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七十章揭穿目的

第七十章揭穿目的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4-05-26 12:01  字數:3445

「外公!」辛晴明白了,趕緊咧著嘴又叫了一聲,「外公我不知道要來看您,沒帶什麼東西,回國以後我給您寄過來吧,你喜歡什麼?」老頭聽了眼睛明顯亮了亮,嘴上卻說,「你能有什麼好東西,我這裡都是珍品。」

「所以不用給他寄。」贏擎蒼冷笑了一聲。

老頭顯然發現辛晴比自己孫子更容易收買。於是拉著辛晴問東問西,偶爾瞟贏擎蒼一眼,發現他黑著臉盯著自己,頓時更來勁了,非要留他們吃了飯在走。

「我們要趕飛機,沒時間吃飯。」贏擎蒼拒絕。

老頭子呵呵兩聲看著他:「你坐的是私人商務機趕個屁時間。還有,我請的是辛晴,你不吃你自己到門口等著去。」說完又沖著辛晴喊,「走,我們去吃飯。」

辛晴在老頭和贏擎蒼不斷的冷笑和用眼神企圖殺死對方的氣氛下吃了頓飯,老頭親自送他們到門口,還給她裝了一大推盒子說是禮物,然後暗示她別忘了給自己寄禮物。

直到上了飛機,辛晴的嘴角還翹著,贏擎蒼見了捏了她臉一把問:「傻笑什麼?」

「你外公是很可愛的老人家!」辛晴看著他,「你不該對他那個態度,當年的事不是他的錯。」

贏擎蒼轉過臉去看著外面的灰濛濛的天,好一會才傳來句:「如果不是他們自作聰明,為了家族利益,又怎麼會造成日後的悲劇。」辛晴知道他是把父母不幸的婚姻和童年的遭遇算在了贏皓和外公身上。這也很正常,人總要為自己的不幸找一個借口或者譴責的對象,讓自己覺得生活還是有希望的。

雙手環上贏擎蒼的腰安慰他:「都過去那麼久了,忘了吧!」

「那我們做點什麼轉移注意力吧!」贏擎蒼轉身抱住她,辛晴一把推開他,眼睛一瞪,「我大姨媽要來了,渾身都疼。」贏擎蒼趕緊把椅背放平,讓她躺好,又給她蓋上被子,「那你快睡吧,睡一覺起來就到了!」

因為時差關係,辛晴睡了一晚上落地後S市又是快午夜,沈公子知道他們今天回來,打來電話說去吃宵夜,結果要出門時辛晴的大姨媽就到訪了,肚子疼的要命只好留在家裡休息,贏擎蒼很每次看到她臉色慘白,捂著肚子哼哼的摸樣就心疼,聽了田姨的建議,決定帶辛晴是看中醫調理一下。

等辛晴大姨媽完了,正好開學!

「啊!辛晴!」張宓在宿舍里看辛晴高興的撲上來,「我看看,去了趟英國好像變漂亮了!」

辛晴見到她也很高興,一聽到她說這事眼一瞪:「你還說,怎麼突然就走了?你之前不是說你爸讓你去學國畫嗎?」

「哎呀,幾個高中的同學,臨時決定的。」張宓眼神閃了兩下,趕緊岔開話題,「芊芊還沒來,她換了系會不會搬出去?」

辛晴剛想說不會吧,就看到施芊芊從門口走進來。

「搬是不會搬,但是我不住校了。」她手裡拎著個小行李箱,「宓宓要不你也申請走讀吧,不然就你一個人了。」

張宓捂著胸口一副受傷的表情指著倆個人:「你們……你們……你們這些重色輕友的傢伙,為了男人要拋棄我。」

「我本來沒打算住家裡的,畢竟我剛轉系,很多東西都不會。可是……」施芊芊冷笑了一聲,「我家裡住了個陌生女人,我要是不回去,怕是會鳩佔鵲巢!」

張宓和辛晴互相看了一眼:「怎麼了?你姐夫找女人了?」

「是他媽,說什麼朋友的女兒從國外留學回來要到S市玩,讓他好好接待。」

辛晴把書都收拾好拍了拍手說:「沒那麼簡單吧?」

「當然,不然為什麼非讓人住我們家。」

「你姐夫就同意了?」張宓覺得這種事情男人就應該站出來。

施芊芊扯了下嘴角,皮笑肉不笑的說:「他當然不同意,是我同意的。」

「你想怎麼弄死那女人……」辛晴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她這是準備好了要去打仗了。

施芊芊往床上一靠:「那女人我沒放在眼裡,我要弄死的是丁磊他媽!」

辛晴和張宓打了個哆嗦,覺得丁磊一定不知道他小姨子私下裡是這樣的。辛晴想起丁磊每次看施芊芊的表情,好像她柔弱的像朵小白花。如果她像施芊芊一樣,一定不會每次都被贏擎蒼欺負了。

大四的課程基本上都修完,辛晴這學期特地選修了些有關於國外藝術的課程和法語,為明年出國學習做準備。由於學習很輕鬆,下午基本沒什麼課,於是她又想起來要給樂樂找個老婆的事情。在網上看了半天,發現人家都是要求有什麼血統證書,樂樂都不知道是什麼血統,那裡來的證書。

贏擎蒼之前說這事交給他辦,結果就是直接讓人從寵物店送了十幾狗過來,結果樂樂看都不看一眼。周末阿澈來接她去公司,張宓突然打電話來說有一家很有名的女性沙龍新開了寵物樂園,問辛晴要不要去帶樂樂去玩。

「是會員制的哦,我家老頭可不會給我辦,讓你男人給你辦個會員,不然我們進不去。」

掛了電話辛晴想了想問前面開車的阿澈:「你聽過金色國度這個俱樂部嗎,不知道那裡的會費貴不貴。」問完了辛晴又哦了一聲說,「我問你幹什麼,你一個男的肯定不知道。」

阿澈扯了扯嘴角:「小姐,我雖然沒聽過那個俱樂部,但是我知道你肯定是會員。」

「咦!」辛晴一愣,「那我怎麼自己都不知道?」

「因為你從來沒看過你的卡包。」阿澈對著後視鏡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