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六十四章年輕後媽

第六十四章年輕後媽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4-05-26 09:07  字數:3424

「唔……唔……」辛晴死死捂著嘴,瞪著贏擎蒼,眼角那一片媚色和泛紅的小臉,卻讓男人更加著迷。

「隔音很好的,叫出來,我喜歡聽你叫。」贏擎蒼抱著辛晴,兩個人坐在座位上。

辛晴兩手圈著他的脖子叫了一聲:「啊……輕點。」

「好,輕點。」贏擎蒼嘴上這麼說,小擎蒼卻愈發用力了。

於是在飛去英國的十個小時里,辛晴有一半時間是在贏擎蒼身上,另一半時間是在睡覺,下飛機時她忍不住問贏擎蒼。

「你沒認識我之前是怎麼過的?」

「什麼意思?」吃飽的男人心情好很,連馬上就要回那個家都不覺得煩躁了。

辛晴往他身下瞟了眼,贏擎蒼瞪她:「你是我第一個女人!」

「我知道。」辛晴趕緊說,「我的意思你這麼需求強烈,以前是怎麼熬過來的?」

贏擎蒼皺了皺眉頭:「因為以前沒嘗過,不知道滋味。」見辛晴眼睛暗了下,又認真的說,「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想要你,看到你就想要。」

辛晴滿意了,然後將目光投向窗外看風景,他們已經跨越整個城市,車又駛進了鬱郁蔥翠郊區,馬路兩旁是大片的田野,一望無際的綠色,彷彿走到路盡頭處時,終於出現了一座看起來歷史悠久的古堡建築。

「這是我祖父當年買下的,據說已經有200多年的歷史。」贏擎蒼看到她眼中的驚訝,想到她的專業,又說道:「裡面有很多具有歷史價值的藝術品,你喜歡哪個,回去的時候我們帶走。」

辛晴瞪了他一眼:「怎麼能做那麼沒禮貌的事情?」

「這座城堡以後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我們不過提前拿走而已,有什麼不禮貌的。」贏擎蒼幫她整理好衣服,車子緩緩停下來,車門打開時,辛晴就看到一個英俊的老人站在那笑眯眯的看著他。

「辛晴!歡迎你來贏家祖宅。」老人的五官輪廓和贏擎蒼有幾分像,不過他看起來多了份古道仙風的味道。說是老人,看起來也就50多歲,辛晴知道他已經60歲了,正是贏擎蒼的父親,贏皓。

「伯父您好!」辛晴有禮貌的鞠了躬,一旁的贏擎蒼面無表情的將她拉起來。贏皓一點都不在意,笑呵呵的對辛晴說,「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這裡,快進來!」

說完轉身帶領他們進入古堡,一邊介紹:「聽說你是很優秀的設計師,這古堡有很多上世紀留下的東西,回頭你看看有用的上嗎,我讓他們都給你寄回國。

贏擎蒼給了辛晴一個你看吧,我剛剛說的沒錯吧的表情。辛晴沒理他,贏皓從頭到尾就好像沒看到贏擎蒼一樣,也不理他。

幾個人來到一個小會客廳,辛晴果然被牆上的壁畫和雕塑吸引,正盯著看的時候,突然外面傳來一個甜美的女聲。

「終於來了!正好開飯。」辛晴循聲望去,一個穿著紅色旗袍的美女緩緩走進來,腰肢搖擺,一頭大波浪的捲髮搭配著艷麗的五官,這個女人身上完美的詮釋了性感的含義,一舉一動都勾人眼球。

青梅……辛晴腦子裡不知道怎麼就想到這個詞,然後本能的朝贏擎蒼看過去,贏擎蒼摟著她發現她身子有一間的僵硬。又看了眼走過來的女人,笑了笑什麼也沒說。

「果然是小美人,怪不得把我們家阿蒼都拿下了!」性感美人走到辛晴跟前打量了她一番,伸出手說,「你好,我是榮絲蔓,我是阿蒼的阿姨。」

阿蒼的阿……姨?辛晴腦子沒轉過彎來,贏擎蒼看她那呆萌的樣子實在想笑,又怕她不好意思,便在她耳邊小聲說:「老頭子後來娶的女人。」

好年輕的後媽!辛晴震驚了,看起來和贏擎蒼差不多大。

「你……你好!」她還不容易找到自己的聲音,磕磕絆絆的打招呼。

榮絲蔓笑著點了點頭,又扭頭將目光放到贏擎蒼身上:「阿蒼,好久不見!」

贏擎蒼卻理都沒理他,摟著辛晴就走:「餓了,去吃飯.」

「啊?」辛晴還回頭想跟榮絲蔓道歉,卻看見她完全沒有生氣,還笑的一臉嫵媚的往贏皓身邊靠,挽著他的胳膊說,「走吧,我們也去吃飯。」

用了頓很傳統的英式晚餐,贏皓又拉著她說了會話,期間榮絲蔓一直帶著笑容看著她,偶爾看她旁邊的贏擎蒼一眼。晚上回了房間,發現房間里的大木床是正真的古董。辛晴躺在上面美滋滋的就不想下來了。

「喜歡就帶走。」贏擎蒼洗完澡出來見她對著張床傻笑。

辛晴趕緊坐起來一臉嚴肅的問:「你沒說你有個阿姨。」

「因為不重要。」贏擎蒼掀開被子鑽進來,將辛晴撈進懷裡。

辛晴戳了戳他的胸膛說:「什麼叫不重要,那不是伯父的合法妻子嗎?」

「是有怎麼樣,和我們沒關係。」

「你是不是怕她以後生了孩子和你分家產?」辛晴想到整晚沒見贏擎蒼和榮絲蔓說一句話,他好像很討厭榮絲蔓。

贏擎蒼捏了她鼻子一下:「電視劇看多了,你以為是豪門恩怨?」

「不是嗎?」辛晴想了想,「難道說她不能有自己的孩子?」

「嗤!」贏擎蒼露出個奇怪的笑容,「她兒子都12歲了,在學校,周末回來你能見到。」

「啊!那你就不是贏家唯一的繼承人了。」辛晴看著他,「你會不會對付你弟弟?」

贏擎蒼臉色不太好:「那不是我弟弟,他也沒資格有繼承權,贏家的一切早就在我的名下。」贏擎見懷裡的女人皺著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