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90煙花

390煙花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12 07:27  字數:3319

每個人都不是生來的壞人,王氏是因為曾經苦過而沒有安全感,所以拚命地想要得到更多,篡住更多,謝榮是因為幼時被冷落,被流言所累,所以位居人上成了他唯一的目標,甚至不惜犧牲他的家人,他的原則,他的信仰已經不再是忠孝仁義,而變成了權欲二字。

可是,這不是可以背棄原則放任自我的理由。

「三叔還有件事一定也不知道,我這樣苦苦地針對你是為了什麼。」謝琬眯眼看著星空,「我不妨告訴你,在很早以前,我是為了活命,王氏和她的兩個兒子,包括整個謝府,都是我的惡夢,我的陰影,我必須推翻他,才能夠有將來。

「後來我做到了,我把王氏打敗了,分到了家產,嚴懲了傷害我們的人。看上去我很該就這樣收手了。可是三叔,我不光是為了有飯吃,有衣穿,我還要我們嫡房擁有未來,謝琅要入仕,要為官。如果我把你拉下來,成了大官的你隨時都會把謝琅踩在腳底下。

「就是你不踩,王氏也借會著你的名頭來踩。而你,會有心思給予我們一兩道關注的目光么?你當然不會,你忙著陞官,忙著鑽營,我們只能任憑王氏仗著你的名頭隨意拿捏我們。我當然不能等到這一天到來的時候再來反抗,那樣一切都遲了!

「我跟你一樣,不喜歡這樣被*縱被打壓的人生。但是我跟你最大的不同,是我選擇了一條艱難但是沒有違背良心的路。我不覺得愧對你。而你呢?你為了達到目的,把仁義道德全都丟到了背後。

「你最開始為了拿捏我,意圖阻止謝琅去考科舉,這是你陰暗。你為了教訓我,削掉我舅舅的官職,這是你卑鄙。你為了鬧得我家裡雞犬不寧,你把王氏接到京里塞給我,這是你不孝。你為了保住在季振元面前的地位,不惜犧牲親生女兒的閨譽,這是你不仁。

「還有你為了達到除去我們的目的,殺死謝棋栽贓給殷昱,這是什麼?這是赤*祼*祼的喪盡天良!.

「如果僅從你的角度看,你的確是個可憐的人,可是,站在我們所有人的立場,當著皇天后土的面,你沒有資格談忠孝仁義幾個字,你愧對你的滿腹經綸,愧對你的功名,愧對你得到的所有讚譽!我敬重你的好學和上進,但我也鄙視你的沒有人格底線!

「三叔,你的失敗不是偶然的,一個人的付出有時跟他的收穫並不成正比,你走錯了路,所以就要承擔走錯路的後果。其實我也一樣,當初在選擇殷昱的時候也反覆地問自己,能不能承擔得起所有後果?在我想通了以後,我無怨無悔。可幸運的是,我的選擇是對的。」

這就是為什麼一百個人就有一百樣的人生,每個人的選擇決定了他的結局。

遠處天空不知誰放起了煙花,她忽然覺得這多麼像是謝榮一生的寫照,絢爛而短暫,他這四十幾年的歷程是五彩的,但是最後落地的又只剩一幕塵埃。也許作為勝利者,她的悲憫看起來有些虛偽的味道,可是對於他的結局,她是的確覺得不該。

「我不後悔。」

謝榮搖頭,他臉色灰白,也在看那幕煙花,「即使這樣,我也並不後悔。我曾經以為自己會後悔,可是又覺得不必。如果我這一生就是為了求證自己的價值而活,那我已經做到了。我不曾權傾天下,但是得到過權傾天下的人的肯定,得到了你們處心積慮的對付,我覺得,在這點上,我已經沒有遺憾。」

換句話說,求仁得仁。

眼前的他看起來平靜從容,他席地坐在石階上的樣子,使謝琬想起前世記憶里他半蹲在地上看著幼小的謝芸放焰花的樣子,那個時候正是她也不敢輕易接近他的時候,那個時候,從沒有人會想到,有一日他們會在劍撥駑張的古寺後院里,對著寒星聊往事。

她勝利了,卻並不歡喜。

殺王氏,殺謝棋,都會讓她感到痛快,可是謝榮不會,他是個悲劇。

她吐了口氣,站起來,「那麼,三叔可還有別的什麼遺憾?」

謝榮想了想,「你會怎麼處置我的家人?」

謝琬垂眸,在接連犧牲了謝葳謝棋,又放棄掉黃氏之後,他這個時候再來談起他的家人,是多麼可笑!可是她也笑不出來。她抬起眼:「在你出門之後,我們已經有人去包圍了謝府,現在三叔府上所有人,應該都被控制在府內。」

謝榮看著她,忽然盈出一絲苦笑。

他有些無所適從的看了看左右,點點頭道:「好,好。」

謝琬也不知道說什麼,她只擅於打王氏的臉,扒謝啟功的皮,逼得謝宏走投無路,而在朝斗黨爭上,她到底少了幾分遇佛殺佛,遇魔殺魔的蕭殺之氣。

她無言地轉過身,走向先前所在的佛殿,她只要進了殿,武魁他們就會從四面圍過來將他擒住,然後關進大理寺死牢。

身後突然傳來噗地一聲。

她腳步頓了頓,然後猛地回頭。

謝榮胸口插著支匕首,一手仍扶在手柄上,身子歪倒在地。

她倒吸了口冷氣,走過去,謝榮強撐著身子坐直,說道:「別過來。我寧願死在你們面前,也不願狼狽地進牢獄。我謝榮,是朝廷欽點的進士,就是死,我也要死在皇天之下,后土之上!……琬姐兒,七先生有在宮裡動手的心思,你,你留心點……」

一幕寒星之下,他闔眼歪倒在階下,光潔的漢白玉石階上布滿了鮮血,遠處的天空里,又升起了一幕煙花。隨著啪的一聲響,那煙花照亮了半片天空,然後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