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五十七章門當戶對

第五十七章門當戶對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4-05-26 09:07  字數:3519

施芊芊這句話讓在場的人都愣了,簡白盯著她看了好久,眼睛一亮說:「前年全市的業餘圍棋比賽上我們見過!」

施芊芊點點頭:「我記得你是全市第二。」

「你是第五。」簡白笑的很開心,「沒想到能在這遇見你。」

施芊芊指了指辛晴:「我陪朋友。」

「這還真巧了,原來你和芊芊認識啊,還是棋友,那以後可以多在一起切磋棋藝了。」簡潔碰了碰她弟弟,「快把你電話給芊芊。」

接下來整個下午,辛晴和張宓陪著樂樂輸液,施芊芊就和簡白聊天,兩個人的關係迅速升溫,簡潔走的時候臉上的笑容遮都遮不住。

「芊芊什麼時候對人這麼熱情了?」張宓瞅瞅那邊,簡白在幫一隻貓檢查,施芊芊在一旁笑眯眯的看著。

辛晴搖搖頭:「不知道。」

晚上贏擎蒼來接她,是司機開的車,因為還帶著莫妮卡。贏擎蒼是不會讓辛晴以為的女人坐自己的車的。之所以莫妮卡也跟著,是因為辛晴覺得不管怎麼說都應該請她吃頓飯,當做接風。

張宓一看這麼熱鬧,便提醒贏擎蒼之前說過要請她和施芊芊吃飯的事。改日不日撞日,就今天一起去吧!

於是這頓飯變成了五個人,結果到了飯店門口又碰到沈公子摟著個美女正好從車上下來,於是一大堆人坐在一張桌上吃了一頓飯。

飯後辛晴去洗手間,正好沈公子帶來的那個美女在補妝,她看著辛晴有些羨慕的說:「我知道你,贏總對你真好,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說你是她未婚妻。」

「呵呵,沈公子對你也不錯啊!」辛晴其實不知道該和她說什麼,誰都知道沈公子對女人是什麼態度。

果然那美女苦笑的一聲說:「你別開玩笑了,我清楚遊戲的規則,他現在喜歡和我,就什麼都依著我,過幾天還不知道在誰床上呢!」

「不過,贏總真的會和你結婚嗎?」

辛晴看了眼對方,發現她眼中並沒有惡意:「什麼意思?」

「你還不知道吧!現在那些名媛都在賭,賭你什麼時候被贏總甩了。」美女小聲的說,「誰都知道像贏總他們這樣的人,結婚一定是要找門當戶對,對家族有幫助的女人。像咱們這種沒什麼社會地位的,能一直當個情婦就不錯了。」

辛晴有些迷茫的走出衛生間,等離開後,莫妮卡從最後面的門裡走了出來,嘴角帶著笑容。

晚上贏擎蒼洗完澡發現辛晴又在記日記。

「又寫什麼呢?」他從後面把人抱進懷裡。

辛晴趕緊把日記本合上:「沒什麼,寫習慣了,幾天不記就難受。」

「提醒一下你朋友,那個簡白可不像看上去那麼無害。」贏擎蒼咬了咬她的耳垂,辛晴被他弄的又癢又麻,乾脆轉過身靠在他懷裡,「芊芊很少對人主動,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

「那個簡白有問題嗎?」她仰起頭,贏擎蒼把手指放在辛晴嘴唇上摩挲,「沈公子說,見過那小子好幾次和道上的人有來往。」

辛晴反應了一下,明白道上就是黑社會,有些急了:「那芊芊會不會有危險?」

「有這心多關心關心自己,或者關心關心我吧!」贏擎蒼在她腦門上彈了一下,「你那個朋友是個聰明的人,至少比你聰明多了。你只要提醒一下她就好,其他的人家會自己處理。」

辛晴和炸了毛的貓似的,在贏擎蒼身上亂撓了幾下:「我怎麼就不聰明了?我哪裡不聰明了?」贏擎蒼早就想將人抱上床,辛晴這一撒嬌,小擎蒼直接就有了反應。辛晴還想著怎麼讓他承認自己聰明呢,就被扒光了扔到床上。

「嗯……不要那個姿勢。」

「癢!呵呵呵……」

「寶貝叫我的名字!」

「贏擎蒼……」

「不許連名帶姓!」男人加快速度。

辛晴受不了了,踢著小腿喊道:「小擎……小蒼……」

……

「你還是連名帶姓的叫吧!」

第二天辛晴放了學還得去寵物醫院看樂樂,施芊芊也要和她一起去。

「芊芊……你不會真喜歡上那個簡白了吧?」辛晴想起贏擎蒼的話,提醒她,「那個傢伙好像和黑社會有來往,你還是別和他走那麼近的好。」

施芊芊露出抹意味深長的笑意,看的辛晴打了個哆嗦。

晚上贏擎蒼有應酬,司機來接的辛晴,上車後她楞了一下。

「嗨!」莫妮卡沖她揮揮手,辛晴也沖她笑了笑在對面坐好,「我以為你會和贏擎蒼去應酬呢!」

莫妮卡吐了吐舌頭:「一桌子男人喝的臭氣熏天的,我才不去。」

「呵呵,那倒是。」嘴上這麼說,辛晴心裡卻嘀咕,贏擎蒼好像從來沒有一身酒氣的回來過。

「辛晴啊!」莫妮卡突然坐到她身邊小聲說,「我們公關部的那個負責人好像對你朋友有意見。

公關部的負責人……那不就是簡潔嗎?意思是簡潔對芊芊有意見?

「她說什麼了嗎?」辛晴問。

莫妮卡點點頭:「我聽到她在電話里不知道和誰說什麼如果不是施芊芊那個多餘的丫頭,她早就是丁磊的太太了。」

辛晴瞪了瞪眼睛,沒想到簡潔還沒放棄。

「她還說什麼了?」

「她還說早晚都會解決那死丫頭,等她當上丁氏少奶奶就把那丫頭丟出去。」莫妮卡有些擔心的說,「你還是提醒一下你朋友吧!」

辛晴正因為簡潔的話而擔心芊芊,莫妮卡又自言自語道:「不過,我覺得那個簡潔是痴人說夢。丁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