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三十八章原來是他

第三十八章原來是他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4-05-26 09:07  字數:3499

元旦的時候,學校照例要舉辦晚會。學生會要提前策劃主題,以及安排節目。讓辛晴意外的是,她沒在學生會看到辛語蝶。

「你不知道嗎?」一個女幹部小聲說,「不知道從那傳出來的,說她和她媽媽是小三,把你從家裡趕出來了。還有啊,她不是比賽沒贏你嗎?現在都說抄襲的那個是她。下周就考試了,學校好像已經給她下了通牒,如果成績不好,就讓她退學。」

辛晴覺得世事變化真快,辛語蝶的設計還行啊,怎麼也到不了開除的地步。

「拋開她的品行不說,設計方面還不錯。」

那女幹部切了一聲:「你還不知道吧,那些作品都是她家公司的設計師設計的。」

「誰說的?」辛晴詫異道,「她不是科班出身嗎?」

「什麼啊,都是假的,花錢上的學,她什麼都不會。」

人都是現實的,辛語蝶的事情一捅出來,學校里的同學都對她敬而遠之。在男生眼中,她瞬間從柔弱的菟絲花,變成了黑心老巫婆。

只有一個人除外,就是許哲凱。用張宓的話說,許哲凱大概是被辛語蝶下了什麼蠱,才會這麼死心塌地的對她。

而對於辛晴來說,這實在是個太好的消息,如果辛語蝶被開除,下個學期她在學校的生活就會很輕鬆愉快。但她忘記了對辛語蝶忠心耿耿的許哲凱,這個腦殘再次把她攔在校園裡。

「辛晴,你真是個惡毒不要臉的女人。」許哲凱上來就罵,「學校里的那些謠言是不是你放出來的?你還買通評委搶了語蝶的第一名,你到底是不是人?怎麼能這麼壞?」

辛晴第一個反應就是,許家有這樣的兒子,長輩和愁不氣死。

辛語蝶從後面跌跌撞撞的跑過來,哭的梨花帶雨的撲進他懷裡:「阿哲你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她是我妹妹,是我妹妹啊!」

「語蝶你別怕,這樣的妹妹不要也罷,我今天一定給你討回公道!」許澤楷怒視著辛晴,「你現在就去和大家說,那些謠言都不是真的,然後把第一名還給語蝶,我們就不追究你責任,以後大家還是朋友。」

辛晴一點也不生氣,和弱智有什麼好計較的。她勸辛語蝶:「他除了智商不高以外,對你真不錯,聰明的話就好好珍惜,別再折騰了。」

辛語蝶咬了咬牙,眼神惡毒的看著辛晴,然後又淚眼婆娑的對許澤楷說:」阿澤,算了。其實我離開學校也沒什麼關係,就是……就是以後就不能天天和你在一起了。」辛語蝶捂著胸口,一副悲痛欲絕的摸樣。許哲凱看到她這個樣子,便什麼也顧不了了,一把抓住辛晴的胳膊。

「今天你要是不給我們個說法,就別想走。」

「放開我。」辛晴也火了,這倆個神經病自己玩就好了,幹嘛帶上她。

兩個人拉拉扯扯的,辛晴哪有許哲凱的勁大,幾下就被他拖到花壇旁邊,不遠處來找她的張宓和施芊芊看到了,大喊著往過跑。

辛語蝶一見,眼睛瞅了瞅辛晴身後,不動神色的將腿伸到許哲凱前面,許哲凱正和辛晴拉扯,沒注意被一腳絆倒。扯著辛晴的手借力往左一拉,辛晴直接栽到花壇上,頓時頭破血流。

「辛晴!」張宓跑過來,一把推開許澤楷,施芊芊忙著叫救護車。看到辛晴躺在那一動不動,滿臉是血,許澤楷也害怕了,結結巴巴的說:「不……不是我,是她……她自己摔倒的。」

「放屁,我們看的清清楚楚,是你把辛晴推到了,她要是有什麼事,你就等著坐牢吧!」

半小時後,遠在國外的贏擎蒼接到了沈公子的電話。

辛晴再一次有意識,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醫院裡,沈公子正笑眯眯的看著她。

「小晴晴!頭還痛不痛?」

他這麼一說,辛晴的感官才回來,頓時覺得腦袋上像被什麼東西碾過一樣,疼的要死。

「痛……死了。」她聲音沙啞的說,舔了舔嘴唇。田阿姨從沈公子身後冒出來,扶她坐好端了杯水要喂她。

「田姨,手好著呢!」辛晴扯出個笑容,田阿姨見了心疼的說,「真是造孽啊,那個壞小子應該進監獄。」

正說著,門口傳來兩聲敲門聲,辛鵬飛和趙佳麗帶著辛語蝶走進來。

「這件事是哲凱不小心,我代他向你道歉。」

什麼意思?辛晴翻了翻眼皮。

「辛晴啊,語蝶以後是要嫁給哲凱的,說起來他也算是你姐夫,自家人就不要追究了對吧!」趙佳麗笑咪咪的對她說,還給辛語蝶使了個眼色。

「辛晴,對不起啊,都是我們不好,你別介意。」辛語蝶嘴上道著歉,眼神卻怨毒的瞪了她一眼。

辛晴放下杯子,擺了擺手說:「我頭好疼,要休息。」

「聽到沒,還不走?」沈公子似笑非笑的看著辛家三個人,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這家人都無恥到一塊去了。

「你……」辛鵬飛還想說什麼,卻看到沈公子皺起了眉頭,他不知道沈公子什麼來歷,但他知道他是贏擎蒼身邊的人,那就不能得罪。算了,等這個沈公子不在的時候再說。

辛晴這一睡就到了下午,還是沈公子怕她餓壞了身體,把她叫起來的。田阿姨煲了補血的燙,和兩個清淡的小菜。辛晴聞著飯香才感到餓,一點沒剩的全吃光了。

「你回去吧,不用守著我。」辛晴站起來活動了幾下,知道沈公子一直陪著她,有些不好意思。

沈公子靠在沙發上一臉無奈的說:「我也想走啊,可