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86壓力

386壓力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11 06:07  字數:3372

今日會有乾清宮太監與行人司的人頒冊宣詔,流程跟當初殷昱受封時差不多,只不過今日是頒冊和開府定在同一日。

頒詔之後便按順序送上宮裡的賞賜,皇帝給殷曜的也跟當初賞給殷昱的差不多。謝琬本以為按照皇帝的慣例,定會藉此機會給殷曜格外隆重點的待遇抬舉抬舉他,如今看來,只怕也是在乾清宮跟明月那事讓皇帝著惱了。

可是既然惱他就懲嚴點兒不是?反倒還把謝榮給勾搭出來,這就報讓人無語了。

按照皇帝這般行事,逼宮也不是什麼很意外的事。她記得前世皇帝的結局尚算好,不過說到這裡,算起來皇帝大行也就是明年的事了,前世他是壽終正寢,這世世道亂成這樣,他還能以壽終正寢告終,也算幸事一樁。

仔細想起來,皇帝駕崩應是明年三四月的事,這麼說來只要拖得這個時間過去,太子順利登基,七先生被擒,朝局便可徹底穩定下來。但是前世里在她死前七先生一直沒露面,只怕是殷曜最後當了太子的緣故。殷曜已然當了太子,皇位便被七先生他們拿到了一半,他們當然可以以逸待勞。

而這世這盤局全都攪亂了,七先生提前出來,殷曜至今沒當上太孫,殷昱也已然在準備翻盤,那麼情勢還會如前世一樣嗎?

「想什麼呢?」

正坐在後花園裡與眾宗親吃茶時,殷昭發現了她的走神。殷昭本來亦可不來,是看在謝琬也來的份上,才打消了裝病的念頭。

謝琬當然不會告訴她自己有著兩世經歷,看她在吃腌漬的楊梅,遂道:「你是不是有喜了?」

殷昭頓了下,搖搖頭:「沒有。我們採取了措施,暫時不要。」

謝琬一口茶差點沒噴出來,「為什麼?」顧盛宗是世子,殷昭是世子夫人,她無法理解她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像他們這種情況,不是應該越快懷上子嗣越好嗎?

「我才十六歲,年紀太小,這麼早懷孕生子對身子不利。」殷昭認真地說道。「起碼過了二十再生,那樣對大人孩子都好。你是認識我太晚了,不然我也會早些把這個告訴你。像你如今暫時不再接著生還是有好處的。」

謝琬目瞪口呆,過了二十再生,她倒是沉得住氣。

「你哪裡學來的這套怪理論?」謝琬作為長嫂,不得不正色了,「你嫁過去了就是顧家的兒媳婦,傳宗接代不光是為著夫家,其實也是為你自己。誰說二十歲以前生孩子不好了?我現在不是好好的?還有母妃和後宮娘娘們,她們生下子嗣的年紀可都不大。」

「可是幾個又能享受到宮中那樣的調理照顧?」殷昭笑了聲,「你看看民間那麼多女子,多少死於生育事上?又有多少人能活到花甲古稀?」

這倒也是。謝琬默然。前世她身邊不乏這樣的例子,只是因為大勢所趨,她與殷昱之間又十分恩愛,所以沒曾去想過這些事,倒是殷昭看得深遠。

「那顧家會同意你這樣做?」謝琬睨了她一眼,在她看來,如此懂得照顧自己好是好,只是若是引起公婆不滿,導致未來日子艱難,便就得不償失了。

「顧盛宗很支持我。而且,我公婆也都知道我四歲的時候病過一回,太醫交代身子嬌弱,急不得的。」殷昭沖她笑了笑,目光接而轉過去看亭外的金錢菊,莫明有些迴避的感覺。接著她又說道:「我那些日子不是在看太醫館的醫書嗎?於是我開始有了個理想。」

「什麼理想?」謝琬輕瞪了她一眼,「難道是去號召全天下的女子都過了二十才生育?」

「差不太遠。」殷昭竟然有絲興奮,把擱在欄杆上的手肘收回來,說道:「雖然你說的這事不大可能,不過,我倒是想在京師開間專給女子看醫治病,宣傳宣傳千金知識的醫館,甚至是定期舉辦一些醫學知識的授課,使那些家境不好的女子也能得到這些醫學常識的普及,如何去迴避一些風險。」

謝琬默了下,抬頭道:「這個想法倒是不錯。」

殷昭笑道:「這麼說,你支持我?」

「與民有利的事情,我為什麼不支持?」謝琬微笑道,「胡沁這些年研究千金婦科方面也很有成效,我可以把他先借給你。」

「就知道你最好。」殷昭沖她笑了下,整個人都煥發出光彩來了。

竇夫人從旁見她們姑嫂二人說得熱鬧,便也出聲笑道:「你們在說什麼呢?」

謝琬道:「昭丫頭要開醫館做生意,跟我要胡沁坐鎮呢。」

「哦?」竇夫人也起了興趣,「公主殿下懸壺濟世,胡大夫醫術極好,能出醫館坐鎮,那可真是百姓們的福份了。」

說到這裡謝琬倒是又想起遠去了廣西的竇詢,不由道:「四爺去廣西這些日子,不知可還習慣那邊的氣候?」

竇夫人乍聽此言,身子微微一震,看向謝琬,點頭笑道:「南方氣候濕潤,習慣得很,前兒才讓人捎了信回來,說是要在那裡呆個一年半載才回來。倒勞煩你惦記。對了,我聽說你們家那會兒有個茶莊在南邊兒?……」

說到謝家茶園,謝琬含笑點頭,順著她的話又說起了別的。

今日的主角是殷曜,陪客是鄭府的人,雖然這份職責理該謝琬來擔當,但是他們壓根沒想過去攬這檔子事兒,也就隨便鄭府的人在此喧嘩鬧騰了。好歹捱到用過午宴,謝琬便就帶著殷煦告辭,殷昱他們有事做,且不回府。

出門時謝琬著意讓邢珠留意了下來賓冊子,只見上頭有謝榮的賀儀,來的卻是謝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