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六十二章童年記憶

第六十二章童年記憶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4-05-26 09:07  字數:3432

明天就開始放暑假了,辛晴卻一點都不想回家。下午陳銘的那些話一直在她腦子裡轉悠,逼的她想逃都沒處逃。

在宿舍里墨跡了一下午,施芊芊和張宓都走了,眼看天就暗了下來,她只能慢騰騰的收拾好東西回了贏家。到家時天已經完全黑了,山頂上的別墅每一幢都離的很遠,點點星光閃爍在綠蔭山從之間,看上去幽靜而深遠。

不管她再怎麼逃避,贏家還是到了,辛晴卻發現別墅一片漆黑,她站在車旁邊,正想問問阿澈,結果還沒來得及開口,車就嗖就開走了。她只好一邊走一邊打開院子里的燈,進了大廳隱約看到後面花園裡傳過來點點燈暈。

往日聽到她回來就跑過來的樂樂也不見蹤影。辛晴第一個反應是招賊了,然後馬上否認了這個白痴想法,光影突然晃了一下,辛晴這時已經站在花園裡,隱隱能看到好像有個人坐在那。

她趕緊快走幾步到跟前,然後送了口氣:「贏擎蒼!你嚇死我了,怎麼不……」辛晴的聲音戛然而止,因為她看到贏擎蒼手裡拿著的是她的日記本。

「你都看了?」她問道,聲音冷靜的連她自己都佩服自己。

贏擎蒼俊美的五官在昏暗的燈光下看不出喜怒,只聽到他低沉的聲音:「看了,你又要生氣說我窺視你的隱私嗎?」

辛晴卻突然覺得鬆了口氣,如果贏擎蒼看過她的日記,就會明白她對未來的彷徨,就會看到她心裡的軟弱和無助。

「看了就看了吧!」她輕輕的說,「那你呢?要和我算賬嗎?」

贏擎蒼站起來靠近她,呼吸噴洒在她額頭上:「為什麼不告訴我,我說過我沒喜歡過人,很多事情我可能會不知道。你不相信我,為什麼不問我。」

「我……」辛晴說不出口。

「你知道今天你和陳銘說的那些話,讓我很害怕嗎?」贏擎蒼突然說。

辛晴驚的一抬頭:「你怎麼知道?」

「我沒讓人偷聽,是沈公子。他正好在那吃飯,就坐在你們不遠的地方,你最後說的話,他都告訴我了。」

辛晴支支吾吾的說:「我……我沒說什麼,也沒說要離開你……」

「是,因為你和我有協議,因為身上的圖騰紋身,因為我們一開始月圓之夜的約定。」贏擎蒼眼神幽謐的像是頭頂的夜空,「晴晴,你說了所有不離開我的理由,可偏偏沒說你喜歡我,你愛我!」

辛晴覺得她看不清贏擎蒼了,抬手揉了揉眼睛,卻碰到一片濕潤。

「晴晴,我不需要家族聯姻,我只會娶我愛的女人,而我這輩子只愛一個女人,就是你!」贏擎蒼小心的將她抱進懷裡,好像抱著一件薄胎瓷器般,生怕一用力就碎了,「你的擔心,你的害怕,我都理解。是我不好,我做的不夠好,所以才讓你沒有勇氣,才讓你不信任我。」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辛晴嗚嗚哭著搖頭,「是我自己擔心,我老是胡思亂想,別人一說什麼我就動搖。」

贏擎蒼抱起她坐到鞦韆上,一邊幫她擦眼淚,一邊說:「現在我認真的說一遍,我會娶你,你也只能嫁給我。不要再管別人說什麼,他們都不是我,我也不是他們。他們做不到的我能做到,明白了嗎?」

「嗯嗯恩……」辛晴咬著嘴唇拚命點頭,贏擎蒼怕她咬破低頭吻上她的嘴唇,慢慢的把流下來的眼淚都舔進自己嘴裡。

「唔!」辛晴嚶嚀了一聲,氣氛開始變得旖旎,贏擎蒼的手已經伸進她的裙子里。

「為了懲罰你不相信我,今天我們在鞦韆上做。」贏擎蒼咬著她的耳垂,沙啞的聲音透著誘人的氣息。肌膚很快暴露在空氣中,夜色里越發瑩潤美麗。隨著鞦韆的擺動讓以往的動作更加刺激。辛晴一直尖叫著被贏擎蒼拋向海面,然後又快速的落進海底。

偌大的花園裡,男女的低聲吟語連綿不斷的回蕩在夜空下,久久不曾平靜。

辛晴醒來時,發現自己在床上牢牢的被贏擎蒼抱著懷裡,讓她臉紅的是,小擎蒼竟然還在她身體里。她一動,贏擎蒼就醒了,接著就是新一輪的開始,辛晴連話都沒來得及說,就又被逗弄暈了過去。

再次睜開眼她覺得喉嚨像火燒一樣,男人的聲音傳來:「叫的太多了,來喝點水。」

辛晴連沖他翻白眼的力氣都沒有,這是誰害的……

喝了幾口水,辛晴渾身無力的靠在床頭不想動,身上已經穿好了舒服的居家服,贏擎蒼下樓去沒一會端著托盤進來,上面放著兩碗粥和幾個包子,還有兩盤小菜。兩個人吃飽了肚子,贏擎蒼又爬到床上,辛晴警覺的瞪上他,打算他要是在敢脫她衣服,就把他踢下床。

「別亂動,我有話要說。」贏擎蒼把她撲騰的腿壓在身下,將人抱進懷裡,「你不是想知道我欠了莫妮卡什麼人情嗎?還有我背後的傷是怎麼來的。」

辛晴眼睛亮了亮,抱著他不動了。

贏擎蒼親了她一下,緩緩開口:「我的父親是早期移民到英國的華僑,祖上幾代經商,到我爺爺那一代時贏氏已經是數一數二的大財團。可英國是君主立憲制,我們始終無法滲透到政治中,去賺國家的錢。後來我爺爺留學時認識了一位公爵,他們家算是王室的直系親屬。這位公爵就是日後,我的外公。」

「怪不得你長這麼好看,原來你是混血兒!」辛晴捧著贏擎蒼的臉親了一下。贏擎蒼笑著回吻她,然後接著說。

「兩位老人彼此欣賞,也為了彼此家族的利益,於是他們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