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造化之門 >新書《不朽凡人》已經發布

新書《不朽凡人》已經發布 (1/2)

小說名稱《造化之門》 作者:鵝是老五  更新時間:2016-06-23 05:58  字數:2749

第三章滾

「祝櫻花……」聶雙雙和田慕琬幾乎同時站了起來,儘管她們都不認識祝櫻花,但是眼前這個紅衣女子都如此說了,她們要是還不知道這就是祝櫻花,那就是白痴了。

「沒錯,我就是祝櫻花。」紅衣女子的語氣依然柔和。

聶雙雙和田慕琬頓時怔住了,偏偏有這麼巧的事情,兩人剛剛議論想要暗算祝櫻花,甚至田慕琬還沒有來得及表態,這邊祝櫻花就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是我要暗算你,和她無關。」聶雙雙很快就明白過來,這個時候說一切都是虛的。

田慕琬突然抬手攔住了聶雙雙,語氣平靜的說道,「沒錯,我們就是要殺你。」

這麼多年孤獨修鍊,她早已看穿生死,儘管沒有能幫助寧城滅掉祝櫻花,能因為幫助寧城死在祝櫻花的手中,她也算是不遺憾。

祝櫻花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忽然一抬手,「那我就帶你們去一個好地方,讓你們慢慢的殺我,我相信你們會滿意的……」

明明是輕輕的一抬手,那種遮天蔽地的碾壓氣息籠罩下來,以聶雙雙和田慕琬的實力,根本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就被完全籠罩在其中。

「轟!」紅衣女子因為沒有任何收斂和顧忌,狂暴的界域氣勢釋放出去,將望山酒樓一樓的設施全部轟成碎渣。在一樓的客人修為弱一些的直接被這種氣勢碾壓的吐血倒飛出去。修為強一些的也被迫迅速離開。

能到望山虛市來的,沒有幾個是怕事的。就算是被轟出望山酒樓。大部分人並沒有離開,而是遠遠的盯著望山酒樓,想看看後繼發展。

嘩啦啦的垮塌聲音傳來,一樓豪華的大殿很快就成了一個空殼。若不是望山酒樓的支持陣強大,二樓已經坍塌了下來。在一樓被祝櫻花轟炸裂後,此刻的二樓看起來就好像懸浮在虛空中一般。

「咦……」就在所有的人以為祝櫻花會繼續轟碎二樓。然後帶著聶雙雙和田慕琬兩人離開的時候。她忽然輕咦了一聲。

此刻所有圍觀的人都看清楚了,在望山酒樓空蕩蕩的一樓大廳中,除了聶雙雙這一桌之外,還有一張桌子。這一張桌子邊坐了兩個人,一名年輕男子,一名中男子。中年男子還在喝酒,似乎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呵呵,沒想到望山虛市還有幾個上的了檯面的,既然如此。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為止……」祝櫻花淡淡說了一句後,就要抓住聶雙雙和田慕琬離開。

「要走可以,人不能帶走。」隨著聲音傳來,一個瘦弱的男子從二樓慢慢走下。

二樓和一樓的樓梯都被祝櫻花轟碎。這名瘦弱的男子就好像從虛空踏步下來。

祝櫻花的目光從這瘦弱男子身上掃過,忽然嬌媚的一笑,「我和你有仇還是怨?」

這個瘦弱男子她祝櫻花根本就沒有放在眼中,她是因為在這瘦弱男子身上感受到了一種強大的造化氣息,這才語氣和煦。她不敢肯定這男子身後是不是站著造化強者,如果真的是這樣,她還是不要隨意得罪的好。她的對手已經足夠強大。

瘦弱男子搖了搖頭。

祝櫻花咯咯一笑,「既然和你無仇無怨,那我帶走誰關你何事?」

瘦弱男子落在了祝櫻花身前,語氣平靜的說道,「這兩位仙子和你有仇還是有怨?」

祝櫻花再次咯咯大笑,「她們和我無仇無怨,但是她們的男人和我有仇有怨,你說我帶走她們應不應該?」

瘦弱男子也同樣的哈哈一笑,「我和你無仇無怨,但是我朋友和你有仇有怨,你說我攔下你應不應該?」

祝櫻花臉色一冷,「你朋友是誰?」

她忌憚這瘦弱男子背後的造化強者,不代表她會怕了區區一個造界初期。

「本人齊十三星,我朋友叫寧城……」瘦弱男子冷冷說道。

「寧城!」祝櫻花厲聲重複了一句,周身的殺意再次澎湃起來,「那就讓我看看你區區一個造界螻蟻有幾分本事。」

寧城是造化強者不錯,但她祝櫻花早已得罪,雙方根本就是不死不休。既然如此,還有什麼好忌憚的,殺一個是殺,殺一百也是殺。

祝櫻花周身那種和煦柔和早已消失不見,狂暴的氣息鋪天蓋地的碾壓向了齊十三星。

齊十三星的界域布滿了雷域氣息,在祝櫻花的界域氣勢碾壓下,雷光四溢,發出一陣陣的轟鳴之音。

兩人還沒有交手,那種界域對轟的離開就幾乎要撕開周圍的虛空位面。所有旁觀的人都可以看出來,齊十三星雖然算是造界境的絕世強者,可是面對祝櫻花,他差的不是一點兩點。

「咔咔……」齊十三星的雷域咔咔碎裂,一道血跡從齊十三星嘴角溢出。儘管他努力要掙脫祝櫻花的界域碾壓,可是那種境界上的差距,讓他根本就跨越不了。

「轟……」眼看齊十三星就要被祝櫻花的界域強勢碾壓,一根黑色的鐵棍轟在了祝櫻花的界域之中。

祝櫻花的界域氣勢為止一潰,齊十三星頓時從祝櫻花的界域之中退出,同時轟出了數道雷球。

雷球的爆裂聲中,祝櫻花倒飛出酒樓底層,落在了廣場上。此刻她再也沒有剛來時候的那種從容冷靜,身上的衣裙也被齊十三星的雷球燒出幾個大洞。

落在廣場後,祝櫻花並沒有立即出手,而是冷冷的盯著那名手持鐵棍的年輕男子說道,「這件事和閣下毫無關係,閣下確認要趟這個渾水嗎?」

這手持鐵棍的年輕男子正是剛才坐在望山酒樓一樓大殿中安然無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