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素手醫娘 >番外(四)安寧

番外(四)安寧 (1/2)

小說名稱《素手醫娘》 作者:微漫  更新時間:2014-12-28 17:58  字數:4209

在麗朝的史書上,記載了數名文武官臣,然而最耀眼的,只有那麼兩位,武官戰神蕭戈,文官首輔劉炎梓。

蕭戈威名在外,就好像守護神一樣,鎮壓住麗朝邊緣蠢蠢欲動的外族的野心,讓麗朝的百姓享受了數十年無戰事的和平。

劉炎梓,為麗朝的持續繁榮立下了不可磨滅的功勞,他從一舉奪得狀元開始,出現在大家的眼中,憑藉同安寧長公主的親事,迅速獲得了重權。

然而不久之後,許多人都忘記了他是如何掌權的,而是被他自身的魅力所折服。

美人如玉,溫文爾雅,這種辭彙彷彿就是為了他所創造的一般,跟他接觸過的人,無一不被他身上淡然優雅的氣質打動。

再加上劉炎梓真才實學,對各個領域似乎都有涉獵,他會成為陛下最看重的臂膀之一,毫無懸念。

官位上平步青雲,為百姓謀得了無數好處的劉炎梓,在生活作風上也是讓人挑不出一絲錯兒。

跟尋常的寵臣不同,劉炎梓的生活十分平靜。

因為尚主,除了安寧長公主之外,府里並無其他女子,也從不曾傳出劉炎梓又任何粉色的緋聞。

京城閨秀名媛無一不對安寧長公主眼紅,能夠得到劉炎梓這般儒雅男子一世的專情,她該多幸福?

安寧長公主知道,自己在世人眼中,必然是幸運的,極其的幸運。

夫君年輕有為,忠誠上進,跟自己又是相敬如賓,府里沒有多餘的人,膝下子女雙全,該是多麼令人艷羨?

事實上,她也確實很應該感恩,自己能夠嫁給劉炎梓,真真是她的福氣。

雖沒有甜膩肉麻的情話,夫君對自己卻是十分尊重,府里的事情從來都由她做主,自己使小性子耍小脾氣的時候,他也只是如常的淡淡笑著,然後用特有溫潤的聲音安撫著自己。

就好像清泉一般,潺潺地就能將自己心頭的燥火給熄滅。

安寧這一輩子,過得極其舒心,然而又極其幽怨。

她知道如果自己這樣還幽怨的話,那就是作死,多少女眷在深深的後宅里要跟妾室通房鬥智斗勇?但她不用。

有多少女眷被婆婆壓制,妯娌管束,為了後宅里自己的一份落腳之地而愁得容顏消逝,自己也沒有那樣的顧慮。

夫君不爭氣的話,也是十分困擾的事情,那意味著自己在女眷里壓根站不住腳。

可安寧長公主在京城的社交圈子裡,但凡她出席,幾乎所有的目光都會落在自己的身上,各種羨慕的,嫉妒的,討好的……

她知道這些很少因為自己是長公主的身份,大部分,還是她劉夫人的頭銜帶來的。

安寧這一輩子受足了恭維,在別人憧憬的目光中過來的,然而她卻知道,若是京城裡有那個人在的話,那麼也許,自己就不會有這般的風頭。

沈素年,這個跟自己相識已久的女子,安寧到後來子孫滿堂時,對她的印象都極為深刻。

真正的恩愛不是自己這般平淡如水,發乎情而止於禮,而是應該像蕭戈和沈素年那樣,夫唱婦隨,甜膩得讓人都打顫!

平定國公雖然一直在京城之外,可他的事迹,京城裡還是時時會有耳聞的。

據說他們開了一家武館,那可是平定國公開的啊!京城裡只要是武將世家,誰人不想子孫能夠學到平定國公哪怕一分的風采?

於是呼啦啦不少富貴人家特意將出息的子孫往蕭戈那裡送。

就連皇上都不例外。

能夠讓皇上開口指定誰去平定國公那裡受點教訓,誰再回到京城,必然會炙手可熱。

平定國公跟他的夫人在京城之外的小鎮子上活得十分滋潤,雖子嗣薄弱,可平定國公到死都沒有沾染上風流韻事。

安寧覺得似乎蕭戈跟劉炎梓的遠離妻妾之擾的行為,是不一樣的。

蕭戈是因為對蕭夫人的喜愛,他看不上除了素年之外的任何人所以終身只有素年一個妻子,而劉炎梓……

安寧說不好,大家都以為他是對自己的尊重才會嚴於律己,只有安寧知道,劉炎梓只是對誰都淡漠而已,包括她自己。

他的所有熱情都分給了國事,為天下百姓,劉炎梓能夠做到廢寢忘食。

安寧十分心疼他,不時得勸說身子才是頂頂重要的,麗朝也不只是他一個臣子。

然而劉炎梓很感謝安寧的勸說,轉過臉去卻依舊挑燈夜戰,像是要將他所有的生命力都燃燒起來,奉獻給整個麗朝。

這樣的劉炎梓必定會有所建樹,還是極大利國利民的,讓皇上很是看重。

安寧在嫁給劉炎梓之前就知道他才華橫溢,她幾乎以為這就是劉炎梓的性子,對國事之外的事情,都是一視同仁的平淡。

然而,安寧卻看過一次劉炎梓的反常,就那麼一次。

春闈趕考,多少胸懷大志的年輕學子匯聚一堂,京城裡瀰漫著濃濃的書卷氣息和緊張的味道。

那時的劉炎梓,已是名滿天下的大才學,想要得到他指導的學子,想盡了辦法走門道、遞名帖,若是能夠入了劉大才學的眼,那簡直比中了狀元還要讓人激動。

劉炎梓對這些年輕的學子們也很是愛護,從中挑了一些文章做得好的,或是有不一樣思想的學子,讓他們進府。

也不說教導,只是讓大家一起在水榭內席地而坐,共同討論一些無傷大雅的國事,希望能夠在這些可造之材心中,提早埋下造福民眾的種子。

這些學子里,安寧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蕭安平。

那是蕭戈和素年的兒子,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