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五十九章辛氏破產

第五十九章辛氏破產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4-05-26 09:07  字數:3473

莫妮卡走了,辛晴去機場送她。之前的事件也因為辛晴的堅持,贏擎蒼沒再追究。事情的經過是簡潔聽了莫妮卡的教唆,把公司即將投資的標書放到了辛晴的包里。原本莫妮卡是想讓贏擎蒼在家裡發現,她可以誣陷是辛晴偷的。誰知道辛晴背去贏擎蒼公司的名牌包平時是不背的,所以她一直就沒機會發現。最後莫妮卡等不及了,直接報了警。

「謝謝你來送我!」莫妮卡和辛晴握手。

辛晴微笑的看著她:「其實你可以不這樣做的,這樣還能留下。」

「我留下有什麼意義?」莫妮卡自嘲的笑了笑,「其實我一直都知道阿蒼對我沒感覺,我就是不甘心,想試試你在他心裡到底有多重要。認識這麼多年,除了她,我是唯一一個可以接近阿蒼的女人。」莫妮卡看了辛晴一眼:「不過,現在有你了,你比我們都強,他在乎你。」

「我今天來送你,還有一個目的。」辛晴突然說。

莫妮卡的表情變的有些奇妙,意味深長的開口道:「你是像知道阿蒼欠了我什麼情,還有,我口中的另一個女人是誰,是不是?」

「呵呵,果然你猜到啊!」辛晴有些不好意思,「我想知道贏擎蒼小時候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這樣或許就能知道他那一身傷痕是怎麼來的。

「我不會告訴你的!」莫妮卡得意的笑起來,「如果阿蒼願意帶你來英國,到時候你自然會知道。」

辛晴沒想到她會這麼說,如果贏擎蒼真有個什麼青梅竹馬的,告訴自己,不是可以正好打擊她嗎?

「你……」

「行了,我期待和你在英國見面!」莫妮卡沖她揮揮手,拉著行李走進去。

辛晴回家後對贏擎蒼說:「其實,莫妮卡是個好女孩。」

「她好不好和我有什麼關係?」贏擎蒼覺得奇怪,怎麼送了趟人,就被收買了。」

辛晴不打算和他討論下去,想起另一回事:「簡潔呢?」

「開除了。」贏擎蒼厭惡的皺著眉頭,「我不要吃裡扒外的人。」

辛晴點點頭,她不會為簡潔求情,她今天能陷害自己,明天就能因為別的什麼事陷害贏擎蒼,這種人留在公司太危險了。

「她弟弟的事情,和我們無關,她得去求丁磊。」贏擎蒼看她獃獃望著自己,心裡一軟就親上去。辛晴被他啃了兩口才有機會開口說:「丁磊肯定不會放過他。」

「錯了!」贏擎蒼乾脆將人抱進懷裡,「她弟弟馬上就會被放出來的。」

贏擎蒼就像是預言帝,過了幾天簡白真的被放出來了,據說是丁磊不再追究責任。然後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簡潔和簡白姐弟倆就離開了S市。

辛晴問贏擎蒼他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贏擎蒼丟給她一句話。

「問你的好朋友去!」

所以,辛晴現在看著坐在對面的施芊芊鬱悶的問:「你快說是怎麼回事,難道簡潔去求你姐夫了?」

夏天的校園是最美麗的,除了路兩旁五顏六色的花,還有女孩們裙子繽紛的顏色,辛晴她們三個人坐在食堂的窗邊,享受入夏以來食堂第一次賣的奶油布丁。

「切,她姐夫恨不得撕吧了簡白,怎麼可能被女人哭一哭就放人。」張宓打開一個布丁一邊否認。

施芊芊點點頭:「所以,是我讓放的。」

「你什麼時候成聖母了?」辛晴不敢相信,她們三個里看著平時是張宓厲害,可實際上施芊芊才是最狠的那一個。大一的時候,有幾個男人拿她打賭,看誰可以親到她,結果被施芊芊整的差點退學。

「我若不放他出來,那簡潔不就一直有機會在我姐夫跟前晃悠了?再說,從一開始就是我算計好的。」

辛晴和張宓目瞪口呆的看著笑容溫婉的女人,這張臉到底欺騙了多少人。

「你是說你從一開始接近簡白,就是算計好的?」辛晴突然理解贏擎蒼說施芊芊厲害這句話的真正含義了。

施芊芊挑了挑眉毛:「不然呢?我和他又不熟,幹嘛對他那麼熱情。」

「你知道簡潔一定會讓他弟弟追求你,這樣她就能追你姐夫了。然後你在KTV那晚也是裝醉,為的就是酒後亂性吃掉你姐夫!」

施芊芊笑了笑:「喝醉是裝的,但是沒有酒後亂性這項計劃。」

「嘿嘿嘿,那是姐夫大人早就對你心有所圖,讓你這麼一逼,就徹底交代了。」張宓做了抱拳的手勢,「你真是女中諸葛,佩服!佩服!」

辛晴羨慕的對施芊芊說:「我要是有你一半厲害就好了!」

「你的厲害是專攻,都用在設計上了。施芊芊說,「對了,有件事情想先告訴你們,我下學期要轉系。」

「要大四了你轉系?轉什麼?」張宓瞪著她。

「企業管理。」施芊芊喝了口冰鎮綠豆湯,舒服的伸了個懶腰,「我以後要幫他管理丁氏。」

辛晴聽了不由的想到自己,又一想,她和贏擎蒼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呢。然後突然覺得前途渺茫,再加上那個一直不知道是什麼來頭的青梅竹馬。

「你別多想。」施芊芊看她那樣子,就知道她又在擔心了。「我覺得贏擎蒼一定會負責的,你也不用向我一樣。我姐夫和贏擎蒼是不同的男人,贏擎蒼是不會讓你去操心公司的事的,他那種霸道獨裁的男人不需要女人的幫助,還是自己愛的女人。」

是啊!辛晴在心裡誹謗:自己只要負責在床上伺候他就可以了……

辛晴還沒來得及自我調解情緒,就接到了辛鵬飛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