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94打聽

394打聽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13 19:10  字數:3461

這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覺,就連先前拎著燈籠在階下引路的小太監往這邊探了探頭,都悄悄匿走了。

半個時辰後馬車順暢無阻地出了宮門,然後在街角無人處廖卓扛著張珍跳下來。披著黑貂皮大斗蓬的崔福在車頭扭頭道:「你們倒是快去快回!我繞兩個圈可就得回來了!回頭進不了宮可別怪我!」

廖卓皮笑肉不笑道:「我們不怪你,讓王爺怪你。」

崔福臉上一僵,縮脖子罵道:「媽拉個巴子的,就知道欺負我!回頭別想再蹭我的被窩!」說罷摔下帘子,讓人趕著車揚長而去。

廖卓和秦方因是暗衛,不在人前露面,所以也不曾有特別的住處,但是他們自有他們的辦法,比如說這些日子廖卓就看中了崔福身邊的暖和,隨他在永福宮側殿里睡得舒舒服服。而秦方因為有廖卓值了夜,從而也可以放心地去值夜宮人的空鋪上歇著。

廖卓二人把張珍送到安穆王府,自有孫士謙領人接著。

基於他還未曾醒來,眼下審也是白審,所以殷昱聽說後便讓人把他先關著,自己繼續安慰著因心愛的小兔子忽然凍死了而哭泣的殷煦。

翌日早上,皇帝睜眼醒來,習慣地伸手等待張珍的攙扶,沒料到伸過來的卻是張珍的徒弟蔣安的手。

「張珍呢?」他疑惑地道。

蔣安連忙跪下,一臉的惶恐不安:「稟皇上,我師父失蹤了!半夜就不見了人,眼下到這會兒還沒找著!」

「什麼?」

皇帝瞬時震驚了,原本這也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張珍是宮裡的老人了,而且身份殊然,他還會有什麼意外不成?可是因著謝榮臨死前那句話,如今卻不可等閑視之了。

「好好的人怎麼會失蹤?快快去找!」

隨著這句話,整個乾清宮乃至整個宮城都動起來了。

在敵暗我明的情況下,皇帝身邊的大太監居然悄無聲息的半夜失了蹤,這怎麼能夠小覷?除了議論聲,很快有人稟報半夜看見張珍去向了東宮,於是順著一條條線索往下,太子終於被傳召到乾清宮,皇帝對其質問起來。

「張珍在哪裡?」

太子從未參與這件事,但早上聽見了風聲,也準備出把力的時候崔福忽然撲通跪在面前交待了經過,於是心裡有譜了。便先把廖卓他們喚出來狠批了一頓,然後才又到的乾清宮。

聽見質問,太子凝眉道:「兒臣也正在查。」

父皇氣道:「他們說他昨夜去了東宮,你卻跟朕說不知道!」

太子抬頭:「不過是個奴才,父皇何必如此緊張?被臣子們看見,倒有寵幸閹黨之嫌。」

「你——」皇帝氣得夠嗆,指著他竟說不上話來。

太子也怕氣出個三長兩短,隨即見好就收,說道:「父皇不必過於憂慮,兒臣一定會派人細查。」

宮裡頭鬧得紛紛揚揚,朝堂里哪裡聽不到訊兒的道理?一時間各妃嬪的娘家人紛紛進宮打聽詳情,都問是不是宮裡出現了逆賊,想要謀害皇帝,卻誤把張珍給害了?還有的甚至私下猜疑,問是不是七先生已經潛入宮裡,隨時準備暗殺皇帝?

謝琬聽見這些傳言也只有嘆氣,一面讓人放話出去避謠,一面又日日進後宮陪伴德妃淑妃。

張珍從醒後到如今隻字不說,問也問不出什麼,基於不亂殺無辜,只得依舊關著,等找到七先生下落再做打算。

武魁他們查官戶的事兒已經查完了目標名單的六成,隨著剩下的目標日漸變少,而還是沒有得到結果,謝琬心裡也開始有些焦慮。

不過也有好消息就是,武魁他們在行動的過程中不斷地有發現一些無名之主的宅子,而裡頭竟然時有關於七先生的線索出現,另外從七先生日漸緊密的小動作來看,也許離目標也不會太遠了。

張珍失蹤的事內閣也開始關注,此事除了魏彬,就連段仲明他們都不知道,內閣幾人在議政的時候段仲明道:「看來謝榮那句臨終之言不是假的,七先生的人果然已經準備沖宮中下手。魏閣老,咱們還得加強宮中護衛啊!」

沈皓點頭。

杜柳二人這次也難得的積極附議。

魏彬嘆長氣道:「依我看,說不定這張珍本身就很可疑啊!」

眾人聽得這話都不免怔住,一直沒說話的竇謹道:「張珍若是七先生的人,那宮裡早就亂了。」

這話聽著倒也有道理,於是大家又都深以為然。

但不管怎麼樣,眼下把張珍找到才能解開謎底。魏彬下令派兵加強宮禁,同時護國公府的幾位將軍也紛紛都披甲上了陣。

七先生在局勢一日日嚴峻之中一日日變得焦心,他縱使不說,劉禎也看得出來。

「這是個陰謀,又是個替我招惹麻煩的陰謀!」他一拳砸在桌面上,兩眼裡隱隱有火焰閃爍。宮裡丟個太監也算到他的頭上,這是打算用無所不用其極的方式把他逼出來嗎?

劉禎默然半刻,抬頭又道:「小的聽說這張珍早年是跟隨過宣惠皇后的人,張珍初進宮時常受人欺負,有次險些被人打死,是宣惠皇后路過將他救下,後來便對宣惠和惠安太子死心踏地。宣惠皇后駕崩後,皇帝看他忠心,便收在了自己身邊,算起來已有四十年了。」

七先生驀地回過頭來,「你的意思是,他的失蹤是因為他的身份?」

劉禎默了下,說道:「根據當時監視謝榮的那些人後來所報,張珍曾經到過謝榮府上,而之後不久他就被起複了。當時我們只關注他已經被起複的事,而沒去深究這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