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六十六章三人成行

第六十六章三人成行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4-05-26 09:07  字數:3441

榮絲蔓有些驚訝的看著兩個人。

「不過短短一個月時間,你們兩個就成好朋友了?」

莫妮卡笑嘻嘻的看了辛晴一眼說:「誰讓我們投緣呢!對吧辛晴。」

贏擎蒼正好從書房出來,看到她整個人掛在辛晴身上,不滿意的走過去拉開她:「你這麼高靠著她幹什麼?」

「切,靠一下又不會壞。」莫妮卡撇撇嘴,拉著辛晴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別老和阿蒼在一起,明天我帶你去森林看麋鹿!」

「他帶我看過了!」辛晴眯著眼,又想到兩人在馬背上的事,臉紅了紅。

莫妮卡不可思議的叫起來:「他竟然帶你去做那麼無聊的事?」

「無聊你還要帶我去?」辛晴瞪她,莫妮卡擺擺手,「我的意思是對他來說是無聊的事。」說完她和瞅了瞅贏擎蒼。

贏擎蒼也在奇怪,這兩個女人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辛晴接受到他的目光,沖他努了努嘴,你當然不能理解。

「你來的正好。」榮絲蔓突然對莫妮卡說,「阿蒼不願意為辛晴舉辦舞會,你快勸勸她,這樣對辛晴太不公平了。」

這話一說出來,其他三個人的表情各不相同。贏擎蒼的臉更冷了幾分,辛晴則好笑的看著莫妮卡,而莫妮卡冷哼了一聲。

「那種無聊的舞會,只有你才願意參加。」她看了眼榮絲蔓,「我猜阿蒼一定是怕辛晴辛苦,才不舉辦的,再說了,他們住兩個月就走了,認識那些虛偽的人做什麼?」

贏擎蒼看了她一眼:「還想實習的話,可以回來。」

「太好了!等我畢業就去。」莫妮卡高興的抓著辛晴的手說,「小晴,我們以後可以每天再一起了。」

贏擎蒼臉一沉:「自己找地方住。」

「啊?哦……」莫妮卡撇撇嘴,辛晴忍著笑,這個莫妮卡是個能交的朋友。

榮絲蔓一直沒吭聲,臉上也沒什麼表情,辛晴覺得她總這麼有事沒事的挑撥太麻煩了,於是第一次主動開口和她說話。

「阿姨!」她這一聲阿姨就讓榮絲蔓臉白了,她瞪著辛晴,和受了驚嚇似的:「你……你叫我什麼?」

辛晴一臉無辜的看著她說:「阿姨啊,你是贏伯伯的妻子,就是我的長輩,我當然要叫你阿姨了!」她有些責備似的看了贏擎蒼一眼,「你別理贏擎蒼,他沒禮貌慣了。」然後又笑咪咪的說:「阿姨我和你說,你不要老操心我們的事情了,年紀大的人老操心容易長皺紋的,你看你每天那麼辛苦的化妝,不就是為了看起來漂亮年輕嘛!那就別讓自己管別人的事,放鬆心情才對!」

榮絲蔓不過剛27歲,再加上保養的好,完全不顯老,看上去也就20出頭,可是……辛晴才18歲!榮絲蔓跟她比起來,可不就是年紀大了嗎!

「我謝謝你的關心,可阿蒼的事可不是別人的事。」榮絲蔓的嘴都要歪了,卻還是笑著說。連辛晴都佩服這個女人的忍耐和定力,莫妮卡在旁邊捂著嘴都快笑抽了。

贏擎蒼冷冷的說了句:「我和你沒關係。」

「阿蒼!」榮絲蔓一臉受傷的表情,「你……算了,我知道你一直在怪我,可我當年……」她話還沒說完,贏擎蒼站起要拉著辛晴就走,莫妮卡看著兩個人走了才冷笑的對榮絲蔓說:「這麼多年了,你竟然還看不清。」她搖搖頭站起來,「看來你是真的老了,腦子越來越不好使。」

「莫妮卡,你站住!」榮絲蔓叫道,「你這是怎麼了?你不是一直喜歡阿蒼嗎?」

莫妮卡轉身看著她:「你錯了,我對阿蒼只是一種習慣,從小到大我把他當偶像,當哥哥,當成我理想中的伴侶。但是我知道,他永遠不會喜歡我。」莫妮卡嘆了口氣,「看在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份上,提醒你一句,不要在自欺欺人,不然誰都救不了你。」

辛晴甩開贏擎蒼的手:「你到底說不說?」

「說什麼?」贏擎蒼莫名其妙。

「說你那個阿姨到底怎麼回事。」

贏擎蒼的臉又沉了下來:「不要在我跟前提她,噁心死了。」

「我不是懷疑你什麼。」辛晴噘著嘴,「但是我不想這麼不清不楚的每次都被挑釁,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贏擎蒼將她摟進懷裡道歉:「對不起,我聽到她名字就覺得噁心。」

「所以!還是我來說吧。」莫妮卡從後面冒出來,沖贏擎蒼眨眨眼睛。

辛晴趕緊從贏擎蒼懷裡跳出來:「好,你說。」

「實話實說。」贏擎蒼皺了皺眉頭,還是同意了,不然辛晴總因為這個不開心他也會不舒服。

莫妮卡和辛晴在花園裡找了處樹陰坐下。

「這件事要從小說起……」

莫妮卡的父親是贏皓的手下,她比贏擎蒼小兩歲,小時候為了讓兩個孩子有個玩伴,贏皓就把莫妮卡放在贏家養。

「我記得好像是我8歲,贏擎蒼10歲的時候。有一天,贏伯伯突然帶了個小女孩回來,就是榮絲蔓。你別看她今天這麼漂亮,我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她長的又瘦又小,看起來頂多六七歲。贏伯伯說她比我們大兩歲,是朋友的遺孤。」

莫妮卡想了想:「那個時候,阿蒼的性格就已經很古怪了,尤其是對異性,他非常討厭女人。贏伯伯卻要留下榮絲蔓,還告訴榮絲蔓說,阿蒼是弟弟,她要好好照顧弟弟。」

「所以我們小時候,榮絲蔓總是跟著阿蒼,尤其是剛來的那兩年。我覺得她很不安,害怕被送走,所以不管阿蒼在怎麼對她態度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