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406忠僕

406忠僕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17 13:32  字數:3332

他順手把桌上一張輿圖展開,指著上方用硃筆勾出來一條曲線說道:「我們觀察了十來日,確定七先生就是按這條線路退走的,而圖上印著紅點的這處不起眼的破落小宅院,就是七先生的藏身之處!」

謝琬低頭看了看,是位於城北的一條小巷。

「已經確定了么?」她問道。

「自然。」殷昱點頭,「不但已經確定,今日下晌我也已經跟護國公和魏彬他們會過面,已經擬定了出擊計劃,只等駱騫那邊有訊號傳來,我們這幾日便隨時可以行動。」

也許是久盼未至的消息來的太突然,也許是這些年來受的挫敗太多,謝琬竟然不如想像中那樣歡喜。如果僅僅是要捉七先生,那麼在上次追蹤謝榮那次他們就可以得手。當然這次他們既然確定了出手,必然是有了把握,可以毫無疑問地將之定罪。

「你在想什麼?」殷昱輕聲問。

她在書案這邊坐下來,若有所思地道:「我只是在想,七先生既然藏匿在破落小院里,那就說明他還是在保護他身後的人,也就是那個在朝中與他裡應外合的人。七先生跟那個人,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呢?」

殷昱笑著拍了拍她的頭,「別擔心,等我們捉到他了,一切自然水落石出。」

「也只能這樣了。」謝琬點點頭。

不管怎麼樣,這是個好消息,七先生是整個謀反案的核心,抓到他最起碼能讓朝野安下心來,至於他背後的人,七先生都暴露了,難道他還能藏得住嗎?

拋去了這層顧慮,謝琬對於這個計劃開始期待起來,其實說白了,除了肅清朝堂,她還想印證印證七先生究竟跟惠安太子有無關係。她想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得七先生對殷家,對霍家懷著這麼破釜沉舟的報復之心。

張珍經過了幾日調養,終於恢復了體力,這次他是休想再尋短見了。

這夜殷昱和謝琬到了他所在偏院,見到他二人,張珍眼裡露出一股死灰色。不是害怕,不是仇恨,只是心如死灰般的寧靜。

謝琬揚了揚唇角,走到他面前,「張珍,你知道我們為什麼劫你嗎?」

張珍看著她,不說話。

謝琬不以為意,再道:「這些日子你不說話,我卻把你的來歷打聽得一清二楚。你原是浣衣局的小太監,被宣惠皇后從棍棒之下救下來,從此對宣惠皇后和惠安太子死心踏地。宣惠皇后駕崩後你到了皇上身邊,一呆就是四十年,是么?」

張珍依然不說話。

謝琬在夏至搬來的錦杌上坐下來,再道:「如果以上還不能說明什麼,那麼接下來我要說的,你只怕就是死上一百遍都不夠了!

「你到達皇上身邊之後,心念舊主,一心想為惠安太子伸冤,這無可厚非。可關鍵是你一開始並不知道這是個陰謀,你純粹因為心疼惠安太子,所以暗中殺死了許多人,逼迫他們承認這是個冤案。可是沒想到,你在逼迫他們的過程中,竟然真的發現出幾分陰謀的意思。

「你逮著這個不放,然後順著皇上猜忌霍家的心理,將苗頭引到護國公府頭上,直到安穆王去東海那些日子,你查到了真相,認定霍家確實參與了這起事件。你迫不及待地告訴了皇上,於是便有了之後栽贓我們王爺蓄意殺害殷昊的這件事……」

「不!」張珍吐語,聲音有些嘶啞,但語調利落,「殷昊,也不是我殺的。」

「我知道。」謝琬點頭,「可是,若不是你借著這件事力諫皇上,皇上如何會下定決心廢黜太孫?」

「皇上不會廢黜?」張珍忽然笑起來,他望著地下,「你們太小看一個人的痛苦和仇恨了,我只是惠安太子的奴才,也已然把為惠安太子伸冤視為畢生之事,你以為皇上作為父親,他會容得下流著他仇人之女血液的殷昱繼承皇位?

「他不會。他如果能夠容得下,就根本沒有我插嘴的餘地了。我知道你們想問我什麼,不錯,皇上早就知道了真相,而這個真相,早在十多年前就讓我查探出來了。那些染上了天花的衣物用具,被惠安太子一件不落地用過了,而那些東西,根本就不是霍家少爺們的。」

他的語氣緩慢而低沉,整個人也陷入了回憶里。

他記得那些幽暗的歲月,他和皇上都直覺惠安太子的事件不是意外,但是他們沒有證據,而霍家手握重兵,他們不可能冒冒然欲加之罪,他和皇帝都只能忍,一日復一日地忍,同時也期翼著,這就是一場意外,因為要扮倒根基那麼深的霍家,是多麼不容易的事。

他永遠記得皇帝在知道惠安死於孝懿皇后和霍達夫婦之手時他的神情。

那是一種類似紙片人樣的表情,獃滯,木訥,惶惑,茫然,接著,他就關上門,在乾清宮裡流了一整夜的眼淚。他知道他的痛苦,宣惠是他的至愛,而孝懿是他的至敬,孝懿駕崩的時候他也流了半晚上的眼淚。可他怎麼也想不到,他最敬愛的這個女人,與旁人合謀,親手殺害了他的嫡長子!

他明白他的感受,在那之前,他也十分地敬重孝懿皇后,可是現實就是這樣殘酷,確實就是這樣的發生了。可是即使知道,又讓他如何能夠去追究孝懿皇后的罪責?

他已經死了一個嫡長子,他不能再失去已經被封了太子的嫡次子。何況,當初這太子之位,還是他強逼著他坐上來的。他如何能夠再自斷一支血脈?

他明白皇帝不會廢了太子的,他只能在太孫身上下功夫,那麼巧,殷昱從東海回來不久,殷昊就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