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92惶恐

392惶恐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13 05:50  字數:3402

謝榮一死,鄭側妃心裡更加沒有信心了。她開始覺得想要以殷曜去取代各方面都完勝的殷昱,其實是多麼艱難的夢想。可是誰讓當初他們曾有過那麼個機會呢?如果殷昱不殺殷昊,那麼她也不會起這樣的心思,不會有後來這些事。

當然,說起來如今他們也不曾受到什麼實際損失,可是殷昱拿到皇位之後,會放過他們嗎?

如今殷曜當不當太孫已是其次,重要的是在他們放棄爭取這個位置之後,殷昱還會不會容許他們平安地呆在京師!

「你先回去,讓你外祖父有空進宮來趟。」

她揮退殷曜,在美人靠上歪下來。

殷曜傳信給鄭鐸,鄭鐸翌日下了朝就進宮來了。

謝榮的死也給他帶來了震動,這畢竟不同貶官降職,人死了不但再也沒了,更帶給人一種頹喪灰暗的氣息,也像是一種徵兆,至少殷曜這邊是再也沒有謝榮這樣的人可以再利用了。但是謝榮竟然與七先生真正勾結上,才令他感到更加驚懼。

他不敢想像如果謝榮沒有暴露,殷曜會落得什麼下場,而謝榮這樣的人最終都還是跟亂黨勾結上了,那麼還有什麼人可以相信?

到朱睢宮來的時候他心情十分複雜,有些不知道將何去何從。

「從前季振元雖然老嫌我腦子不夠用,謝榮也是,可是他們這些聰明人到底還是比我我這個蠢人死在前頭。可見有時候人太聰明不見得是件好事。如今咱們大勢已去,是時候想想該怎麼為往後的路作些鋪墊了。」

他坐在珠簾外頭,澀然地朝帘子里的鄭側妃說道。

鄭側妃沉默無語,半日她吐了口氣,說道:「鄭府上下有著幾百號人,父親當然一心求穩。可是我不同,曜兒爭,可能是徒勞無功,可是如果他不爭,那殷昱上位之後,他就只有死路一條。我不認為他會放過曜兒,因為換了我,曜兒上位之後我也一定不會放過殷昱。」

鄭鐸獃獃地看著面目模糊的她,訥訥道:「那你想怎麼樣?」

珠簾內忽然陷入一片沉寂。轉而,那帘子動了,鄭側妃從裡頭走出來,說道:「我知道皇上不一定會同意在這個時候答應冊立太孫,可是如果不去試試又怎麼知道呢?父親歷來甚會討皇上歡心,如今宗人府宗正在鄭王手上,不如父親去請鄭王請奏冊立曜兒為太孫?」

「這——」

鄭鐸無言以對。

鄭側妃走下丹樨,「據說謝榮臨死前曾交代七先生欲在宮裡下手,那麼極有可能是皇上了,我們還不下手,萬一若被七先生得了逞,那時就晚了!我們只要在皇上駕崩之前把聖旨拿到手,到時就算日後還有變數,我們至少也掌握了主動!」

鄭鐸真不好說她什麼。

說真的,他腦子是不怎地,兩個兒子比他強得多,可是這種事情猶如在懸崖邊上過夜,一個不留意就跌下去了,他是重權利,可是比起權利,他更在乎性命。這也是他為什麼一直被季振元他們嫌棄的原因,可是他就不明白了,一個人連命都保不住了,還要權利有什麼用?

鄭側妃既然也知道爭的結果是死,為什麼她還要執迷不悟呢?

「父親難道不答應我?」鄭側妃皺起眉來,聲音里也多了絲不快。

鄭鐸暗吐了口氣,無奈道:「答應。我回頭就去尋鄭王。」

這是他的女兒,他能怎麼拒絕?如今府里基本是永寧的風頭最勁,永寧早與鄭側妃互看不順眼,如果殷曜再失勢,永寧會更加盛氣凌人,那時他們的日子也不好過。

從宮裡出來,鄭鐸就去了鄭王府。

鄭王跟鄭鐸談不上有交情,但是也絕談不上有矛盾,鄭鐸把來意跟鄭王一說,鄭王就也琢磨開了。基於跟殷昱之間的仇,當然是殷曜上位對他來說有利些。請奏封太孫這件事又不得罪皇帝,他有什麼不能幹的?按照皇帝對殷曜歷來的態度,說不定他還正中了皇帝下懷。

於是翌日早上就捧著摺子當著眾大臣的面遞交了上去。

請奏冊封太孫的話一出口,魏彬便立即跟殷昱對視了眼。都說鄭鐸腦子不夠,看來鄭王的腦子比鄭鐸更加不夠。在這個時候他還不知死活地來請奏冊封太孫,難道是生怕殷昱不惦記著他?

在他們幾個腹誹的同時,皇帝也往殷昱看了眼。

「此事今日暫且不議,安穆王隨朕去乾清宮,余者退朝。」

皇帝極少極少喚殷昱單獨說話,大家都往他看了眼。殷昱沖魏彬點點頭,隨在聖駕後頭到了乾清宮。

進了殿,張珍揮手讓宮人們都退了下去,自己也退在簾櫳下方,點起一縷香來。

「坐吧。」

皇帝指著丹樨下一張錦杌,然後看著地面鋪的波斯絨毯,「亂黨的事,查的怎麼樣了?」

殷昱因著這些日子隔日便在乾清宮當差,所以見皇帝面的機會很多。他很明顯感覺到,謝榮落網後這些日子,皇帝的情緒一直都顯得有些低沉,就在殷曜殷昌過來時,也不再明顯地表現出袒護之心,而眼下他會這麼樣和顏悅色問起他的差事,委實出乎他的意料。

「七先生已經坐不住了,最近屢有小動作出現。而謝榮所說的他想在宮裡動手的事如果是真的,則更加證明他已然準備狗急跳牆。這種人反咬起來動作甚大,所以最近我一面繼續搜查,一面也另派了人手監視城裡動靜。」

因為早已經不在乎那份祖孫之情,殷昱也不再如兒時那般對著皇帝畢恭畢敬。

皇帝對他的態度有些微慍,但是當看到身著盔甲的他的健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