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89寒夜

389寒夜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11 19:36  字數:3412

可是他依然記得二十多年前他初見她時的樣子。窈窕的身段,嬌柔的笑靨,那時青絲如墨,像狼毫在心底划出來的一筆印跡。

他跪在她身後,伸手將她擁在懷裡。

「書蕙,如果還有來生,我一定不再負你。」

清晰的木魚聲忽然斷了,也有根看不見的弦被忽然扯斷了。

黃氏身子僵硬,眼角有淚光浮出。

謝榮伏在她背上無聲地垂淚,他從來沒有忘記過他這一生只有一個妻子,從來沒有忘記過愛他親手迎娶回來的髮妻,可是從他帶回採薇的那日開始,他和她就走不到一起去了,他不是因為喜歡採薇而帶她回來,他只是捨不得即將到手的權力和榮譽。

黃氏追求的是平安祥和,而他註定面對的是永無止歇的風浪。

他曾經多麼想與她生同衾死同穴,可他做不到了。他答應她的一切,他都沒有做到。榮華富貴,兒孫繞膝,相守到老,永不離棄,他做不到了。

他鬆開手,從她鬢上拔下兩根白髮,小心地打了個同心結,揣進懷裡,站起來出了門檻。

佛堂里又清靜下來,菩薩在佛桌上寶相莊嚴地望著人世間。

黃氏全程沒有回頭,沒有出聲,但是她的心肝又碎了,原來修習了這麼多年,她還是身在紅塵里。

四葉胡同到東華寺也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

天漸冷了,東華寺里竟然也杳無人煙。

謝榮牽著馬,半垂著頭進了寺門,紙條上約的地點是在大雄寶殿的後院里。他目不斜視地進了後院,除了四角香爐里點著的繚繚香霧,並沒有人。

他將馬拴在香爐腿上,在廊下石階上坐下來。

對面殿室里忽然亮了燈,一戴著幃帽的人從裡頭走出來。

謝榮看著她,並不曾起身。

「三叔可來了。」

謝琬走下石階,隔著半個院子與他對視。「是我約的你,而你想見的是七先生,有沒有很失望?」

「不失望。」他搖搖頭,「我知道是你。」他抬起頭,看向四處,「如果我沒猜錯,安穆王府的人現在在四面殿里都已經埋伏下了吧?你知道我為什麼知道來了還是個死局,卻還是要來嗎?」他揚起唇來,洒脫地看著她。

謝琬頓了下,摘下幃帽,「這層,我還真不知道。謹聽三叔解惑。」

「因為敗在你們手上,是我最後的體面。」他望著前方,聲音柔和而安然,「我謝榮到如今,只有兩種結局,一種是死在七先生手下,一種是死在你手下。你我鬥了半輩子,能死在你手裡,也算是死得其所。而以你能從一介鄉野女子爬到如今郡王妃的身份,你的能力不算辱沒我。」

「三叔真是過獎了。」

謝琬將幃帽放在他身旁的石階上,坐下去,說道:「三叔從小就是謝府的驕傲,能被你如此抬舉,我深感榮幸。有件事可能你從來不知道,很小的時候,我一直以能夠得到你的誇讚為榮,因為你是我們所有人的驕傲,就連父親,也對你讚不絕口。」

「是么?」謝榮搖搖頭,「我從來不知道。」

「你當然不會知道。那個時候的你只會埋頭讀書考功名,我敢擔保,那個時候你連我長什麼模樣都不記得。」她笑起來。

那時候的謝榮是謝府里教導孩子們努力上進的一個標誌,不但謝騰時常以此警醒謝琅,就是母親齊氏那會兒私底下也時常地讚歎她的小叔是多麼好學上進。所以在幼小的謝琬心裡,謝榮是偶像,是符號,是不可靠近的仙子樣的人物。

但這是前世幼時的事。

這一世謝榮從一開始便是一個她必須扮倒的存在,是她一個時期里的奮鬥目標,是她的心事,是一切決擇的前提。客觀的說,她也佩服謝榮,他的堅持奮進,他的審時度勢,他的不甘屈居人下,可是正是因為他的這一切特質,使得她一路走得多麼艱辛。

「我不止是不記得你,是除了葳姐兒和芸哥兒以外的孩子都不記得。」謝榮老實地說,「可是你知道我為什麼要這麼發奮么?你一定不知道,我所有的目標,所有的努力,都是因為我心底的自卑。」

「自卑?」謝琬扭頭看向他。

「不錯。」他點點頭,將屈久的雙腿往前伸了伸,然後雙眼望著天際的寒星,說道:「你是嫡出原配所生,有進士出身的舅舅,有通情達理的舅母,有慈祥端正的父親,還有賢惠溫柔的母親,除此之外你的哥哥是你的親哥哥,你們註定又有著殷實的家底可以繼承,你肯定沒有自卑過。

「可是你看看我,我的外家是鼠目寸光的土財主,我的父親是沽名釣譽的守財奴,我的母親又是什麼母親?她是個再嫁的寡婦!還有我的兄弟們,一個是不學無術的繼子,他有母親寵愛,一個是身份完勝於我的嫡兄,他也有祖母袒護,而我有什麼可以可自足的?一項也沒有。

「走出去,面上說的好聽,我是謝府的三少爺,而私底下,我是王寡婦的再嫁子,我常常抬不起頭,為什麼別人的母親都不會被人背地裡說嘴,而我的母親就會?而別人的母親為什麼都那麼疼愛自己的孩子,而我的母親只疼愛她的長子?

「我常常懷疑,我是不是哪裡不夠好,舉止不可愛,或是不夠聰明,才使她那麼冷落我?於是我盡量做出乖巧的樣子,盡量地不問一些看起來很幼稚的問題。當我知道父親是多麼希望家裡能出一位進士的時候,當著父親的面,還沒有啟蒙的我便拿著書故意在他面前翻看。

「我終於還是得到了他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