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405困獸

405困獸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17 07:30  字數:3409

「究竟怎麼回事,你快說清楚!」她站起來,略顯迫切地道。

孫士謙想了想,說道:「這件事宮裡的老人,包括張珍和奴才這批理當都知道。竇准前後有過兩位夫人,元配無出,過門沒幾年就過世了。繼室才生下竇准他們三兄弟。

「大約三十年前,那會兒他已經任上中軍營僉事了,按律有回鄉祭祖的機會,他帶著夫人回了廣西一趟,就抱了個嬰兒回來,說是在廣西生下的。大家當時都不相信,雖然一去三個月,可是去的時候也沒見竇夫人有孕的樣子。而且竇准甚少去廣西,更不可能遺珠在那頭。

「皇上當時也不相信,但是竇准一口咬準是他兒子,又因為這是人家的私事,就是收個養子也沒什麼,犯不著糾纏這個。於是還帶著調侃之意,賜了個名字叫竇詢。後來時間一久,也就沒人在意這件事,又因竇准夫婦對竇詢十分關愛,所以大家都忘了竇詢不是竇准親子這一事實。」

謝琬恍然。

不是親生兒子,當然就不存在會有那麼大的仇恨要替養父報仇,就是要報仇,也應該是親生兒子出面不是嗎?沒有復仇動機,自然也就不成立了。畢竟太平盛世里,沒有人會無聊到要布下這麼大局來顛覆一個王朝不是嗎?

那麼難道七先生會是竇謹?可她敢肯定不是。竇謹她太熟了,七先生絕對是她沒曾打過交道的陌生人。這麼看來,竇家莫非也排除了?

謝琬看著手上的筆桿兒,眉頭比先前皺得更緊了。

京內某間簡陋的小院子里,七先生坐在窗前發獃。窗外是兩名老婦在種樹,寒風吹得她們白髮凌亂,看起來隆冬應該不遠了。

他心中越來越有蒼惶之感,偶爾覺得自己像只遊走在雪原上的狼,獵人們在漸漸逼近,而他的狼群已經潰散,只剩下四肢的爪牙。

二十多年來他從來沒想像過自己會有這一天,他全副的精力都放在對成功的渴望上。

他想像過自己如何登上帝位,睥睨著曾經匍伏在殷家人面前的群臣匍伏在自己腳前,想像過如何血洗護國公府,看霍達空有一身武藝卻看著自己的家人一個個被處死凌遲,更是想像過自己在怎樣的一種心情下撬開孝懿皇后的陵墓,拖出她來鞭屍,來羞辱……

他就是沒有想像過,最終他會在孝懿的兒孫,還有她的丈夫和霍家的逼迫下猶如一隻喪家之犬,東躲西藏!

他不允許自己失敗,所以沒有想像過失敗時的樣子。

「想辦法送封信去西北,一旦宮中有訊,即時舉事。」

他拖著長而緩的音調頭也不回的說。

這是他準備在萬不得已時使的最後一招,在霍達掌握著舉朝三四成兵權的情況下,靠兵馬舉事實在不是個好的策略。如果再有幾年的時間,他會在神機營,中軍營都順利安插屬下,到那個時候,不但皇位將成囊中物,霍家也會沒有一點機會動手。

可惜的是,這計劃就像是個未足月的早產兒,被逼提前出來了,眼看著殷昱的搜查隊伍已然逼近,他也只能絕地反擊一把了!

劉禎站在陰影里,說道:「按如今的情況,此去西北至少也得十來日,等到宮中有訊過去,也在二十日之後了,二十日後便將入臘八,先生是打算在年底了結此事?」

「不了結又能如何?」七先生轉過身來,緩緩抬起的目光哀傷多過冷冽,「謝琬近日四處走動,如今我雖消息不靈通,但起碼她不會在這個時候反常行事。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我就是死,也要死在復仇的道路上,而非窩窩囊囊地束手就擒!」

劉禎神情也變得哀傷,默然揖了揖,走出去。忽然又在門外回過頭來:「近日謝琬四處走動,可要派魯聰他們向她下手?」

「那有什麼用?」他咬了咬牙,「殺謝琬不是我們的目的,報仇才是我的目的。我總共只有十五個人了,跟謝琬下手無非是讓人再多一條抓獲我的線索而已。」他說完抬起頭來,「你去通知魯聰,讓他帶著剩下的那十四個人,這些日子緊隨著殷曜左右,見機行事。」

謝琬這些日子依然在四處走訪,因著她這一走動,各府女眷們膽子漸漸大起來了,也開始互動串門。

於是上王府來拜訪打探亂黨的人也多起來,謝琬總是如往常透溫和親切地接待她們。一切看起來王府的氣氛都是寧靜而從容的,但是如果仔細看的話,又會讓人察覺到府里常在謝琬身邊那得用的幾個人,忽然有幾個不見了,近來倒是往東宮裡去的時候多。

謝琅如今在永福宮當差,雖是很低階的官職,但是天子近臣無分大小,哪怕是個臨時的侍書,責任也十分重大。

謝琬替哥哥高興之餘,也在鳳棲宮聽太監說他的表現。

「謝侍書逢單日在東宮侍候,每次來都比預定的時間早半刻,替殿下準備文房四寶什麼的,侍書大人寫的一手好字,太子殿下十分讚賞,有時會讓他代筆。而且他又不多話,甚知進退,對宮人們也很親切,大家對他的印象都很不錯。」

謝琬聽了高興,賞了他。

太子妃嘆道:「每次看到謝琅的時候,我都會想起謝榮。那時候皇上也是這麼樣重用他的,所以後來將他調了來東宮。」

謝琬心下一頓,跪下道:「哥哥本性純善,從無野心,與謝榮並不是一樣人,求母妃明鑒。」

太子妃忙把她拉起來:「這是怎麼說的?我不過是順口感慨一句,哪裡就是猜忌他來?再說了,這兩者根本沒有可比之處。」她寬慰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