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415擊殺

415擊殺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20 13:54  字數:3340

老九默語,轉身躍入隔壁圍牆,片刻後捉來對三四歲的孿生兄弟,將之一下敲暈了,按竇詢的吩咐綁在他背上,然後在隨後追來的撕心裂肺的哭喊聲里,上前挾住他,隱沒在黑夜裡。

剛好趕到街頭的殷昱遁聲望來,而後目光頓凝,等聽清楚追出來的婦人和漢子嚎叫的內容,立即已掉轉馬頭疾馳跟進!

眼下已近子夜,飛燕胡同的交戰仍在繼續,城樓上方已綁著四五個人,全是活的。

城上城下儘是盔甲於身的將士,這些將軍們都是有過實戰經驗的,中軍營負責著北直隸的安全,不會用那些無用的紈絝子弟。城牆高度兩丈有餘,厚度比一間屋子還有寬綽,老九自己躍上去不在話上,但是要挾著他上去,很顯然有難度,更何況,城牆上這會兒正有神機營的弓駑手在架弓守著。

「我就是七先生!我就是亂黨!」

二人站在隱蔽處,老九正在尋思著如何過去,竇詢卻突然大步走出去,緊抱著懷裡的火藥包,高聲呼叫起來!守城的將士訓練有素,聞到聲音立即已經反應過來,高舉著手上的大刀長劍包圍了他!老九見狀連忙追趕上去,但是還不等他靠近,幾枝駑箭已經將他當胸射了個透!

「速去稟報王爺,亂黨在東城門現身!」

領頭的參將對比了下手上的畫像,立即高聲下令,大手一揮,又加派了將士包圍過來。

竇詢哈哈大笑,高舉著手上火藥包,猛地扯出裡頭一根引線來說道:「誰傷靠近,我立即扯散它!」

本朝的火藥配製技術已經相對成熟了。領頭的參將是有識之士,憑目測看得出來這是至少三斤以上的土炸藥,引爆之後的威力至少能傷及方圓三丈之內的一切人畜!他連忙喝令道:「退後到四丈之處。團團圍住不得擅自靠近!」

「你們這些貪生怕死之輩!捉到我就有三千兩賞金,快來捉我呀!怎麼不敢來了?」竇詢高舉著火藥包往城樓處逼近。一面獰笑著,一面緊緊地扯住炸藥的引線,很快將士們被逼得步步退開,而他也迅速走到了城樓的樓梯處。

領頭的參將似乎看清楚了他的企圖,渾身一震與城樓上的弓駑手喝令道:「阻止他上樓!」

可是既然那火藥包具有這麼大的威力,又怎麼能阻止得了他呢?看到他手上緊握著的引線,弓駑手們也不敢擅動了。就算他們能當胸射死他,可是中駑之後他也還是會扯動引線。這樣一來,不但他背後的兩個孩子要送命,城樓上數百將士也要送命,還有城樓也都有被炸毀的可能!

竇詢大笑著,忽然從懷裡掏出把匕首來,朝自己臉上狠划了幾刀,頃刻,他那張弄污了的臉立即變成了血肉模糊的一片!

可他也不覺得疼,扔了匕首,還是抱著火藥包繼續上樓。

正在這時。遠處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隨著聲音漸近,身披金甲的殷昱如箭一般到了陣前。緊跟其後的則是霍英與駱騫他們。

「王爺!」

參將如釋重負,飛奔前來跪下:「此人自稱是亂黨匪首七先生!可他把臉給劃花了,不過卑職方才也照著畫像核對過,有七八分相像!可是他眼下——」

殷昱抬手止住他,駕馬走入陣中,就著火把光打量竇詢面容。

已經全然看不出他的真面目來了,只從身形姿態打量,的確是符合的。「駱騫去請王妃過來,王妃見過七先生。她能辯認。」

駱騫立時策馬掉頭。

竇詢聽不見他們說什麼,但是看著殷昱。他呲著牙,高聲說道:「殷昱。你來了!今日有你陪我赴死,我也值了!你過來,我要跟你同歸於盡!」

殷昱不說話,只盯著他緊握著引線的那隻手。

王府距這裡雖有七八里路,可是有他送給她的赤兔,還有熟悉地形的駱騫他們,用不了片刻她就能到。

果然,雙方靜默了一陣之後,又有急速的馬蹄傳了過來。眾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過去,只見披著白貂大氅的謝琬在駱騫帶隊的幾十名護衛中間疾駛過來了。

城樓上的竇詢在火把映襯下,如同刻在天幕下的一道背景,柔軟的杭綢裹在他身上,使他看起來儒雅之餘又多了幾分潦倒。謝琬除了五官之外,不但見過他的真人,還聽過他的聲音,她揚聲道:「七先生!你處心積慮這麼年,結果落得下場比季振元和謝榮更不堪,快收手吧!」

竇詢果然出聲:「謝琬!我最後悔的事情就是當初沒有殺了你!如果殺了你,我也許不至於落到今日田地!」

謝琬聽見這聲音立時挺直了背脊,「他說話微帶南方口音,從他的身形和聲音來判斷,是他沒錯!」

殷昱得了這句話,再不多說了,目光再次對焦城樓上的他,忽然往後比了個手勢,駱騫便從神機營士兵手上拿過架弓走過來:「王爺還是讓卑職來吧!」

殷昱不由分說奪過弓箭在手,冷眼掃向竇詢。站在樓梯半腰的竇詢目光驟凝,高興著火藥包,並指著背後背著的兩名孩童氣喘噓噓地說道:「你若敢射,那麼不光這兩個孩子會死,這城樓上所有人都是你們殷家的子民,你——」

話沒說完,便只聽噗噗噗幾聲,他兩手手腕以及胸脯瞬間各中了一箭!

誰也沒看清楚殷昱是怎麼出手的,往日的他看起來溫和而可親,很好說話的樣子,可是眼下,他渾身上下都透著股讓人不寒而慄的冷冽!他的出手果斷利落不帶一絲折扣,甚至連竇詢還想再說什麼他都沒有耐心去聽,似乎研究如何能更準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