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407奸計

407奸計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17 20:06  字數:3348

他不是第一次提起這個話兒了。

上次他在提過之後,殷曜確實是仔細想了想,可是他還沒下定決心,因為這皇位不是他去爭就能爭得到的,尤其是眼下這個時候,所以後來到底還是沒有聽話行事。可是這麼多天過去了,他心裡的憋悶之氣竟然越來越盛,而沒有絲毫消去的跡象,這使他開始有些動搖。

是啊,與其這樣折磨自己,為什麼不拼一下呢?

就是爭取失敗了,也不會損失什麼。可若萬一要是成了呢?他豈非就大同了么?他雖然不比殷昱,有魏彬有霍達,到時也有可能被他搶回去,可是竇謹難道會眼睜睜看著他被欺負?誰會這麼笨?這麼看來,他也未必一定會輸。

「那個,」他清了清嗓子,「你覺得本王可以到皇上面前去碰碰運氣?」

藍迪兒含笑道:「自然如是。本王試都不去試,是一定不成功的,可是試了,總歸有一半的成功機會不是么?只要王爺成功上位,那麼奴才也能跟著太孫殿下享福了!」

殷曜聽著太孫殿下幾個字,竟莫名振奮起來,他捏了捏藍迪兒下巴,邪笑道:「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你放心,跟著本王,是不會讓你受苦的!」

藍迪兒淺笑,任他上下其手。

午膳後殷曜應鄭側妃的傳召帶著藍迪兒進了東宮,鄭側妃有了上次惹怒他的先例,早做好了心理準備,一改往常的責罵埋怨,而是一番噓寒問暖,又是讓人遞瓜果,又是讓人上參湯,直到把他服侍爽了,才引著他進了偏殿說話。

「身子可大好了?」她問。

殷曜對於她傳召進宮的目的其實並不了解,想想基於孝道不可違逆也就來了。但是眼下被她這麼一弄,倒又覺得不簡單起來。也不知道她想做什麼,暗忖了下,於是道:「回母親的話,倒是能走能動了,不過太醫交代還是得靜養些日子。」

如此能進能退,如果她再逼著自己去乾清宮貼殷昱的冷屁股,他也有由子可推。

不料鄭側妃壓根竟沒接著這話題往下說,而是嘆了口氣,望著地下說道:「想當初,咱們娘倆出宮走到哪裡不被人敬著?

「如今卻被人無端藐視,不止是你屢次被人責打,就是你母親我,雖然仗著是太子側妃的身份維持著面上風光,實際上過得卻比那下等宮人還不如!我也是性急了些,每每想到這些苦楚,便就忍不住心酸,心裡憋屈,難免對你言語重些,你可莫要記怪母親。」

殷曜看她改了招數,當下微愣,片刻卻又連忙起身:「母親這是哪裡話?母親責罵兒子自是應該的。兒子怎敢有半絲不滿?」

「是嗎?」鄭側妃印了印眼眶,抬起頭來,「你是當真相信母親?」

殷曜默了片刻,拱手道:「這是自然。」

到底是自己的親生母親,平日里不屑和惱恨是一回事,真要說到信任二字,他又怎麼含糊?鄭側妃雖然對他管束甚緊,卻並不會害他,這他是知道的,所以當看到鄭側妃這一反常態的表情,他忽然也正經起來,眼下這樣的局勢,鄭側妃莫非是有了什麼主意?

「那好。」果然,在他沉吟之時,鄭側妃鄭重點了頭,起身揮退了所有宮人,然後看著他道:「那殷昱和謝琬還有太子妃一夥欺人太甚,我們不能這麼白白地任他們欺負,而我思來想去,還是因為咱們地位不夠的緣故。如果我們拿到了太孫之位,他們還敢這麼樣看不起咱們?」

殷曜算是聽出她意思來了,像藍迪兒一樣,也是讓他去爭這太孫之位,他正有去奪位之意,眼下聽得身邊人盡皆這麼鼓動,一腔熱血也沸騰起來!

「母親竟與兒子不謀而合。只不知道母親有什麼好主意?」

鄭側妃本以為他會猶豫,還作好了勸說的準備,眼下見他這般爽快積極,心下的歡喜自不用提了。當即捉住殷曜的胳膊,說道:「你有這番心思,那就最好了!母親這裡有一計,曜兒只要去辦了,成功的機率也是大大的!

「近日皇上不是在乾清宮養病么?想必悶得很,你去陪他下幾盤棋,討討他歡心,然後跟他討要這太孫之位!」

「這——這麼樣成么?」殷曜愣住了,皇帝會那麼聽他的話?

「不成,你就不會逼著它成么?」

鄭側妃的目光漸漸深沉起來,從中透出來一絲凜冽的光芒,讓人看了不寒而慄。

殷曜從未見過她這樣的目光,而怔忡間,她又從袖子里掏出一隻寸來長的小瓷瓶,塞到他手裡,讓他將之握緊:「皇上患病在即,你去侍疾問安,如今張珍不在,你成事的機率大大提高!只要神不知鬼不覺地讓皇上下了旨,有旨意在手,你就是下任太子!」

鄭側妃的話低而清晰,像古潭裡的水滴一樣在殷曜耳邊不斷迴響,擴大,他忽然有些發抖,像是害怕,又像是興奮,下任太子……這代表著什麼?代表著只要把手上小瓷瓶里的葯下下去,皇帝便會駕崩?鄭側妃教給他的法子,竟是讓他弒君?

「不,我不敢!」他搖頭。咽了咽口水。

「你怕什麼?」

鄭側妃語氣急促起來,「這只是迷藥,你挑些末兒放到茶水或湯藥里,他自會迷糊半個時辰。半個時辰後他會清醒,而你只要利用這段時間讓他立下傳位詔書,便大功告成!事後就連太醫也查不出來!皇上活不了多久了,咱們暫且拿著這旨意不出聲,等他駕崩之後再拿出來,你就是太子了!」

殷曜站在原地動彈不得。

弒君,那可是忤逆大罪,是要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