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95前路

395前路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13 20:48  字數:3353

謝琬想像著當時的場景,也有些難受。

她問:「聽說,當時是蘭嬪照顧的惠安太子是么?」

德妃唔了聲,放了茶,說道:「蘭嬪是宣惠皇后的表妹,是惠安太子的姨母,也是當時除裕妃以外唯一的妃嬪,皇上當時就把孩子交給蘭嬪照顧。蘭嬪被賜死之後以跪姿葬在宣惠皇后的陵內,皇上是要她永生永生跪在宣惠皇后面前向她請罪。」

謝琬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天花又非人為,孩子們體質弱性,會無意感染也是常事,如此倒顯得有些煞有介事了。」她道。

德妃苦笑:「誰說不是?你瞧瞧這後宮裡,誰還敢輕易提到這件事?總之這就是個教訓,也給當時初進宮的我們當頭一棒,無論後宮裡誰是贏家,混得什麼樣的地步,最終還得由我們的男人來決定命運。有些人縱然死了,她還是獨佔著丈夫的心,有些人縱然活著,也只能長夜獨眠擁衾自暖。」

「娘娘。」

謝琬聽她這麼說,倒是有些不忍,宮裡女人的苦楚她原先不清楚,如今卻是再清楚不過了。

三宮六院什麼的,有時候不是皇帝想要這麼做,是他身為皇帝不得不這麼做。你看皇帝當時深愛元後,卻還是納了元後的妹妹為嬪,之後又有這麼多的備選的妃子。可見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想法,在皇宮這個地方,是很難實現的。

而作為當時的宣惠皇后,她一定也不希望身邊還有這麼多女人分享她的丈夫吧?

德妃陷入了沉寂,謝琬也不便再問了,帶著殷煦告辭回府。

回府之後她也像德妃一樣在房裡發著呆,直到殷昱回來她也沒挪窩。

「怎麼了?」殷昱攬著她的腰,柔聲問。她眼裡的憂傷讓他看起來心疼極了。

「我在想宮裡的那些妃子。」她垂下眸道,「我在想,她們真是天底下最煎熬的女人。如果有一天,你承繼了大統,當上了皇帝,後宮裡也會有許許多多的妃子,到那時候,我是會像宣惠皇后一樣的早逝,還是和蘭嬪一樣的被冤殺,又還是像德妃淑妃她們那樣從日出日落里看青絲漸漸如雪呢?」

她說完把頭抬起,正好對上他怔忡的雙眼。

她也沒有等他的回答,而是起身走了出去。

她知道這很回答,她不忍心為難他,從她選擇他的那天開始,這個可能性就一直存在,只是這些年忙於應付各種陰謀詭計而無暇去深思考,如今隨著勝利的日子漸漸來臨,她忽然就從德妃的眼裡隱約看到了自己的未來。

從面上看,等肅清亂黨,太子登基,殷昱無一例外地會被封太子,而她也會成為太子妃。跟相愛的人開始著幸福安穩的生活,然後又得到了無數人艷羨的至高身份,這會是一個完美的結局。

可是在這之後呢?她習慣於將目光放長遠,她想知道在鬥爭結束之後,迎接她的又會是怎麼樣一個局面,是與隨著他的身份增高而出現的各種各樣的女子,再次開始無休止的宮斗,與她們爭寵,爭地位,一直斗到瞑目那刻么?

那樣未免太累了。

她的前路,竟然因著他的目標漸進而又有了層陰雲。

廡廊下,一串急急的腳步從後頭趕過來,從後一把抱緊她的腰,聲音在耳邊堅定地道:「相信我!」然後鬆開,走遠了。

謝琬回頭看過去,只剩一簾暮色。

接下來的日子,謝琬繼續在宮裡走動。

殷昭開始張羅起了她的千金醫館,就設在北橋菜市口處,因為那地頭才是平民女子們會去的地方。當然她並沒掛出赤陽公主以及魯國公世子夫人的名號,因為怕把人嚇跑了。她在那裡坐鎮了幾日,等看著人客漸漸多起來,便就也陪著謝琬進宮走動。

謝琬目的在問出惠安太子當年死亡的來龍去脈,而德妃這裡因為已經被撬開了嘴,所以還是緊跟著追下去。

而朝堂這邊,殷昱猜測的還是沒錯,皇帝單獨叫他進殿說話,似乎真是做給人看的,消息傳出來後,鄭側妃就緊張得不行了,鄭王才剛遞了摺子上去,皇帝就叫殷昱單獨說話,這是在告訴他們殷曜沒希望了么?

不成,她努力了這麼久,怎麼可以就這麼白白放棄?只要有一絲機會,她就還要爭取的!

「去請王爺進宮!」

她揮手讓太監下去,心煩意亂地在榻上坐下來。

殷曜正在永福宮。

因為張珍失蹤的事,殷曜這些日子也在宮裡帶兵搜查,忙得腳不沾地兒。他鞭屍謝榮那事兒本來沒人捅到太子跟前去,可是沒想到早上因為跟羽林軍參將拌了幾句嘴,於是被人把這事給捅了出來,這會兒,太子正在訓斥他。

「你真是把聖賢書都讀到了狗肚子里去了,謝榮是逆賊,自有朝廷處置問罪,你有什麼資格侮辱他的後身?你這丟的不是你的臉,你丟的是本宮的臉,是整個殷氏家族的臉!你皇嫂打你的那ji巴掌還是輕了,——來人!再替本宮給他掌嘴二十下!」

崔福立即帶了人上前行罰。

殷曜滿心裡委屈,一面求饒一面哀呼,可是崔福也不知哪找來的這倆太監,下手能把人打個死去活來。而太子也夠心狠,愣是打完了二十下才讓人把他鬆開。

他是個王爺哎,居然一點面子也不給他留?等著吧,回頭他會讓他們好看的!

「還瞪什麼瞪?還不滾出去!」

太子沖他吼道。

他這一吼,頓覺心口又有不適。他發誓作為父親,最初一開始絕沒有過想偏心誰的想法,三個兒子都是他的骨肉,雖然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