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416玉蘭

416玉蘭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20 20:38  字數:3352

可是七先生即使死了,他的真身份卻還是個謎,他到底是誰?他的同黨還有誰?他們如今都不知道。如果不把他身後那股隱藏在朝中的惡勢力徹底剷除,朝堂也還是會有隱憂存在,要想獲得真正的清靜,只能深度挖掘,斬草除根。

從城樓回來之後她嘗試著小憩了一下,可是一閉上眼就是七先生那副面容,她不明白,為什麼他不肯讓自己的臉公之於眾呢?難道他真的會是平日里常在京師露面的某一人?這個時候他選擇這樣的方式隱瞞自己的真身份,必然是為了防止有人查到他,進而發現他的同黨。

他為什麼死到臨頭還要保護著那人?能保護到這種程度,看來這個人對他來說十分的重要。

她腦子裡依稀有著一些猜想,可是每每再推想,又缺少些根據。

殷昱這夜都沒有回來,這是必然的,熬到早飯後,她才回房補了會眠。

起床後已近午時,除了殷昱,該歸府的都歸府來了。而在午前時分各方差事已經辦得差不多了,太子主持早朝,殷昱敘述誅殺亂黨的前後經過,太子讓禮部記下各人的功勞到時方便論功行賞,散朝之後便就召內閣以及六部三司的大臣上東宮說話。

在這之前,太子先讓殷昱單獨進內。

他略帶沉痛地道:「皇上龍體不容樂觀,這些日子,暫且先把此事定案,未了的事情等過後再議。」

「兒臣不同意。」殷昱果斷道,「如今隱藏在朝中的匪徒同黨尚未露出水面,眼下正是該乘勝追擊的時候,若是停下來讓對方有了喘息的機會,也會給我們捉拿們帶來難度。兒臣肯請太子殿下下旨,誓將剿滅匪徒進行到底!」

太子微微地點頭,但是嘆道:「可是皇上隨時都有可能大行,如若大限已到,那就是國之大事,你想再辦也不可能繼續,反而容易逼得對方狗急跳牆。若是在皇上殮喪期間讓人衝撞了聖靈,那就是你我的大不孝之罪了!」

任何圖謀不軌的人都擅於在對方專註於別的事上時進行突然襲擊,皇帝大行舉朝皆動,到那個時候又有多少可能能夠防範得處處嚴密,使人無機可乘?

殷昱聞言也凝下眉來。

太子考慮的固然有道理,可是難道不捉拿餘孽皇帝就不會死了嗎?既然捉還是不捉他一樣該怎麼著便怎麼著,那這樣投鼠忌器就顯得十分吃虧了。而他在這個時候,又怎麼可能捨得放過這一網打盡的機會?

想了想,他便與太子道:「不知道皇上最多還能堅持多少時日?」

太子無語,有這麼當皇孫的問皇帝龍體狀況的嗎?聽著便跟催問皇帝幾時死似的。就算皇帝對不住他,多少也看在他這夾心餅的面子上語氣和緩點兒吧?又還能讓他委屈幾日?清了清嗓子,遂說道:「這要問陳復禮。」

殷昱扭頭:「速傳陳復禮過來。」

廖卓即刻去了。沒片刻帶著氣喘噓噓的陳復禮趕回來,殷昱等陳復禮氣喘平了,問他道:「皇上還能堅持多久?」

陳復禮見他問得這麼直白,頓時也訝了下,轉頭去看太子,只見太子正仰頭打量著樑上描繪的龍鳳,壓根看都看這邊,便緩緩把嘴巴合上,整理了下詞句,說道:「回王爺的話,皇上的情況極為不妙,若以針炙扎穴輔治,最多也還能撐半個月。」

太醫院的針炙很是了得,但是連針炙之術續命也可能保得半個月,那看起來就真的不大樂觀了。

如果殷昱能在這半個月里把七先生同黨找出來,將餘孽全部捉拿到手,那自然是再好不過,可是如果沒找著呢?那到時只怕當真無法收場。

殷昱瞄了兩眼太子,回到了王府來。

回府的時候謝琬正在正豫堂接待各方來客,余氏洪連珠正做陪客,齊家人與謝琅夫婦還有來客們盡皆紛紛上前恭賀,殷昱皆笑著應了。謝琬見他神色間亦有遲疑,於是晚宴之後將余氏他們皆送上了歸家的馬車,便就回到了房裡來。

「是不是也在憂心剩餘亂黨的事?」謝琬進門沏了碗茶給他,說道。

他點點頭,把方才在東宮裡的事說了,然後道:「眼下我是不可能放棄這個機會的,我看父親也不願意,只不過礙於他身為太子,不得不這樣阻止。可是他又讓我把陳復禮叫過來問話,這就能看出來他也跟我有著一樣的想法。」

「這不就行了?」謝琬道,「你還愁什麼?」

「可我總得給父親個台階下不是嗎?」殷昱一攤手,「他有心放水,可我若是強行這麼去做,那就讓他太為難了。臣子們面前也不好說。」

謝琬點點頭,扶了扶頭上的卧兔兒,想了想說道:「不是還有半個月嗎?你先別著急,左右七先生這大頭已經消滅了,他忍下那麼大的痛苦來保護身後這人,這人必然會韜光養晦隱藏下來,至少大夥的安危應該是沒問題了。

「然後咱們這兩天先故意弄出些風聲來,就說是已經有了七先生同黨的眉目,且看看七先生死後,那些人還能不能沉得住氣再說。」

殷昱扶劍站起來:「我再去跟魏彬他們商量商量,還能不能擬個什麼名目讓太子能夠順水推舟答應,然後又能夠在最短時間裡等對方自露馬腳的。」

謝琬點頭:「魏閣老他們必然比咱們倆辦法多,你去問問他們也好。可是也不急在這一時,先養養精神,明早去也不遲。」

「不行不行,」殷昱擺手道,「我可是一刻也耽擱不了。你先睡吧。」替她扶了扶毛領子。

謝琬無法,也只得送他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