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無限動漫錄 >第二千三百五十章 真假哥哥

第二千三百五十章 真假哥哥 (1/1)

小說名稱《無限動漫錄》 作者:暈血的羔羊  更新時間:2015-09-30 07:02  字數:2359

白眼迅速地掃視著整個瀞靈廷都沒有發現井上織姬的存在,這讓風雨辰的內心產生了更加不好的感覺——

接著白眼的掃視滿園到了瀞靈廷外的流魂街,這麼大量的掃視工作可是一件耗費精神的事情,想要在整個尸魂界中找到那一縷熟悉的靈壓,非常的困難,早知道的話,風雨辰就在井上織姬的身上留下飛雷神的術式了。最棒下載站

轉生眼!!

白眼進化到轉生眼的階段,再次開始了搜索,這一次的搜索要快速了許多,範圍也增大了很多,終於——

找到了!

風雨辰直接切開空間,使用了空間規則。

「……」

再次出現時,已經是白道門外的西街,然後向著野外的密林深處追尋過去。

井上織姬就是在那裡。

同時,還有著一個人——

井上昊!

風雨辰的雙眼並沒有花,井上昊將願望託付給了風雨辰之後來到了尸魂界之中,但是,當時他的存在之力已經是被風雨辰奪取了一部分,只是——

後來井上織姬治癒風雨辰的身體時,存在之力被還原。

還原的位置就只能是井上昊這裡了。

但是井上昊此刻並非是普通的魂魄,而是——

虛。

他的身上帶有虛的靈壓,這一點,風雨辰是不會看錯的。strong/strong

憑心而論,井上昊是不可能加害於井上織姬的,應該是被什麼人利用了。

「織姬!離開那個傢伙的身邊!」

風雨辰大聲喊了出來,想要制止井上織姬靠近井上昊。

「應該離開的是誰啊……織姬?我可是撫養你從小到大的,我這個哥哥還比不是一個只有幾日之情的義兄么?」

井上昊臉上帶著戲謔的笑看著風雨辰同,「你奪取了我的記憶,最重要的那一份,說什麼是實現我的願望。其實你是想自保吧!一切我已經從『那位大人』的口中聽說了,你們這些人,不屬於這個時代的人,想要活下去必須滿足他人的願望才能夠活下去。

但是你不是達成了我的願望。而是掠奪了我的願望,變成了你自己的願望,自己的妹妹只有自己守護才可以,你這個傢伙和那些虛一般狡詐並且是花言巧語!」

「……」

一時間,風雨辰的額頭流出了冷汗。最開始的時候,他確實是抱著不純的目的的,畢竟做為玩家來說,有一部分的情緒是將此世界的遊魂當成了一種『提升經驗』的npc,但是,風雨辰是真正想要守護織姬,並非是出於什麼不軌的想法,他是真得想要守護這個妹妹啊!

肯定是玩家在其中搞鬼,應該是跟隨藍染的那四個面具死神。

「是這樣么?歐尼……風雨辰君。」

井上織姬雙眼灰暗地看著風雨辰,稱呼都為之改變了。

「一開始確實是為了自保……但是織姬。你聽我說,我是真正的想要守護著你啊,和你度過的那些天,每時每刻我都非常的幸福,如果可以,我會一直守護著你的!」

風雨辰竭盡全力地說道。

「哈哈,冠冕堂皇的話誰不會說,讓我來告訴你真相,織姬,這個傢伙是想要你的能力。你還不清楚自己的能力吧?

盾舜六花的結界性雖然與鬼道相似,但是卻是更加強大的力量,能力為對『萬象的拒絕』,不能以時間還原、空間回復的程度解釋。是完全侵犯神的領域的能力~!

現在雖然還弱小,但是會漸漸地成長!

所以在知道你的能力之後,他就開始覬覦你的這種力量,化為已用,什麼編織出來的守護誓言,還有虛偽的微笑。全部是為了將你變成他的東西!」

井上昊冷冷地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

井上織姬雙眼無神的看著風雨辰,「你一直在欺騙著我,對嗎?」

「不是!不是這樣的!再怎麼虛偽,一個人的心會虛偽么?織姬,你難道忘記了么?每天,我會悉心地做好料理,然後叫你起床,吃飯,陪著你一起上學,一起看著電視,一起……一直是一起的……那些料理之中都傾注著我對於妹妹的關切之情,你難道沒有感覺么?你最清楚不過的吧?」

風雨辰握緊著雙手,他沒有欺騙井上織姬,他也不是為了織姬的能力,他才不是那種虛偽的人啊!

井上織姬回憶著和風雨辰一起走過的這些時日,很開心,真得是很開心的,風雨辰真得是用心在照顧著她的一切。

「織姬,難道我就沒有做過這些事情么?他只是個微不足道的過客,來吧,到我的身邊來,回到你真正哥哥的身邊,我帶你離開這裡,我才你的歸宿,這個傢伙就捨棄掉吧!」

井上昊伸手將井上織姬拉到了自己的身邊。

就在這個時候,井上昊突然嘴角露出了獰笑,右手青盤暴起,鉗住了井上織姬璞玉般的脖頸——

「哥哥,你這是?」

井上織姬用力的掙紮起來,有一種窒息般的感覺傳達到腦海,哥哥怎麼了?

「當然是將變成哥哥我永遠的妹妹啊~!讓你再也不會離開我!真是美麗呢,織姬,你很快就會和我不分彼些了!」

井上昊身上的衣服漸漸破碎,整個身體變得巨大了起來,化成了虛的模樣,張開口欲將井上織姬吞噬進去。

「不……不要啊!哥哥,你怎麼了?」

井上織姬奮力地掙扎著,但是她的身體無法掙扎,虛弱的力量蔓延全身。

「這是懲罰哦,織姬,你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會高興吧?明明只有我才是你的哥哥的!不過,很快我們就是永遠的兄妹了,你永遠會是我的!」

井上昊舔著嘴唇說道,然後看向風雨辰,「喲,真是難看的臉色呢,我們來做一個遊戲吧,證明你是不是真正的想要守護著織姬,讓我想想——

首先你將自己的右手摺斷吧!!!哈哈!!不然,我會撕掉你心愛的織姬的右手哦……反正她也是我的,就算撕成碎片吃掉也不錯……」

怎麼會!!

井上織姬的臉色驀然變得無比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