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八章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4-05-26 09:07  字數:3426

這就是讓辛晴覺得憤怒的地方。

贏擎蒼是個很主觀的人,他習慣把自己的思維方式加註在別人身上。當然,這是每一個上位者的習慣。但是在男女感情上,這樣會讓對方很難過。如果今天辛晴和贏擎蒼的關係只是有錢人和被包養的關係,那無所謂。可他們現在是戀人,贏擎蒼這種一旦感情或者對方脫離自己掌控就失去控制的行為會傷害到辛晴,讓本來就沒什麼安全感的她覺得手足無措。

「因為你不確定就要傷害我?」辛晴側著臉不看他,明明自己才18歲,明明你比我大那麼多,怎麼好像反過來似的。

贏擎蒼不知道怎麼說,那天晚上看到辛晴的反應那麼激動,他也嚇壞了。當他看到辛晴從馬背上掉下來那一刻,心臟彷彿都停止了跳動。他甚至獃獃的看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辛晴不敢觸碰,他怕她在也醒不來了。

辛晴昏睡的這段時間,贏擎蒼覺得自己就好像活在另一個空間似的,什麼也感受不到,就每天看著床上的人,生怕辛晴睜開眼睛時看到的不是自己。

「對不起!」贏擎蒼只能道歉,這輩子沒說過對不起,沒給人道過謙。

辛晴偷偷看了他一眼,心裡不是滋味:「難看死了,趕緊回去把自己弄乾凈。」

「很難看嗎?」贏擎蒼摸摸臉,碰到一把鬍子。

辛晴看著他說:「像個老頭子。」贏擎蒼一聽馬上跳起來:「我馬上就去刮。」說完就衝去洗手間,等他收拾乾淨再出來時,看見辛晴又閉上了眼睛,嚇的他伸出手在辛晴鼻子下試了試,發現她只是睡著了,才鬆了口氣。

第二天辛晴出院,回到贏家祖宅她發現榮絲蔓不見了。

「她寶貝兒子放暑假,出國玩去了。」莫妮卡靠近辛晴,「其實是躲出去了,那天的事情我都知道,她差點被阿蒼掐死。」

雖然莫妮卡這麼說,但是辛晴事後想想,覺得那個女人不會這麼容易就想通。榮絲蔓和莫妮卡不一樣,她是那種就覺得男人憑什麼不喜歡我,你們都得拜在我群下的女人,說白了就是嚴重公主病患者。

「趕緊好好養身體,不要亂跑了,那天晚上月圓之夜你們沒做也不知道有沒有關係。」飯桌上,贏皓當著她和贏擎蒼的面嘮叨不休。

看到辛晴臉紅的都快把頭伸到碗里去了,贏擎蒼沒好氣的阻止贏皓:「你有完沒完?讓不讓她吃飯了。」

「我不說了,先吃飯!先吃飯!」贏皓也看到辛晴不好意思,又補了句,「我這不是為你們好嘛。」

辛晴聽了終於抬起頭看著他問:「贏伯伯,贏家祖訓上到底是怎麼說我們的關係,為什麼說贏擎蒼喜歡我,是因為我們身上的圖騰。」

「胡說,你不要信那些無稽之談。」贏擎蒼皺著眉頭瞪了贏皓一眼。

辛晴瞟了他一眼:「我也有權利知道不是嗎?畢竟這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逃避不能解決任何事情。」

贏皓點點頭,之前他覺得辛晴不錯,主要是因為不管這個女孩怎麼樣,贏擎蒼都得要她。原本他想著如果贏擎蒼不喜歡,就養一輩子,以後找個女人聯姻就好了。誰知道贏擎蒼竟然願意娶她,而辛晴現在的表現,一點都不像18歲的女孩子。

這是個有主見,堅強勇敢的女孩!贏皓很滿意,雖然她和贏擎蒼兩個人現在相愛可能真是因為祖訓上面說的,那也沒什麼,反正都是要再一起的,是什麼原因並不重要。

「祖訓示意,你們結合後,會慢慢愛上對方,這是無法避免的結果,誰都不能抗拒,你們會渴望對方的身體和想要靠近對方。」

辛晴聽完贏皓說的,皺著眉頭想了想,「為什麼你們現在才知道?一開始找到我的時候贏擎蒼不知道?」如果一開始贏擎蒼就知道會愛上她,想必不會對她那個態度。

「祖訓是你們來了這裡之後,才出現那些字,之前是沒有的。」

辛晴驚訝的看著贏皓,這個祖訓真的這麼神?贏擎蒼則撇撇,不屑的說:「說不定是你自己加上去的。」

「胡說!」贏皓瞪了他一眼,「你知道我不會做這種事。」他看到辛晴低著頭不吭聲,站起來說,「你們有什麼話就和對方說清楚,這樣對大家都好。」說完就離開了。

辛晴一見就剩下她和贏擎蒼兩個人,正想走,卻被贏擎蒼拉住一把抱進懷裡:「別生氣了。」

沒了?辛晴還等著他接著說呢,結果人家就抱著她不吭聲。

果然不會哄人,也不會和女人道歉,辛晴推開他:「我還沒原諒你,你讓那麼傷心,還害我受傷。」她摸了摸頭,幸好草地是軟的,不然沒準會破相。

「好。」贏擎蒼又伸手要抱她,辛晴被他抱進懷裡翻了個白眼,讓一個霸道的男人道歉哄人完全不靠譜。

過了兩天,辛晴頭暈的癥狀完全消失了,贏擎蒼很老實的每晚只抱著她睡,頂多摸兩下,絕對不敢提什麼用手解決這種話。這天一醒來,她就看到贏擎蒼把他們的衣服都裝進行李箱。

「我們要回去?」辛晴揉了揉眼睛。

贏擎蒼見她醒了,走過來親了她一下:「不,我們出去玩。」

於是,辛晴又坐了3個小時的飛機,來到了傳說是英國最美的小鎮卡瓦。據說在希臘語里是永恆的意思。辛晴一下飛機就被各種顏色的薰衣草吸引,竟然還有白色的。窄小的街道兩旁,窗戶上,門牌上,連石縫裡都種滿了各種顏色的薰衣草。

「喜歡嗎?」贏擎蒼看她眼睛睜的老大,張著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