒十三歲,很喜歡在樹下唱歌。我們很怕她擾了清修,就勸他們搬離。可是他們因為窮困,竟是無處可去。而雪上加霜的是,這父親沒多久竟然染病亡故了。正當我們無計可施之時,那日有個十五六歲的少年進寺來,先是跟那姑娘說了番話,後來就來找貧僧。

「他跟貧僧說,可以接走這姑娘,但是他想把我們寺里這兩株玉蘭樹給買走。」

「他想買樹?」謝琬訝異地。

到現在,她已經猜測這少年很可能就是七先生,那姑娘明明無親無故,他為什麼來接她呢?

「不錯。」圓清點頭道,「貧僧依然記得,那少年纖瘦單薄,似有弱疾,而他跟那姑娘分明不熟,但是又似有著十分情意。那兩株樹自老方丈圓寂後疏於照料,景況開始大不如前,貧僧看他不像壞人,又聽他對於如何栽種十分了解,遂想與其留下來枯死,不如把它們讓給有緣人,就轉贈給了他。

「不過貧僧當時也納悶,出家人慈悲為懷,也怕那姑娘吃虧,便就細問了他們幾句,並且留下了他的住處所在。也不知道對王爺王妃有用無用。」

「哦?」聽到末尾,謝琬立即振奮起來了,「不知那住處是?」

圓清從袖子里摸出張老舊的紙來,「就是這個。」

謝琬立即接過來,目光一落上去,上頭的字跡便如針一般刺疼了她的眼!這是七先生的字跡無疑!「不知道他可曾留下姓名?」她緊接著問。

圓清想了想,說道:「他不曾說,不過,貧僧無意中聽到他身邊的人喚他四爺。」

「四爺?!」

謝琬眉頭倏地凝起。

四爺,這麼巧?

「周南備轎,去油茶胡同!」

她驀地站起身來吩咐道,然後與圓清道:「大師既然來了,足見一番仁愛之心,還請大師隨我同去這處所在瞧瞧,看看究竟能不能證實這兩株花木的去處!」

「但憑王妃吩咐。」圓清雙手合十站起來。

半個時辰後,王府的儀仗轉進了油茶胡同。

這座外表看起來毫不起眼的三進小院子,裡面收拾得乾乾淨淨,石桌石凳齊全,前院里兩株紅梅已全開了,在晴空下顯得殷紅如血。

這院子其實已經在之前武魁他們的搜查之內,但是如今再以另一種心情走進來,氣氛又與先前不同了。先前是搜七先生下落,如今是為揭開他的真身份,謝琬招手喚來邢珠:「帶人里外各處去搜搜,特別藏東西的去處。」

邢珠下去後,謝琬看了眼圓清,與他同進了垂花門,而後跨入內院。

如果這裡當真就是七先生的巢穴之一,那麼也應該是常呆的一個去處,這裡不但門窗描漆十分新整,庭院無甚雜草,就連門框的邊角也已經十分光滑,如果是無人處的院子,是不可能會有這麼樣的光景的。

再進了正房,裡頭家私齊備,但是空無一物,空床空榻空的炕,還有空的書房與櫥櫃。謝琬仔細看著這裡每一件東西,透過窗往後院子里看去,兩株小腿粗的斷樹立在院中,只剩下了個樹墩。

「王妃,這正是兩株玉蘭樹!」

當初搜查全城玉蘭樹的事是廖卓他們負責的,對這種樹的特徵早已了如指掌。「上次我們來封這些院子的時候竟然沒有到這兩棵居然就是玉蘭樹,真是該死!」廖卓如此懊悔道。

謝琬走到兩株斷樹前,只見斷口很新,猜想應該是不久前為了掩飾行蹤而砍斷的了。

「現在可以肯定,去東華寺接那姑娘的人必然是七先生無疑。七先生又名『四爺』——」

「王妃,我找到點東西!」

謝琬話正說到一半,邢珠拿著半張枯黃的紙走出來,「是張百姓家用驅邪避災的符紙,上頭有個生辰八字,雖然看不清年紀,但出生日和時辰是看得見的,剛剛在櫥櫃頂上發現,應該是年數久了,無意被卷在那裡。」

謝琬拿著這符紙在手,圓清從旁看見了,說道:「貧僧雖是佛門中人,但道家這種符倒是也認得,是祈福避災防疾病一類的符紙。」

圓清先前在描述七先生的面容時,也曾經說他看似有弱疾,這就是說,這位七先生的確是有疾病在身了?

四爺,疾病,年約三十上下,帶著南方口音……

幾道靈光忽然間同時在她腦海里閃現!有了這麼多巧合,還有什麼疑問嗎?

「夏至,讓人傳話給王爺,若他無要事請他即刻回府,我有要事相商!」

謝琬高聲吩咐下去,而後捉緊著這張有著生庚時辰的符紙踏上大轎。

殷昱正在東宮陪太子吃茶,順便也看看有沒有機會磨得太子鬆口繼續查案。

太子想的卻不是他這麼回事兒。這幾日興許是因為情緒不錯,所以他身子也利落了幾分,至於皇帝的病情,拖了這麼久,遇了這麼多的糟心事,到眼下實在已經很難再讓他感到沉重了,他就是表現出來痛心疾首,也沒有幾個人會相信不是嗎?

但是對於皇帝的現狀,他也談不上什麼高興,畢竟父子一場,自小又讀聖賢書長大的,即使即將順位登基,他心中有的只是疲憊,而非興奮。以他這樣的病體殘軀,這個江山就是由他來掌管,也掌管不了多久了,到時又得來次勞民傷財的新君登基,因此,他有了個大膽的想法,但是還待與內閣商榷。

也許,等殷昱剿滅了所有的亂黨再來議這事,會更好。他欣慰的想。他這輩子雖然在皇帝手下委屈了四十年,可是他卻有個這麼能幹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